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3113章 再见以力证道

第3113章 再见以力证道

        “哈哈,我喜欢!”

        看到廖飞白主动向自己出手,圣祭方平哈哈大笑着,一道长鞭如毒蛇一般,从圣祭方平身后探出,带着漫天光华,探向了廖飞白。

        同一刹那,天地间的气息微微一变,廖飞白的四面八方,天地元气突然间就变得纯粹起来,天地间在一瞬间似乎只剩下了金系与木系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变化的刹那,圣祭方平攻势大盛。

        廖飞白冷冷的盯着圣祭方平,掌中剑光微微一旋,“六转!”

        无数剑气汇聚而来,随着廖飞白的剑势猛地荡开。

        下一刹那,圣祭方平再次目瞪口呆。

        他那道如毒蛇如毒龙一般的长鞭,竟然被廖飞白的剑光给荡开,所有的光华,瞬息被劈散,被劈的倒卷而回。

        圣祭方平脸色陡地变得十分难看。

        方才这一击,他虽然还没有使出全力,但也差不多了,竟然被破了。

        眼前这个女人......

        圣祭方平的眼睛眯了起来。

        一击得势,廖飞白剑尖微垂,再次遥遥指向了圣祭方平,“不过尔尔!”

        天空中,还隐着身形的圣祭群中,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分笑声,这让圣祭方平神情大恼。

        今天这脸面,是丢大了。

        神源一动,圣祭方平所有的神念,都锁定了廖飞白身上,“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本座了。”

        虚空中,有一种莫名的波动微微一闪,让现身震慑五仙宗一干造化境的圣祭费索心头一动,神念横扫向了四面八方,但却没有任何发现。

        镇国公府内,正在紧急联系叶真的柳枫,就像是坠了无底洞一般,心一颗劲的往下沉。

        他用的是最紧急的联系方式,正常情况下,大帅叶真必定会在第一时间秒回。

        但是现在,叶真手里的挪移阵接收了急讯,但却没有任何回复。

        这让柳枫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柳枫依旧不信。

        或许,大帅正在战斗呢?

        柳枫在等。

        同一刹那,天空中的圣祭方平再次向着师姐廖飞白全力出手,圣祭费索随手弹出了一面阵旗,护住了整个镇国公府,“尔等且观战吧。”

        毕竟他们是接管镇国公府的,而不是破坏和毁灭镇国公府的。

        有这面阵旗在镇国公府内外建筑上覆盖一层青光,护住镇国公府,无论是师姐廖飞白还是圣祭方平,都可以全力出手了。

        全力出手之下的圣祭方平,威势非常的恐怖。

        不仅仅是杀伐之器威势惊人,圣祭方平在一开始,就催动了天地法则力量。

        整个交战的中心,天地元气只剩下圣祭方平需要用的金系和木系天地元气,反观师姐廖飞白,其玄冰剑煞份属水系,天地元气中没有了水系天地元气,廖飞白就无法从天地元气中补充力量。

        同时,因为天地元气的纯粹,圣祭方平的每一招每一势,都可以获得天地元气大幅度的加成,以最少的力量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而圣祭方平掌握的天地法则,自然不止这几条。

        师姐廖飞白的四面八方,时不时会凭空冒出各种各样的金系或者木系攻击。

        别看这些攻击简单,但威能却是十足,廖飞白只要中上一招,恐怕就要去掉半条命。

        不过,师姐廖飞白主修的可是杀伐之力最为强大的剑道,数道剑光护体之下,不断的绞断着这些凭空出现的攻击。

        这种情况下,师姐廖飞白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仅仅靠强大的剑光支撑着。

        短时间内,师姐廖飞白已经将玄阴九劫剑阵催动到了八转,才能应对圣祭方平的全力攻击和天地法则力场。

        也就是靠着玄阴九劫剑阵的支持,师姐廖飞白才能以一已之力,与造化神人境巅峰的圣祭方平鏖战。

        也幸亏天空中的其它圣祭们有五仙宗的造化境牵制,更还要几分脸面,不好意思二打一。

        要不然,结果还真不好说。

        圣祭方平可以持续的获得天地元气的补充,而师姐廖飞白却不能,这让师姐廖飞白陷入了苦战。

        苦战中,廖飞白秀眉紧皱,她明白现在的局势,必须要破局,必须要破开圣祭方平用天地法则维持的这种力场,重新获得天地元气的补充。

        要不然,用不了太久,她就会灵力枯竭而无法再战,包括她的玄阴九劫剑侍也是如此,无法获得天地元气补充的情况下,无法给她太久的支持。

        毕竟修为差距摆在那里,所以师姐廖飞白每一剑,都要出全力才能挡住圣祭方平。

        这让师姐廖飞白消耗很大。

        师姐廖飞白自修炼武道以来,一身的修为,全部在剑上,后来又获得的紫灵的指点,剑道修为堪称非凡。

        此时全神贯注之下,廖飞白所有的力量神念,全部贯注到了掌中的玄阴九劫剑当中,前所未有的专注。

        瞬息间,整个天地的所有气息,廖飞白都能通过掌中剑感应的清清楚楚,包括圣祭方平催动天地法则力量形成的力场。

        廖飞白甚至隐隐约约感应到了被排斥到这个力场之外的所有非金非木的天地元气。

        廖飞白忽然找到了一点感觉,她若是斩破某个点,似乎就可以破这个力场,离这个点越近的,她的剑势似乎更能引动天地大道。

        但这个点,找到难,想要斩到更难,剑势似乎本能的受到了天地法则的压制。

        全神贯注之下,廖飞白在全力的尝试着。

        这一刹那,廖飞白眼眸中只有剑势!

        一剑又一剑的摸索着,一剑又一剑的尝试着,验证着她心中的想法。

        突然间,廖飞白发现,她此时的尝试,似乎与她这一段时间的参悟的剑道有着莫名的共通。

        剑道,是廖飞白突破造化境的关键,但却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让廖飞白无法突破。

        此时此刻,廖飞白发现她突然间就找到了方向。

        她的剑势,在圣祭方平的天地法则力量的压制下,原本有些滞涩,但是渐渐的,却越来越灵活如意。

        渐渐的,一剑过去,圣祭方平维持的天地法则力场都有些不稳了,廖飞白的剑势,那种剑道的意味越来越浓,随手一剑,就带上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天地大势。

        感应到这种情形的圣祭方平脸都绿了。

        他焉能不明白,他这是被廖飞白这个女流之辈当成练剑的对像了。

        看着这一幕的造化神将境圣祭费索也是眉头紧锁起来,“方平,不要给祖神殿丢人,还不出全力?”

        这一催,圣祭方平立时就一咬牙,脑后神光大放,却是圣祭方平全面催动神源。

        “金光牢笼,起!”

        轻叱一声,天地间陡地浮现了无数金光,先是构织成无数细细的金索,金索铺天盖地的袭向了师姐廖飞白。

        这是圣祭方平领悟的天地法则力量中的一项强大神通。

        方平觉的廖飞白的剑道太强大,所以直接动用了他强大的法则神通。

        金光牢笼紧缩之下,廖飞白在天地法则力量的压制下,生存空间被飞速的压缩着。

        剑光如雨,但是剑光斩碎的金索,在一瞬息间就能复原。

        金索牢笼越来越小,已经将廖飞白困到了方圆十米之内,天地法则力量的气息,浓郁到了极致。

        不过,这种浓郁到极致的金系天地法则力量气息,就像是给了廖飞白放大镜一样,所有的气息和力量纤毫毕现。

        瞬息间,廖飞白就找到了那个点。

        “剑阵,九转!”

        轻叱一声,廖飞白一剑轻点!

        轻飘飘的一剑,却仿佛带有无尽的天地大势一样,直接将金索牢笼给捅了一个口子,金光瞬间就像是倾泄一样散开,金索牢笼顿破。

        圣祭方平脸色惨变。

        但是,师姐廖飞白的气息,却开始飞速的提升。

        一种无法形容的剑道气息,极其宏大带着天地气息的剑势、剑煞、剑气开始聚向师姐廖飞白掌中的玄阴九劫剑,汇聚向了廖飞白的体内。

        师姐廖飞白的气息,开始从道境巅峰急速攀升。

        一点点造化灵力,突然间师姐廖飞白的剑宫当中凝现,让师姐廖飞白周身突然间散发出了微弱的造化境气息。

        而廖飞白周身的剑势、剑煞、剑气,还在持续的增强。

        感应到了廖飞白体内变化的造化神将境圣祭费索的脸色,陡地变得万分难看。

        “这是突破了,还是以力证道!”

        “以力证道?”圣祭方平的脸色变得万分难看。

        本身他被廖飞白用来练剑突破的对像,最后还被击破了,就分外的恼怒,此时一听廖飞白这会竟然是借他之助,以力证道了,更是分外恼怒。

        天空中,更多的震惊!

        以力证道。

        无论是他们祖神殿的圣祭,还是五仙宗的造化境们,都听过以力证道的传说,但从来没有人达成过,更没有人见识过。

        但是今天,他们却亲眼看到了廖飞白以力证道。

        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圣祭费索阴沉着脸,他正在做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以力证道。

        还是最具杀伐之力的剑道,若是让廖飞白成长起来,有今日之因,那日后......

        不经意,圣祭费索的气息,就突然隐隐锁定了正在突破状态中的师姐廖飞白。

        感应到这一幕的五仙宗造化神将吕蒙脸色剧变。

        一个声音,突然间在天地间响起,“嚯,你们还真是够不要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