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问道阴阳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突变

第六十八章 突变

        “在下说过了,我只对最后一间密室中的丹药感兴趣,其他密室中丹药诸位自便就是。”黑袍男子面露不屑之色的说道。

        其话音一落,众人均神色一喜,纷纷动身进入了密室。

        可没过多久,一干人就表情难看的从密室中走了出来。

        此间密室里,除了有着诸多破碎不堪的玉瓶外,居然连一枚丹药都没有,这可让一干人心里郁闷不已。

        既然密室里空无一物,何必还要布置如此厉害的禁制,实在是多此一举。

        而如今就只剩下最后一间密室了。

        白衣中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忽然双手齐扬,一连串的法决被其一打而出,一闪的没入了下方的法阵之中。

        顿时嗡鸣声大作,一股刺目耀眼的五色灵光涌现而出,只是往中间一凝,一只尺许长五色灵鸟显露而出。

        此鸟似乎有意识般瞅了瞅对面密室,并未马上进攻,反而仰一声清鸣,然后张嘴一吸,下方法阵凹槽中的灵石竟飞暗淡起来,同时五股不同颜色的能量光柱纷纷的冲天而起,被此鸟吞入了口中。

        随着能量的吸收,此鸟身躯居然以肉眼可见度飞快的增长起来,最终五块灵石中灵气全部被吸食一空,化为了一堆粉末,而灵鸟身躯也为之涨为了数尺大小,身躯变得活灵活现,上下飞腾间根本辨不出其乃是虚幻之体。

        如此惊奇的一幕,别说袁飞几人,连拥有阵图的白衣中年都一脸的目瞪口呆。

        至于黑袍男子,在灵鸟生异变之际,目中立刻就露出贪婪之色来,只是一闪而逝,就又隐藏了下去。

        “道友还等什么?”黑袍男子双目微眯的说道。

        声音一入耳,白衣中年这才一个激灵的恍过神来,随及双手掐诀的隔空一点,五色灵鸟当即体表翎羽一抖,一对利爪凶猛的朝密室狠狠抓去。

        而灵鸟刚一飞出,白衣中年就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

        此时其暗暗心惊,幸好这灵鸟乃是由阵图中能量幻化而出,且并无丝毫的独立意识,否则以其微末的修为,别说催动其破阵了,恐怕瞬间就会被反噬。

        纵然没有如此,白衣中年也在一瞬间几乎耗尽了所有灵力,所以其赶紧取出几粒丹药放入口中,飞的炼化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密室前光芒一闪,一层三色禁制凭空浮现,而灵鸟一对利爪则结结实实的抓在了上面,然后凶猛的撕扯起来。

        不过,眼前这层三色禁制显然威力非同一般,纵然五色灵鸟抓扯不断,并未能一举将其撕扯开来,但以此时禁制摇摇欲坠的样子,想必破开禁制也用不了太久时间。

        而在此期间,黑袍男子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完全放在法阵的攻击上,反而目光时不时的看向四周,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的样子。

        片刻后,其忽然眼睛一亮,目光一下落在了通道尽头,石壁上方一人来高处的一盏黑漆漆油灯上。

        此油灯与世俗之物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让人奇怪的是,灯盘里空无一物,既没有一丝的灯油,也没有任何的灯芯。

        黑袍男子嘴角淡淡一笑后,一扭头,看向了红裙女子,然后嘴唇微动,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传音起来。

        而在听到黑袍男子向自己传音后,红裙女子先是一声冷哼,但马上就神色大变,露出一副极为恐慌的样子。

        但很快,此女表情又骤然一换,显得异常激动起来。

        此时因为密室禁制将要开启,一干人面上均露出难掩的火热之色,所以对红裙女子的表情并未在意。

        袁飞自然也没有现什么不同。只是在黑袍男子观察洞府四周时,恰巧被其看了个正着,所以下意识的看向了那盏古怪的油灯。

        “机关?”袁飞出身世俗,自然对机关之类的东西熟悉一二,在辨认了一下后,终于确认了下来,然后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沉吟了起来。

        ……

        仅仅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密室表面的三色禁制就晃动的愈加剧烈,似乎马上就要无法支撑了。

        可这时,五色灵鸟周身忽然灵光一暗,也同样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看起来在坚持如此久后,此鸟的能量也快要耗尽了。

        白衣中年正努力调息打坐,可一点忙也帮不上了。

        黑袍男子见此,目中精芒一闪后,二话不说,再次从储物袋里取出五块灵石投入了法阵的凹槽中。

        而在有了能量的补充后,五色灵鸟身躯转瞬间恢复了凝实状态,且更加猛烈的撕扯起来。

        最终随着“刺啦”的一声刺耳尖鸣,三色禁制当即被硬生生划开一个奇长缺口,并随之化为漫天灵光的消散不见了。

        而半空中的五色灵鸟也偃旗息鼓般的化作一道灵光,没入了下方法阵中,接着光芒一敛,法阵消失不见,化作了一副阵图被白衣中年收了起来。

        “既然禁制已破,那在下就不客气了。”黑袍男子见此,眼中亮光一闪,淡淡一笑后,就第一个迈步走进了密室。

        这时,白衣中年也恢复了不少,站起身来后,就要紧随其后的进入密室。

        可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名红裙女子却出现在了密室前,且一抖手中毒龙鞭拦住了入口。

        “慕仙子,你这是何意?”白衣中年脚步一顿,面色变得阴沉起来。

        “如今禁制已破,之后的事情就用不到几位了。”红裙女子冷冷一笑道。

        “道友还真是大言不惭,仅凭道友的实力想要拦住我等三人,实在是可笑之极。”白衣中年嗤鼻一笑。

        “两位,此事可不像看上去如此简单的。”这时,袁飞却突然的开口了。

        “道友的意思是?”经袁飞一提醒,胡九与白衣中年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错。想来其二人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如今打算杀人夺宝了。”袁飞声音低沉的说道。

        几人刚说到这里,黑袍男子就面露喜色的从密室中迈步走出,似乎收获不小的样子。

        然后其目光扫了袁飞几人一眼,不禁讥笑起来:“如今几位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还是乖乖的受死吧。”

        “可笑,道友虽说实力不凡,但我等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胡九冷冷一笑后,晃了晃手中金色大斧。

        纵然之前黑袍男子显露出让人惊叹的实力,但胡九对自身同样极为自信。即便是在太虚大阵中相遇融元期修士,其也有胆量与对方一较高低。

        “既然诸位对自己的实力如此自信,那在下倒想领教一下。这二人我亲自解决,另外一人就交给你了。”黑袍男子轻蔑一笑后,指了指面色微白的白衣中年,冲身旁的红裙女子吩咐道。

        而接下来,红裙女子的态度竟让人大感意外。黑袍男子话音刚落,此女就连忙恭敬的深施一礼,然后乖乖的让到了一边,与白衣中年对峙起来。

        看来黑袍男子心里也清楚,以红裙女子的实力,根本不是胡九的敌手,而最后赶到的袁飞,虽说没有显露什么手段,但能够被胡九大加赞赏,想来也不是一般修士,所以此女对付尚未完全恢复的白衣中年是最为合适的了。

        而袁飞等人一见红裙女子异样后,均露出疑惑的神色来。但如今这等时候,也不会有人对此太过在意了。

        “陈道友,不然此女交给在下对付如何?”袁飞念头一转后,忽然轻声的说道。

        以白衣中年如今的情况,十有八九不是红裙女子的敌手,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一干人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

        “嘿嘿,道友放心,陈某虽说尚未恢复全部实力,但对付这个魔女还是没问题的。”此时,白衣中年也话锋一变,对红裙女子再没有一点的客气。

        袁飞见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单手往腰间一拍,一口银色飞剑就被其握在了手里,正是那口高阶法器‘银庚剑’。

        面对这名实力莫测的黑袍男子,袁飞可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哦?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红裙女子闻言,双眉一挑,只是手臂一抖,毒龙鞭当即飞一涨,直奔对面猛扫而去。

        白衣中年虽嘴上说的轻巧,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拼命一搏了。

        想到这里,其右手一翻,那柄赤色羽扇顿时出现在手中,猛然一扇,一股热浪就先一步的席卷而出,随即“轰”的一声,一股赤色火焰从中一卷而出,往对面扑了过去。

        二者刚一接触,毒龙鞭就被狠狠的撞飞而出,而赤色火焰却丝毫不停的朝对面翻腾开来,大有将红裙女子淹没其中的架势。

        红裙女子为之一惊,但其没有任何躲闪,反而一声娇喝,汹汹的火焰从体内一涌而出,然后往手中一扑,全部灌入到了毒龙鞭中。

        此鞭瞬间就化作了一条火蟒,摇头摆尾下,竟强行将火焰抵挡了下来。

        白衣中年见攻击被阻,二话不说的再次一扇,光芒闪动,一颗颗木盆大火球,接二连三的凭空浮现,然后流星赶月般的激射而出。

        显然白衣中年这柄羽扇也是一件不错的宝物,居然在其灵力大损下,仍能够释放出如此威力的攻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