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骑士武装系统在线阅读 - 第三卷 边境破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四十年前(4)

第三卷 边境破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四十年前(4)

        父亲抱着她跑了不知道多久,山林里漆黑一片,她只知道周围不时会传来短兵相接的脆响,还有此起彼伏的血液喷溅声,带起延绵不绝的惨叫。

        邹业,这边!

        某处极其隐蔽的林子中忽然传来一声袜子的呼喊,父亲便飞速向那边跑去。

        找到晓晓了吗?

        这是二叔的声音,小姑娘从父亲怀里转过头,轻声道:二叔

        她得声音嘶哑得厉害,出声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哎~那汉子一脸心疼地应声,走上来轻轻抚摸着邹晓的小脑瓜,安慰道:晓晓别怕,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

        你看。二叔挪开身子指着身后:大力他们都在呢!

        晓姐

        果然,大力缩在树后探出了脑袋。

        来,晓晓跟大力他们躲在一起。二叔从父亲手里接过邹晓,让他们躲在了树后,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在那儿,被几名妇人围在了中间。

        业哥,嫂子她

        父亲痛苦地摇了摇头,二叔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

        呃!

        这时,父亲忽然软倒下去,幸好二叔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手上传来粘滑.湿热的触感,二叔急道:业哥,这是?

        树叶缝隙间的光芒照在了父亲脸上,苍白得可怕。

        背上被砍了一刀,没来得及用‘毒神炁’愈合。

        业哥你别说话了。

        二叔急忙打断他,右手涌现出洁白的雾气,一遍一遍地抚摸在了父亲的伤口上。

        阿健,我们快走吧,我好像听见了一些声音。

        二姨颤抖的声线从树后传来,二叔便搀起父亲往这边赶:走,快走!

        然而,四周的树林中忽然躁动了起来,无数黑影在树木之间闪转腾挪,快得只能看见丝丝残影。

        他们一下子乱了起来,把孩子们挡在身后,顺着声响惊慌地左顾右盼。

        随即一道黑影飞速掠过二姨身前,寒光一闪,她便软倒了下去,滋滋异响之中,血液溅起数米高。

        妈妈!大力在女人们的包围圈中嘶喊着,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另一位妇人死死拉住,只能一边号哭着一边后退。

        阿娇!

        二叔同样是悲痛地呼唤了一声,可二姨却是再也不能回应了。

        谁料这短瞬间的生离死别,仅仅是死亡开篇的序幕。

        一道道寒光不停闪烁于妇女们围成的人圈周围,每闪烁一次,就会有人绝望的呼喊着一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像是生死簿上的苍劲有力的笔画,把生命的气息刻印在了一张张草纸之上。

        不一会儿,已是横尸满地,小家伙们抱在一

        起,瑟瑟发抖地瘫坐在充满湿热感觉的浅草地上,不禁怀疑眼前的一切是不是传说中的地狱。

        父亲与二叔也已经趴伏在地,浑身都是鲜血,像是刚从血池子里捞起来。

        逃啊孩子们,快逃!

        周围的黑衣人们停止了进攻,纷纷现出身形,慢慢围了上来,右手上的拐刃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忽然,父亲与二叔翻身而起,发出绝望的嚎叫,身上涌起了浓郁无比的紫色轻烟,两人冲着一个方向突破而去。

        孩子们!快逃啊!逃得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头!

        两人粗暴地推搡着小家伙们站起身来,黑衣人们有些忌讳这紫色的轻烟,俱是躲了开来,小家伙们也得以逃出了包围。

        随即父亲与二叔霍然转身,一往无前地向黑衣人们冲去。

        爸爸!

        邹晓和大力听见了那绝望的嚎叫,转身一看,双双哭成了泪人。

        别回头!快逃啊!

        二叔被三个黑衣人砍倒在地,奋力地抱住一人大腿,哭喊着:你们快逃啊!

        说完,他身上的紫色气息如狂躁的野兽一般扭曲了一瞬,轰然爆散开来。

        紫雾眨眼间将山林覆盖,四周树木肉眼可见的消融而去,连丝毫齑粉都未能留存。

        靠得最近的几名黑衣人,下场和那些花草树木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不同是他们会惨叫。

        不知为何,林间忽然涌起一阵山风,紫烟淡薄散去,二叔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黑衣人们慢慢让出一个缺口,那手持血色长刀的身影慢慢走上前来,他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下,面相难辨。

        父亲站在原地颤巍巍地望向来人,嘶哑着喉咙喃喃道: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夺走了我的念儿!

        我跟你拼了!父亲歇斯底里地吼叫着,身上的紫雾像二叔那样剧烈翻滚起来,向着那黑袍下的身影狠狠扑去。

        那人抬手制止了准备上前的黑衣人们,而后轻轻抬起长刀,收于身侧,作拔刀横砍状。

        荒神龙舞这个声音,邹晓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因为这声音是那么的淡漠,那么的冷血,那么的可怕;并伴随着下一刻发生的事情,永远地刻印在了那恨意滔天的脑海中。

        血红的长刀忽然变得炽热,整个刀身像是刚从锻炼炉中抽出一般,吱吱作响,红如烈阳。

        这时,父亲已经距他只剩一步的距离,脸上渐渐露出了解脱的神情。

        火炎!

        黑袍之中忽然传出震声一喝,手中长刀登时横挥而起,瞬间砍在了父亲的脖子上。

        锵~

        灼热的火星从父亲脖子的另一侧喷溅而出,像是夏夜之中飞舞的萤火虫。

        此刻,好像一切都慢了下来,那飞舞

        的红点邹晓已经分不清究竟是火星,还是父亲的一腔热血。

        她只知道,这一刹那这一刀,将她的天都砍塌了。

        下一瞬,父亲的头颅斜飞而起,黑袍人顺势将长刀甩向身后。

        火焰随着刀光画出一个完整的圆,斜斜地包裹着黑袍人,久久不散,像是胜利者的花环,华美无比。

        破晓之际的树林本来还有些黑暗,可这火圈却是点亮了此处。

        那被枭首而死的熟悉身躯,也变得更加的清晰了。

        呃啊~~!

        邹晓发出了一声尖锐悠长无助悲痛绝望的喊叫,轰然跪倒在地。

        晓姐!走吧!呜呜呜,我们走,我们快走!

        大力嚎哭着上前,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巨力将邹晓拉起,一把把她扛在了肩上,飞速向山下逃去,带起了连绵的沙沙声响。

        黑衣人们想要追上,却被一柄血色的长刀拦下。

        让他们走吧,这么小的年纪,在外面也活不了多久的,没必要赶尽杀绝。

        更何况这人甩手将长刀上面的血迹在地面划出猩红一线,转身离去:我不喜欢杀小鬼。

        黑衣人们未做言语,皆是低着头跟上了他。

        随即山林重归寂静,寂静得令人毛骨悚然。

        若是天公心善,或许会让邹晓等人安然离去,可天公总不作美。

        山脚下,小家伙们被镇上疯狂的人们堵住了。

        人们叫上了军队,让黑洞洞的小孔对准了他们。

        死去的父亲曾说过,这是枪,就算是他们也挡不住。

        妖人,去死!

        别想跑!我要你们为我丈夫偿命!

        站住别动,不然开枪了!

        人群的嘶吼像是喋血的野兽,他们的眼睛是赤红的,叫骂声是刺耳的,姿态是扭曲的,渗人至极。

        小家伙们像是被天敌合围的小羊羔般手足无措,下意识地向后退去,随即,震耳的轰鸣响彻天际。

        小伙伴们成片的倒下,连惨叫都没来及发出,大力往后一倒,将邹晓压在了身下。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耳边传来大力虚弱的声音:你看,我也是可以保护你的

        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小伙伴们的尸体中爬起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人群与军队的围堵中逃离。

        邹晓发出阵阵令人心绞的号哭,疯狂地奔跑在破晓之下的田间小路,两腿已经痛得像是要断掉,她却依旧不敢慢下分毫。

        跑吧,晓晓!去找一个好男人,然后永远地忘了我们!

        跑吧,晓姐!去找一帮好兄弟,让他们替我保护好你!

        破晓之下,堕入绝望深渊的女孩儿,逃向了不知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