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054 生存法则

054 生存法则

        云涯个子矮,力气小,全力之下也没有多少力道,但铁把手很是坚硬,敲在脆弱的脑袋上不开花才怪。

        云沙吃痛,不可思议的扭头。

        小小的女孩双手抓着拖斗,一双黑亮的眼睛沉沉的望来,云山雾绕,黑沉压抑。

        矮小的身板挺得笔直,仿佛任何的磨难都无法压垮,她的眉目,倔强而隐忍。

        然而微颤的手指,却泄漏了她此刻内心的脆弱。

        “你……你……。”云沙指着她,瞬间脑门上有鲜红的血流出来,顺着侧脸滑落,触目惊心。

        云涯双眼死死瞪着她,整个人犹如蓄势待发的野豹,任何企图伤害她的人,都会被她尖利的獠牙无情撕裂。

        云沙现在才发现,她一直小看了这个小姐,夫人说的没错,她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咬人,她一直不信,然而现在,她要为自己的看走眼付出代价。

        这一瞬间,云沙脑子里闪过很多想法,临走前夫人交代的话她还有犹豫,而现在……

        忍着脑袋上的剧痛,她忽然伸手朝云涯抓去,这个孩子留不得了……

        云涯如何看不出她眼中的杀机,心下微凛,不让自己露出丝毫害怕,灵巧的转身,云沙扑了个空,差点一脑袋栽在墙上。

        稳住身形,云沙冷冷的瞪着云涯:“云涯小姐,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如果你现在放手,我就当你玩闹,咱们揭去不提,否则……。”

        “否则怎样?杀人灭口吗?”云涯婴儿肥的精致面容忽而绽放一抹妖邪的光芒来,那双漆黑的眼珠流转着冰冷而嘲弄的流光,带给云沙的冲击力,不可谓不强烈。

        云涯小姐她……

        不管如何,这个孩子是留不得了,心下微定,云沙一步步朝云涯走去,她常年做粗活,手臂肌肉壮实,个子也高,在云涯面前占据绝对的优势,犹如一座大山般带着强烈的威压逼近。

        云涯小脸上忽而露出一抹害怕,落在云沙眼中,却不由自主的笑了,终究只是个孩子,她会让她知道,今天这样做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

        “云涯小姐,这是你自找的,到了地狱,别怨我,要怨就怨你为何托生在纪澜衣的肚子里……。”

        云涯被逼到墙角,她已退无可退。

        云沙逼近眼前,下一刻,伸手朝云涯脖子抓去。

        那脖子是如此纤细,她只需轻轻一握,这个女孩的生命将会在她的手中终结。

        虽然夫人对她存在很多成见,但无可否认,这是一个优秀完美的女孩,她几乎可以预见,长大后的纪云涯,将会拥有怎样精彩的人生。

        女孩有一双很是漂亮的眼睛,像极了那个人,怪不得夫人如此不待见她,迫不及待的要送走她。

        然而此刻,那眼中流露的恐惧以及一丝隐忍的脆弱,令云沙微怔,手中不自觉松了力道。

        就是这一瞬间的走神,云涯垂落的手臂忽而抬起,手中的拖斗一角露出锋利的冷芒,狠狠的朝云沙的胸口轧去。

        云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下一刻,尖利的棱角插到她胸口,她脸色倏然苍白,恶狠狠的瞪着云涯。

        “你找死……。”忽而捏紧了云涯的脖子。

        云涯只是笑,笑的那般温柔,却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鬼,眼中深浓的漆黑如同无边无际的黑暗,吞噬人的灵魂,在无尽的地狱中挣扎。

        然而云沙手中的力道渐渐松懈,脸色苍白如纸,捂着胸口后退,云涯贴着冰凉的瓷砖摔坐在地上,不顾疼痛爬起来朝云沙走去。

        “你……。”云沙噗的一口血吐出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

        她有着犹如洋娃娃般精致白皙的面容,头发如同海藻般繁茂生长,穿着粉色的蓬蓬裙,踩着优雅的脚步走来,眸光如同春水里洒落的阳光,潋滟冰寒,唇角却挂着这个世间最温柔的微笑。

        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那般优雅高贵,高不可攀。

        然而落在云沙眼中,却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她永远忘不了刚才那一刻,女孩眼中划过的凛冽杀机,决绝疯狂,没有丝毫退路。

        “云沙奶奶,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要怪就怪你为何是奶奶的人呢?其实,我也不想杀人的,奈何你挡到我的路了。”

        她娇声软语,犹如在撒娇,然而手中却将拖斗的把手狠狠往前一推,这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量,下一刻,云沙轰然倒地,嘴里不停的有血流出来,目光恐惧的望向趴在她身前的女孩。

        云涯一边解开她上衣的纽扣,一边柔声道:“如果你到了地狱,记得去找云姝报仇,是她害死你的……。”

        云沙失血过多,瞳孔逐渐涣散,她忽而用尽最后一丝力量,紧紧抓着云涯的手腕,那力道大的几乎要捏断云涯的骨头。

        “你……会不得好死的……,你这个魔鬼。”

        云涯眉头连皱都没有皱一下,目光温柔的看向云沙,轻喃道:“不得好死吗?可是怎么办?我已经死过了啊,你知道吗?”

        她忽而趴在她的耳边,低声喃喃:“因为我就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魔鬼啊,你安心去吧,我会替你报仇的……。”

        云沙不甘的瞪着她:“你究竟……要干什么?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

        云涯笑眯眯道:“当然是找一个替死鬼了,你觉得警察会相信一个五岁的孩子杀人吗?”

        然而有再多的震惊和不甘,云沙也无法抵抗随即而来的昏沉和黑暗……

        临死前的最后一刻,她忽然担心起夫人来,这样可怕的纪云涯,夫人,你会是她的对手吗?

        看到已经闭上眼睛的云沙,云涯喃喃自语:“人啊,果然不能心软……。”

        ------题外话------

        那个残酷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要怪云涯残酷,她也是被逼的,努力活下去,守护云渺,是她唯一的心愿

        等待有一个人,来温暖她的心扉,冲刷她心中的血腥和仇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