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178 人生噩梦 哭尽悲伤

178 人生噩梦 哭尽悲伤

        黄毛目光落在他胸前的口袋上,暗暗挑了挑眉,不止一次的见他拿着一张照片在看,每次他看过去的时候,他就赶紧藏起来了,有次粗略一扫,好像大概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至于长什么样却是看不清的。

        这么宝贝,难道是他心上人?

        黄毛眼神犹如发现了新大陆般,忽然亮了起来。

        眼珠转了转,忽然指了指窗外:“外星人……。”

        果然,兵哥哥和燕禾都被吸引了过去,扭头看向窗外,晏颂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黄毛有些挫败的挠挠头,这家伙性子还真怪。

        忽然,他捂着肚子滚在地上,嘴里发出惨叫。

        燕禾立刻惊慌道:“你怎么了?”

        兵哥哥坐姿笔挺,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黄毛滚到晏颂脚边,抱着他的腿叫道:“我肚子好疼,救救我啊……。”

        晏颂皱了皱眉,伸脚就想把他踹开,黄毛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脚脖子,踹也踹不出去。

        晏颂眼神一冷,伸手朝他肩膀抓去,那指头仿佛铁钳一般,疼的黄毛尖叫起来,趁晏颂两手都忙着的功夫,飞快伸出手,朝晏颂胸前的口袋夹去,出手迅疾如风,两指夹着照片,得意的勾唇。

        晏颂眼神一冷,伸手就去抢照片,黄毛身子在地上打了个转,完美的避过晏颂的手,猛然举高照片,大喊道:“你再跟我抢信不信我把照片给撕了。”

        晏颂危险的眯起眼睛,却到底不再往前一步。

        黄毛勾了勾唇,把照片放在眼前一看,看清照片里的人,惊艳的瞪大双眼:“乖乖,长的太漂亮了吧……。”

        遂即眉头微蹙:“怎么觉得有点儿眼熟,是在哪儿见过?”

        头顶眼神越来越冷,黄毛有点头皮发麻,在燕禾看过来的瞬间,把照片反了个个,隔绝燕禾的眼神。

        “什么?”燕禾好奇的问道。

        黄毛干咳了一声,看着对面眼神冷得吓人的少年,硬着头皮问道:“这是你女朋友?”

        “你说呢?”晏颂冷哼一声,眼珠阴郁。

        我艹,你让我说什么?

        整天拿着一个女孩子的照片看,要不是心上人,要不就是女朋友。

        女朋友?

        燕禾忽然看向黄毛手指夹着的照片,然后看向坐在对面脸色冷淡的少年。

        眼珠深处,是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惊痛。

        晏颂朝他伸出手:“还给我。”那脸色仿佛再说,不给我将会死的很惨。

        黄毛哆嗦了一下,乖乖的把照片还给他,末了问一句:“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是不是认识啊。”

        晏颂眼神又冷了几分,阴冷的剐了眼黄毛,令黄毛有种掉进了冰窟窿里的感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确实很熟悉,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他绞尽脑汁,就是想不起来。

        这时,直升机缓缓降落,黄毛往窗外一探,乖乖,这么大,这是藏在山窝窝里的军事基地啊。

        他目光“嚯”的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军事基地,一眼望不到头,操练场上有士兵在训练,那呼呼嘿嘿的声音听的人热血沸腾,荷尔蒙爆棚,恨不得脱了衣服一猛子扎进去。

        三人从机舱口蹦下来,晏颂粗略扫了眼四周,眉头微皱。

        兵哥哥看了眼三人,率先抬步离开:“跟我来吧。”

        一个三十多岁一身绿色军装的男人迎面走了过来,黄毛吹了个口哨:“两杠一星,少校哎。”

        兵哥哥立正,朝少校敬了个军礼,少校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晏颂身上,微微眯了眯眼。

        伸手指了指他:“你、跟我走。”

        话落转身离开。

        晏颂顿了一下,抬步跟了上去。

        “哎……你要干嘛去。”黄毛下意识就要跟上去,兵哥哥长臂一档,斜视了他一眼:“你们跟我来。”

        “他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啊?”黄毛抓耳挠腮,焦躁不安。

        小河也忧心忡忡的说道:“是啊兵哥哥,他是要干什么去?”

        “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事情,跟我走吧,你们有你们的任务。”

        黄毛不甘心的看了眼晏颂离开的背影,乖乖的跟了上去。

        少校带着他在基地绕来绕去,毫无目的地,晏颂停下脚步,眼神冷冷的瞪向少校,少校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了?”

        “别浪费我的时间。”语气冷然中夹杂着不耐。

        少校勾了勾唇,“脾气不小啊。”话落抬步朝晏颂走来,假装不经意去拍晏颂的肩膀,出其不意,长腿横扫,攻击晏颂下盘。

        晏颂冷眸微眯,似是早有准备般,敏捷后跳,躲开这一腿,他并没有丝毫退缩,反而长臂一伸,抓住少校的肩膀,少校内心震惊,这少年好强的手劲,不等他再出手,少年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直接来了个过肩摔。

        少校身子在半空中一转,双脚踩到地面上,“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擦了擦嘴角,抬眸看向站在对面的少年,冷笑一声:“不错,是个练家子,不过可惜,还是太嫩了。”

        话落直接攻击了过来,腿风凌厉敏捷,两人瞬间打在一起,拳风凛冽,招招狠辣。

        晏颂到底实战经验少,比不得这些身经百战的军人,没几招下来就落了下风,但他立即改变了路线,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

        胸口挨了一脚,捂着伤口“蹬蹬”倒退。

        少校也没好到哪儿去,摸了摸青肿了的半边脸,呲牙咧嘴,晃了晃脑袋,呵呵笑道:“不错啊。”

        “丢人,连个后生都拿不下,丢我么司令部的脸。”老头子把军帽往桌子上一摔,吹胡子瞪眼睛。

        身边四十多岁个子偏矮,目光如鹰般犀利的男人目光望着大屏幕里的高大少年,勾了勾唇:“舒老,后生可畏啊,林子可算是遇上对手了。”

        这林子可是当年的全国武术冠军,在部队里鲜有对手,没想到这回给他遇上对手了。

        不过这林子身经百战,功夫只增不退,这少年不过才十七八岁,就能把林子给逼成这样,不得不说,让人刮目相看。

        “哼,不过一黄毛小儿,林子这是让着他。”舒老哼哼道。

        “行行,是林子让着他。”男人无奈的摇头,这老头子一根筋,固执的很,跟他狡辩趁早认输。

        舒老顺心了,这才问道:“这小子什么来头?”

        肖宇咳嗽了一声,“来头不小。”

        舒老瞪了他一眼:“别卖关子,哪家的?”

        “晏老的曾长孙。”

        舒老噎了噎,遂即冷哼道:“老子当年就是一怂包,幸亏小子没遗传到他半点。”

        要让人知道舒老背地里骂晏老怂包,真不知道会闹出怎样的腥风血雨,肖宇目光望向四周,并不敢接话。

        “有勇有谋,虽然年轻,不过调教一番,可堪大任。”舒老虽然并不想承认。

        肖宇笑道:“确实不错,比那些新兵蛋子强多了,而且还是今年高考全国状元,有身手更有脑子,这样的人才,流失了就太可惜了。”

        舒老暗暗翻了个白眼,暗骂自家小子一个个全都是纨绔子,晏家那窝窝里怎么就养出这么好的孩子,是不是他家风水不好?阿呸一个军人怎么能迷信。

        “行,跟晏家打个招呼,把人领走吧,从现在开始,这个行动队的组建由你全权负责。”

        肖宇立刻站直了身子,敬了个笔挺的军礼:“是。”

        “不过……。”肖宇瞥了舒老一眼:“燕禾小姐那里……。”

        提到这里舒老就一肚子气,冷声道:“把人给我带过来。”

        肖宇立刻劝道:“舒老别生气,燕禾小姐不过是小孩子贪玩儿,您跟她好好商量,千万别跟孩子发脾气……。”

        舒老瞪了他一眼:“把她的名字从你的名单里划出去。”

        肖宇点头:“行。”

        其实燕禾小姐作为军人之后,能力还是不错的,如果没有舒老在这里站着,他会把这个机会给她,但是现在嘛……还是顺着舒老为好。

        燕禾被一个士兵领了进来,看到背对着她站在地图前的身影,下意识就要转身。

        “站住。”

        燕禾吐了吐舌头,嘿嘿笑着转过身子:“外公,燕儿好想你哦,你有没有想燕儿。”

        舒老冷冷看着她:“别跟我来这一套,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参加完就给我回去好好上学。”

        燕禾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外公,我是真的很喜欢军人,你就圆了我这个梦吧,我选拔通过了,我要进行动队。”

        她早就知道外公举办这个比赛的用意,要不然她怎么会偷偷剪了长发跑来参加,如果以前是为了好玩儿,但是现在,她有必须要进去的理由。

        “不行。”舒老脸色冷然,“你知道将会面临怎样残酷的训练和危险的境地?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否则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妈?”

        “就是为了我爸妈我也一定要参加,我爸妈是怎么死的外公您忘了吗?但我不会忘,永远都不会忘,我是他们的女儿,我要继承他们的遗愿,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燕禾清秀的小脸上弥漫上一层坚毅。

        舒老叹息了一声,“燕儿,听话,回去好好上学,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这么危险的地方,不是你该来的。”

        “我不回去。”燕禾倔强的仰起脑袋:“我通过了选拔,你要是赶我回去就是滥用职权,我就去上级告你。”

        舒老哭笑不得,还要告他?

        这个外孙女他怜她从小无父无母,在他膝前长大,也是他捧在手心里疼宠的,天真烂漫,善良聪慧,拥有着女孩子所有美好的品德,是他最骄傲的小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小公主长大了,有了理想,有了坚持。

        他是该欣慰,还是该失落?

        两者皆有。

        其实这个外孙女性格是最像他的,倔强固执,一旦决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真的想好了?要吃得苦绝对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燕禾抬起下巴,想到那人的身影,全身就有用之不竭的热情和力量,毫不迟疑的大声道:“决不后悔。”

        舒老眼眶微湿,似乎看到了女儿女婿站在他面前,用坚定不移的目光告诉他她们的理想和信仰。

        罢了罢了,孩子大了,该放手让她们去飞了,只要线还在他手中,飞多远,他都有能力把人拉回来。

        “那你答应外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就告诉外公……。”

        燕禾皱眉:“我是舒蕾和燕霄的女儿,永远不会有那样一天。”

        声音虽清脆,却铿锵有力,蕴含着无限的坚决力量。

        在舒老点头后,她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眼睛清亮有神。

        只要一想到能陪他一直走下去,不管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她都绝不会退缩,范儿浑身充满了力量。

        ——

        “抱歉,我没兴趣。”少年淡淡的吐出一句话,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走。

        肖宇愣了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多少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来,没想到这少年没有犹豫就拒绝了。

        “你给我站住。”

        少校拦在晏颂面前,晏颂抬眸冷冷瞟了他一眼:“滚开。”

        少校眼底怒气翻涌,这少年太狂妄了,这性子要真进来了,非得好好搓磨搓磨,一消心头之气。

        “你想清楚了吗?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你就这样放弃了吗?”肖宇不死心的追问道。

        晏颂并不是没有心动,但是要进来,必须要经过长达一年的封闭训练,这证明,他将有一年的时间见不到云涯,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因此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晏颂绕过少校,抬步离开。

        “你想想你的家族,他们把你送进来,难道就是看你这么任性,错失机会吗?”

        晏颂脚步顿了顿。

        他没忘了,他姓晏。

        原来这才是太爷爷的目的,是的,对所有人来说,这是个一步登天的机会,比他在军校里熬职称要快捷的多,也是挣军功最好的方式,以他的能力不出几年就会有所成就,父母高兴,太爷爷高兴,晏家面上有光,这似乎是对他来说,目前最好的选择。

        可是——他心底有割舍不下的人,他曾经想过,他即使在军校,一年总也有机会见她一面,而如果他走了这条路,最起码有好几年都见不到她。

        他站在原地,一时陷入了沉默中。

        肖宇看着,知道他在做最后选择,心底纳闷,这还有什么好纠结的,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让他选择放弃这一条明明看起来前途无量的阳光大道?

        晏颂抿了抿唇,淡淡道:“我答应你们,但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肖宇扬眉,终于想通了,“你先说出来,让我考虑考虑。”

        “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处理一下私事。”这是晏颂唯一的要求。

        本来今天就要把人带走,肖宇犹豫了一下:“一天。”

        “三天。”

        “两天?”

        晏颂抬步就走。

        肖宇一咬牙:“三天就三天。”你个小兔崽子,等进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非得把你这傲娇的性子搓磨搓磨。

        晏颂将会乘坐绿皮越野车离开大山,燕禾一出来就看到他坐上车要离开,心一慌,下意识跑过去:“你要离开吗?”

        晏颂把背包扔到后座,拉开车门长腿一跨坐在副驾驶座上,闻言看都没看燕禾一眼,淡淡道:“嗯。”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离开呢?

        眨眼间车子就蹿了出去,燕禾追了两步,大喊道:“你别走,我有话跟你说。”

        晏颂瞥了眼后视镜里身材单薄的少年,眸光淡淡的移开,眼中没有任何神色。

        燕禾眼睁睁看着车子消失在山林间,一颗心霎那间沉入无底深渊,他走了吗?就这样离开她的世界了吗?

        她刚才的固执己见显得非常可笑。

        看到肖宇,她立刻跑过去,“肖叔叔,他为什么会离开?”

        肖宇皱眉看了她一眼,似是在疑惑她为什么会对晏颂的事情感兴趣。

        燕禾瞬间把脸上的情绪敛尽,“怎么说也是我们的老大,要不是他,我早就over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声谢谢,他怎么就走了?”

        肖宇没想那么多,闻言笑道:“他给我请了三天假,回去处理私事,我带你们先走,三天后会有专人接他的。”

        话落拍了拍燕禾的肩膀:“我不会因为你是舒老的外孙女就对你手下留情,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

        原来他只是暂时离开,三天后还会回来,燕禾脸上漾起一抹笑容,大声道:“是,长官。”

        肖宇笑着摇摇头:“”你这丫头。

        ——

        云深正在开会,今天讨论的是公司和专一的合作案有无继续的必要,因为这个项目太过重大,云氏所有董事会成员尽数到场。

        一半的人认为要继续,毕竟牵涉过大,云氏为此负债百亿,若是终止合作,损失将不可估量,除非有新的资金注入,否则云氏只有破产这一条路走。

        另一半人认为必须立刻终止,及时止损,专一的人态度飘移不定,明显就没有合作的心思。

        其中一部分人针对云深,专一的合作案当初是他提出来的,现在进退维谷,他必须负主要责任,要他立即卸任董事长,并向外界发文公告。

        前段时间闹得公司人心惶惶的融资案带走了高副总裁,这些人很清楚,高邮明显是替云深顶包,虽然不明白高邮一向和云深不和,这次怎么会替云深顶包?

        还是说,他被云深拿捏住了什么把柄?

        一时众人看向云深的眼神透着深深的忌惮,掌控云氏多年,云深积威深厚,连老谋深算的高邮都被算计进去了,这些人还真没把握扳倒他。

        渐渐的,反对的声音小了下去。

        “说完了吗?”云深坐在主位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目光扫过众人,眼神所过之处,均底下了脑袋,不敢与其争锋。

        “说完了,轮到我说了。”

        云深换了个坐姿,俊美成熟的面容上掠过一抹冷笑:“专一那边,由张总负责交涉,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我拿下,否则递交辞职信,公司不留无能之人。”

        张总额头冷汗直冒,“总裁……我……。”臣妾实在做不到啊。

        云深冷冷瞟了他一眼:“怎么,张总有难度?”

        张总立刻摇头:“没……没难度。”

        心头却把云深给骂出翔了,他自己都搞不定,现在把这个任务交给他,这不是明显把他往火坑里推,刚才就是他反对的声音最响亮,云深这是公然报复。

        一时后悔不迭。

        “至于资金这方面,刘总。”被点到名的刘总后背汗毛倒竖。

        “其他几个项目都盯着,以最快的速度把钱收回来,另外,南康那块地,拿去拍卖了。”

        “总裁,万万不可……,南康那块地当初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拍回来的,那块地不论风水还是环境都是最好的,是我们来年的大项目,现在拍出去,不是给了别的公司可趁之机?”

        “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云深淡淡的瞟了他一眼。

        反对的刘总缩了缩脖子,“可是这块地真的不能卖啊。”

        “那你给我掏两亿出来,成吗?”

        刘总立马不说话了。

        现在重中之重是度过眼下的难关,把资金的空缺补上,现在就南康这块地最值钱,按现在的市场投放出去,翻了一倍不止,绝对是赚了,更何况有背后操盘手,这块地的价值还能在这个基础上再翻一番,虽然不如一开始的计划带来的利益大,但如今非常时期,这块地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并不吃亏。

        一时间众人都垂下了脑袋。

        “西北的项目,先暂时……。”这时,会议室的门忽然从外边打开,梁禹快步走了进来,附在云深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云深瞳孔骤缩,不动声色的摆摆手。

        梁禹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今天的会先暂时开到这里,散会吧。”话落站起身来,将外套扣子扣上,无视所有目光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众人猜测纷纷,这个云深着急忙慌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云深走出会议室,梁禹立刻跟上来,快速说道:“人在办公室等着,看样子来势汹汹,本来要直接去闯会议室的,被我好说歹说给拦下了,总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云深瞪了他一眼:“急什么,估计是高邮的案子需要配合调查。”

        梁禹立刻点头:“我明白了。”

        回到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颜玉真正在给两人倒茶。

        看到云深走进来,两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就是云深?”

        “警察同志你们好,我就是云深。”

        为首的掏出警官证:“我是江州市警察局刑警一队的队长陈涛,我们接到举报,你涉嫌绑架儿童,行勒索嫁祸之事,为配合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云深眯了眯眼,轻笑道:“我一向是奉公执法的好公民,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陈涛冷笑了一声:“究竟是不是搞错,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就知道了。”

        “这是当然,配合调查是我等公民的职责,只是……。”云深皱了皱眉,“未免公司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和流言,请两位能不能便装出行。”

        陈涛冷声道:“不要搞那些虚假的东西,我已经很给云总面子了,否则,你现在就该带上手铐被带出公司。”

        云深皱了皱眉,侧眸睨了眼梁禹,快速吩咐了几句。

        临走前,云深低声道:“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能不能、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陈涛看了眼手表:“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云深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嘟嘟响了几声都没人接,云深心急如焚,你倒是接啊。

        在最后一声的时候,终于接通了,手机里传来少女温柔的声音:“喂,是爸爸吗?”

        听着这道声音,云深焦躁的心犹如落到了实地,霎时间平复了下来。

        “云涯,爸爸有点事可能要出一趟远门,你一个人在家乖乖的,照顾好渺渺。”

        “好,我等爸爸回来。”少女声音温柔又甜美。

        云深握着手机,手背上青筋暴露。

        “对不起……。”

        话落快速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给梁禹,转身快步离开。

        这也许就是报应,很奇怪,这一刻,他反倒长长松了口气。

        云深被警察带走,在公司果然引起了恐慌,大家纷纷猜测云深犯了什么事,公司内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刚走了个高总,现在总裁又这样了,底层的员工惶惶不可终日,公司是不是要倒闭了?

        虽然梁禹放话,云深是因为高邮的暗自需要配合调查,但公司可没人信他,除非是傻子。

        好在云深平日积威甚深,手下又得力,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梁特助,你说总裁到底出什么事了?”颜玉真好奇的问道,心底有些不安,云氏最近接连动荡,很多人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难道云氏真的要就此倒闭吗?

        梁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颜秘书,你最好忘记刚才听到的话,不该打听的别打听,好奇心害死猫。”

        颜玉真眸光一闪,娇嗔道:“人家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刚才什么话,我怎么没记住?”

        梁禹勾了勾唇,这女人聪明了不少。

        “哎,还有几个文件等着我整理呢,不跟你瞎掰了。”话落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恢复安静。

        梁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目光望向窗外的繁华市景,眼珠一片幽深冷邃。

        “人刚才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是否实施第一步计划。”

        ——

        云涯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心底说不清什么滋味。

        那三个字一直在她耳边盘桓不去,揪扯着她的脑袋,心底又酸涩又纠结。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吗?为什么到了这一步,她又心痛了?

        真是矫情。

        这才是他应得的下场,不能因为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就包庇他所犯下的过错。

        云涯暗暗警告自己,深吸口气。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小小姐不好了,我刚才看新闻,姑爷被警察带走了。”

        云涯冷声道:“哪儿门子姑爷?”

        纪蝶拍了拍嘴巴:“看我,一着急就忘了,什么姑爷,就一渣男。”

        主要是一住在这庄园里,以前的事情总是在她脑海里回荡,对云深的称呼不自觉就变了。

        “云深他被警察带走了,不会犯什么事了吧?”纪蝶问道,眼角偷偷注视着云涯的脸色,见她眼神颇冷,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到底是小小姐的亲生父亲,还是有感情的。

        “不管犯什么罪,都与我们无关。”云涯冷声道。

        “也是,他坏事做尽,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纪蝶愤愤不平的骂道,把小姐害的那么惨,还对小小姐和小少爷做下那样的事情,侵吞纪氏的财产,薄情寡性,忘恩负义,死不足惜。

        云涯蹙了蹙眉,看向一脸义愤填膺的纪蝶,淡淡道:“阿渡哥哥已经把你怀孕的事情告诉秦叔了。”

        纪蝶脸色一白,双手紧紧揪住裙摆,垂下脑袋。

        “他……肯定讨厌死我了。”

        云涯走过去拉住她的手,“不,秦叔愿意负责,他会娶你的。”

        纪蝶不可置信的抬头:“真的吗?”

        云涯看着双眸染满惊喜和期待的纪蝶,缓缓点头:“这是秦叔亲口说的话,我早说过,他比一般的男人都有担当。”

        她在心底暗骂自己的卑鄙,却无法阻止走下去的脚步,秦叔和蝶姨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她在心底这样对自己说。

        似乎这样就能减轻心底的愧疚。

        这样就像泡沫一样的幸福,根本经不起折腾,更何况她很清楚,如果有一天,她回来了,那么两人所面临的,将会是怎样的挣扎和选择。

        所以现在谈幸福,未满可笑。

        但是人生总该尝试一下另一种选择,也许有另一种可能呢?

        纪蝶喜极而泣,忽然抱住云涯,“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嫁给他,我又惶恐又开心,他会不会不喜欢这个孩子……。”

        “不会的,秦叔最喜欢的就是孩子,否则当年他也不会去孤儿院领养阿渡哥哥,老来得子,他只会更加疼爱。”云涯轻声安抚着她的不安。

        又到了例行吃药的时间,纪蝶看着掌心里的白色药片,看了眼云涯,咬了咬牙,把药片全都倒进嘴里,灌了水送服。

        “这两天我有时间的话带你去见见秦叔,具体的,你们两个聊吧。”云涯把水杯接过来,随口说了句。

        纪蝶睫毛颤了颤,缓缓垂下眸光,一手落在小腹上,轻轻“嗯”了一声。

        云涯不忍再看,几乎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

        她跑到云渺的房间,云渺坐在床上在翻看图画书,云涯扑过去抱着他,云渺愣了愣,扭头看着她。

        眼神透着担忧和询问。

        “我骗了蝶姨,更骗了秦叔,我是不是很坏?”她说着说着眼泪就留了下来。

        云渺抬手动作轻柔的给她擦去眼泪,温柔的笑了笑。

        云涯抬眸,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涯涯做的事情一定都有自己的理由,蝶姨和秦叔会理解的】

        云涯泪如雨下。

        【别哭】云渺给她小心翼翼的擦着脸上的泪珠,眼神心疼。

        云涯忽然抓住他的手,云渺抬眸望来。

        “你记得妈妈吗?”

        云渺愣了一下,遂即眸光渐渐变得漆黑,脸色冷了下来。

        即使智商受损,可不代表他是个傻子,他永远记得那个女人冰冷厌恶的眼神,以及落到脸上的巴掌和那个雨夜里毫不留情的讥讽谩骂。

        那是他人生里唯一的噩梦。

        如果这个世上他最恨一个人,那个人,无疑就是他记忆里的母亲,时隔多年,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但那些恨却经年累月,在心底生根发芽……

        自纪澜衣失踪后,这是她第一次在渺渺面前提起纪澜衣,她没想到,渺渺竟然对纪澜衣反应这么大,是了,渺渺被她折磨成这个样子,怎能轻易忘记?

        云涯捧着他的脸,直视他的目光:“渺渺,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云渺盯着她的唇,薄唇无声张了张。

        云涯读懂了他的唇语,他说的是,【她、要回来了吗?】

        云渺一直都不傻,相反,他十分聪明,该明白的都明白,只是对这个世界保留了太多空白,涉世未深,太过纯白。

        他知道纪澜衣失踪了,知道云姝和云深对他们的迫害,更知道云涯这些年如何辛苦的照顾他,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力给她减轻麻烦。

        纪澜衣在他的印象中,是个母老虎、大坏蛋、欺负他和云涯的坏人。

        云涯该怎样跟他解释?他们的母亲,如今是怎样的存在……血亲?敌人?仇人?怎样的词语才能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云涯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她头抵在云渺胸膛上,想到姜锦瑟姐妹和云姝的失踪,想到董写忧,想到即将面临的未知的危险,犹如一把锋利的宝刀悬在头顶,让她的内心涌起深深的无力和绝望。

        而这一切、来源与她们血缘上的母亲,是的,只是血缘关系上所定义的母亲,除此之外,他们之间,有不死不休的仇恨。

        不死不休——多么震撼的一个形容,可是,这却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她做梦都想着,亲手杀了纪澜衣。

        果然呵、越来越变态了。

        纪澜衣恐怕也恨不得弄死他们兄妹俩,否则她为什么不直接露面,藏了这么多年,在她一个个的扳倒后,她秋后蚂蚱般蹦出来,藏头露尾给她施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云涯忽然打了一个激灵,她想到前世,云渺死了,她也死了,可是纪澜衣在哪里?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她是不是在拍手叫好?为他们的死而庆祝?

        是了,这是唯一的解释了,否则这一世她奋而反抗,纪澜衣才终于坐不住了。

        云涯忽然心生悲凉,不如说,前世她和渺渺的悲剧是纪澜衣一手促成,她明明有能力施救,却偏偏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这就是她和渺渺的亲生母亲呵。

        这就解释的通了,她和渺渺是她的耻辱,是她人生里的污点,这样骄傲如斯的纪澜衣,怎能允许她和渺渺的存在,除之而后快才附和她的风格。

        那么现在,她就像是粘板上的鱼肉,更确切的说,是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小老鼠,纪澜衣高兴了就逗弄逗弄,不高兴了一只手就掐死了,他们的命运怎样,全靠她心情好不好。

        “呵……呵呵……。”她想到前世渺渺死的那么惨,她死的那么凄凉,她忽然觉得悲哀,他们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云渺心疼的抱着她,轻轻拍抚着她的背,像无数次她哄他的时候,这样温柔耐心的哄着她。

        她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嚎啕大哭起来,仿似要哭尽所有的委屈和悲伤。

        这个世上,也只有渺渺,才能无条件的包容她的任性和眼泪。

        ------题外话------

        终于更早了,以后还是中午,亲们还有追的吗?看着荒芜的评论,心戚戚(┬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