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三进牢狱

第七十章 三进牢狱

        “数百高手,还有外面随时支援的数千人,你们公然在我大明之内械斗,还有我大明王法?”

        朱怡睿一步踏入,全身金黄色真气闪烁,好似有金龙盘旋,霸道压抑的气息好似天塌下来一般。

        沈若凡面色稍缓,地级。

        看来这地级以后真的不能再说是高手了,都快成大街货了。

        “你们是说要动手吗?那与朕动手试试啊?”朱怡睿身体一震,磅礴浩然的气息滚滚而来,头顶好似一头金龙盘旋。

        天子皇拳,皇道绝学,霸道强势,同等武学之中,几乎没有能与之媲美的。

        而且与皇有关,国势越盛,帝王之权越重,天子皇拳修炼越快。

        如今大明幅员辽阔,子民亿万,朱怡睿登基又近一年,权势渐盛,修习也快得很。

        徐公公紧随其后,身后一百向阳卫气势相合,好似一轮轮红日,步伐踏动,霸道的真气不断向外涌去。

        在场之中虽多江湖草莽,对朝廷无有多少敬畏之心,但面对当今天子,心中仍是有些畏惧,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还要打嘛?如果要,就先与朕动手。”朱怡睿道。

        “你们人人皆有命案在身,如此招摇,当我大明铁律是死的吗?郭总捕出事,是朝廷的事,不是你们可以越权的借口,如果人人都可执法,还要六扇门干什么?还是说你们都愿意进六扇门?”朱怡睿道。

        “大家只是为了天地正道,正道在,一切在所不惜。”不知道是谁喊了句。

        “正道?朕就是正道,朕说对才是对。”朱怡睿道。

        朱怡睿说的霸道,但却没人觉得不对,说到底还是皇权至上的世界。

        “天地正道自有道理,不是因为天子便能肆意妄为的,天子不修德,天必降祸。”慕容明成微笑道,“难不成堂堂六扇门总捕身死,可以当没一回事,又或是这逍遥王已经凌驾于皇权之上,也对这江南姓沈不姓朱啊。”

        “放肆。”朱怡睿目光一厉,霸道的龙腾气爆,拳头打来,好似天崩地裂。

        慕容明成身上紫光一闪,一掌平推,烈阳般灼热的祝融掌打出,一声嘭响,慕容明成朝后退了一步,略带诧异地看了眼朱怡睿道:“天子神威,草民敬佩,不过草民是想帮助朝廷缉拿凶手,一时无礼,天子身为社稷之主,想来不会计较,否则这么多人,也不好收拾。”

        “碍事的离开。”朱怡睿冷声道,目光霸道地扫过一群人,然后落在沈若凡身上道,“师兄是你自己和我走,还是动手。”

        “抓我?”沈若凡反问道。

        “没错,师兄,郭总捕尸体上残留的的确是惊神一刀的刀气,从现场痕迹来看,没有任何痕迹,是一招致命。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会惊神一刀,更没有人可以用一把飞刀一招杀了郭总捕。”朱怡睿道。

        “所以就凭一把飞刀就认定是我了。”沈若凡道。

        “就是因为毫无证据才会是你,如果有其余证据说是你,那一定是多余的栽赃。”朱怡睿道。

        “如果我把天罡地煞晶石交出来,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沈若凡道。

        “师兄,我不是因为私怨,而是秉公处理。”朱怡睿正色道。

        沈若凡看着朱怡睿,再一次的目光交汇,一者双眼赤红,一者眼中泛出淡淡金色,两股恐怖气息从两人身上散出来,一股嗜血残暴,一股残酷霸道,分金断玉般的内力气场包围两人,周围的人纷纷退开,不敢贸然卷入其中,但众人脸色各异,就连一些站在沈若凡这边的人都不在坚决。

        一声脆响,沈若凡腰间七杀断刃突兀出鞘,化作一抹血光直朝朱怡睿而去。

        朱怡睿面色不改,好似未曾见到一般,左侧丝掉落,七杀断刃稳稳停在他肩上。

        “暂时放你那,用你的皇气压制,别让它控制不住杀人的渴求。”沈若凡道。

        “会的,来人,带走。”朱怡睿道。

        “还有,给我一刻钟的时间,让我去现场看看,另外,教育这帮孙子,别闹乱子。”沈若凡道。

        “没问题。”朱怡睿道。

        “行吧,枷锁镣铐。”沈若凡伸出手来,任由这些人动作。

        “若凡。”周若眉几人脸色顿变。

        “没事,皇帝都来了,难不成连他都做了?这世道还没有到清者浊,浊者清的地步。”沈若凡道。

        “再说,这应该就是某人的第二局吧。”沈若凡看向慕容明成道。

        “王爷什么意思?这话我听不明白啊。”慕容明成道。

        “别装,刚才你要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雀跃的,直觉告诉我除了杀了你之外,其余无论是打还是不打都会在你计划当中,可是你敢来我面前一定有所依仗,所以我弃权。”沈若凡道。

        “能吓唬住鼎鼎有名的逍遥王,我也算是有幸。”慕容明成道。

        “你都来了,那就叶落归根,别离开江南,埋在这里吧。”沈若凡道。

        “这是之后的事情,现在的阶下之囚是你啊。”慕容明成道。

        “不急,我不管你们什么计谋,反正最后你们所要的东西在我手中,不还是要找我?”沈若凡主动带着枷锁,“带路吧,江南大牢,我也坐两回了,再多一回也无所谓。”

        “我带你走。”宋青瑶冷着脸道,今天的事情生的不多,但已经足够让她方寸大乱,平素最敬重的师伯死了,而且嫌疑人还是自己的心上人。

        “没事。”沈若凡柔声宽慰一句,宋青瑶像是找到了个主心骨一样,心中稍定。

        沈若凡束缚双手,被六扇门的人包裹着走进衙门,见着悬的死尸,沈若凡表情凝重,他和郭巨之间的关系不好也不坏,郭巨曾经受先皇命令追杀他,也曾经和他在大内并肩作战,但有宋青瑶在,总是有这么一层关系,而且沈若凡对郭巨的品格也有些敬佩。

        只是沈若凡还未行亡者敬礼,一道如水剑光刺来,又快又狠,沈若凡脸色微变,秋水剑法,身子微微一侧,恰好躲过长剑,但长剑又是顺势一挥,沈若凡躲无可躲,只好以手中铁链阻拦,剑与锁链摩擦,却也幸亏沈若凡武功高强,是以针对他的刑具也是百炼钢铁,能挡得住对方一剑。

        沈若凡不欲和对方生死相见,但对方却没有手下留情之意,招招凶狠,沈若凡武功虽略胜过对方,但他并不习惯躲避,而对方剑法确实精妙,沈若凡不多时就受了些伤。

        又是一剑划来,沈若凡躲无可躲,身上一抹煞气闪过,就打算彻底还手,一柄细长的剑刺来,挡住对方的剑,宋青瑶急切道:“师父,凶手不一定是若凡,还有待查。”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用飞刀杀死大哥?青瑶,我知道你喜欢他,过去我不反对,但现在我不准。”萧秋水冷冷道。

        “师父,若凡不可能杀师伯,这毫无理由,他没有动机。”宋青瑶道。

        “谁知晓他是为了什么,这世间的杀戮本来也就不是所有都需要一个理由的。”萧秋水道。

        沈若凡瞄了眼萧秋水,心中暗暗摇头,老朱和萧秋水还有死去的郭巨也是一段恶俗三角恋啊。

        不过眼下不是八卦的时候,沈若凡直接走过去,看着郭巨尸体,和平常没有区别,依旧方方正正,就算是死了,也还是这么充满威严。

        只是现下最惹人注意的却是郭巨咽喉的那柄飞刀。

        三寸七分,薄如蝉翼。

        “皇上许诺我有一刻钟,你们不想谋逆就一边站着。”沈若凡冷冷道,手放在郭巨尸体上,轻施内力,所有衣服全部炸裂。

        这对死者有些不敬,不过沈若凡相信郭巨是不在意的,目光扫视郭巨全身,详细检查,最后得出了个结论——郭巨是死在这把飞刀下,没有其余任何因素。

        而这刀的确残存惊神一刀的刀气。

        所以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会惊神一刀,并且故意陷害自己。

        “好了,牢房在哪,我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