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188 稳操胜券 不服不行

188 稳操胜券 不服不行

        林韬失踪了,就在追击青哥的途中,他的车子遭到敌方的攻击,车子爆炸,而他本人,生死未卜。

        庆幸的一点是,在事故现场并未发现林韬的遗骸,但他从此不知所踪。

        云涯听到消息后心头寒凉,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的手段,一方面又为林思离。

        此次行动警方折损了不少人,却只对这个犯罪团伙摸了一个边,其实一直以来,这个高级犯罪团伙只在境外活动,也只通过梁禹这只手将触角伸到了国内,这涉及到一宗大型的金融诈骗案,而经过林韬的线索,直指境外某一大型犯罪集团。

        这个犯罪集团很是神秘,但其强大却超乎多国警方的预料,传闻这个集团的成员各个身手非凡,能力超群,配备最尖端武器和高科技装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上过战场,刺杀过政要,走私诈骗卖、淫,贩卖人口,几乎做尽恶事,有传闻其**oss为全球最大黑道掌权人的情妇,关于这一点还没有任何证据证实,但有关这个**oss,一直颇为神秘,有传是风情万种的女人,又传为年过半百的老者,无论哪一种,都给这个人和这个集团、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这个boss也成为国际红色a级通缉榜上的一员,可惜到目前为止,这个人的资料一片空白,连m国fbi情报中心也查不到这个人的分毫信息。

        现在,这个集团的触角已经伸到了国内,梁禹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然而随着梁禹的被害,这个线索戛然而止,也让人对这个集团的手段感到不可思议。

        据国际刑警er警官提供的线索,其在国内的一个联络点便是雄踞北方的四堂之一的青哥,这次他潜入江州,正是为了对梁禹实施灭口计划,因此才有了这一场行动,然而结果还是让这个青哥给逃了,er警官亦生死未卜。

        目前国内警方高度重视,准备了专案组对这个团伙进行深入挖掘和打击,势必要将其在国内的触角剪的一干二净。

        对方还没来得及展开行动,已经被警方给盯上了,不可谓不憋屈。

        索性,还是有点值得庆贺的。

        云涯想着,给渺渺的碗里夹菜,渺渺吧唧吧唧吃的很香,这孩子到底是饿了多久?

        “别急,慢慢吃,小心噎着。”云涯倒了杯水放在他手边,云渺端起来喝了一口,朝云涯笑笑,又埋头吃了起来。

        云涯看了眼站在客厅的少年,刚要站起来,云渺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袖子,眼底有着明显的惊惶。

        云涯心疼的摸摸他的脑袋:“你乖乖吃饭,我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

        云渺有些不舍,云涯笑道:“你在心底默念到一百,我就回来了。”

        云渺终于松了手。

        云涯走到迎风面前,看了他一眼:“跟我来。”

        迎风抿了抿唇,抬步跟了上去。

        书房内,云涯转身,看着面前的少年:“昨晚的事情虽然不是你的责任,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下一次。”

        少女语气冷然,夹杂着无上威严,让迎风背后上汗毛倒立,几乎不敢直视那双眼睛。

        “我会用生命来保护云渺少爷,不会让小姐失望。”一句简单的话,饱含他的决心。

        云涯看着面前的少年,沉稳从容,颇有将者之风,看来常叔确实把他训练的很好,云涯眼底有着满意之色,昨晚的事情确实不能怪他,但不表示她会轻易原谅,只要牵涉到渺渺,在她面前,没有理。

        “渺渺不喜人近身,你平时和他保持距离就好。”云涯提醒道。

        “是。”这两天他也发现了这一点,云渺少爷对他的出现很是反感。

        “好了,你下去吧。”

        迎风离开后,云涯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苦肉计戏码该落幕了,网上如今到处是对她的祈祷,希望她能早日醒来,舆论也完全扭转到她这边来,那些闹事的人现在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没人敢再站出来。

        其实当初她预料到有人会在闹事者中动手,因此她先发制人,配合梁禹的行程让人伪装成他去收买人动手,最后所有证据都指向梁禹,他百口莫辩,而且她这一招苦肉计恰到好处,给她拖延了时间,她现在就等艾伦的消息。

        同时云涯不敢掉以轻心,说不准她会什么时候再动手把渺渺抢过去,她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云涯在云渺身边又增派了许多保镖,甚至不惜花费千万为庄园的安保装置进行升级,即使对方身手了得,想要进来也得给我剥下来一层皮。

        而迎风又生了警惕心,作为佣兵之王,他也有自己的骄傲,愚蠢可以犯一次,却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做好这一切,确保云渺的安全万无一失,她才安心去了医院装病。

        昏迷三天后,第四天,纪云涯醒了过来。

        网上因这条消息而沸腾,粉丝欢欣鼓舞,路人祝福,大部分人都言好人有好报,纪云涯这样善良的人老天是不舍得收她的。

        云涯醒来后,各界人士都提着花篮前来探望,均被保镖以休养为重拒绝打扰给拒之门外,外界表示理解,等待纪云涯康复。

        云涯盘腿坐在床上,在等常叔的电话,她让常叔的人一面去探查青哥,一面寻找林韬,她有种直觉,林韬根本就没死,如果他死了,林思离该怎么办?

        魏青推门走了进来:“手术已经安排好了。”

        云涯扔掉手机,裹上大衣戴上帽子手套,和魏青一前一后出了门。

        今天有场手术,正是那场难度最高的手术,时间上,不能再拖下去了。

        临上手术前,魏青担忧的看着她:“最起码需要七八个小时,你现在的身体撑得住吗?”

        云涯挑眉看了她一眼:“我有选择吗?”

        像这种病人来历一般都很大,指名道姓找nyx医生,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没得选择。

        更何况,这则手术有可能是医学界攻克难题的一个里程碑,她必须要做,也只能她来做。

        魏青看着面前的女孩,宽大的手术服遮掩了她曼妙的身材,口罩遮住了一张脸,只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眸子,坚定、执著、一往无前。

        她心中只有深深的敬佩。

        手术开始,历时九个小时,虽然中间有过困难,却被主刀医生冷静的攻克,到最后缝合的时候,纪云涯手已经抖得不行。

        魏青镊子夹住她落下的针,“我来吧。”

        云涯淡淡的拂开她的手:“我来。”

        魏青看着她睫毛上氤氲的水珠,那是汗水,早已密密麻麻将口罩浸湿,她身上的手术服也早就被汗水打湿,整个人犹如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虽然手在抖,可下针的准头依旧力求百分之百的完美,毫无瑕疵。

        落下最后一针,云涯抬眸看向计时表:“历时五百五十分钟,手术结束。”

        随着话音落地,她身体歪了歪,被魏青眼疾手快的扶住。

        “把病人送入icu病房。”魏青吩咐道,其余护士目不斜视的将病人推出了手术室。

        共事这么长时间,早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比如nyx医生的身份,在医院是一级机密,除非想丢了饭碗,在这一行永远混不下去,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几人都大致猜到了nyx医生的真实身份,虽然震惊,却更钦佩。

        云涯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两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酸麻的厉害。

        不仅苦涩一笑,身体已经虚成这样了。

        一直守在床边的魏青站起来将她扶坐起来:“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感觉我的手废了。”云涯无奈道。

        魏青瞪了她一眼:“让你逞能,九个小时不眠不休,大脑高强度运作,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不过……。”魏青瞥了她一眼,“你这场手术圆满成功,可谓是医学界的一大奇迹,这么复杂难度超高的手术也被你征服了,你知道外界怎么说的吗?奇迹,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迹。”魏青将手机里的医学论坛上显示的新闻递给她看。

        “敢质疑你的人现在都被打脸,nyx医生这个名字将会被载入史册,成为医学界一座不可逾越的珠穆朗玛峰。”

        论坛里,已经被她的名字刷屏,都在讨论这场手术的成功,在医学界具有重大意义和影响,而因国外归来这层履历被国内医学界普遍看低的nyx医生,这次是一战成名,没人敢再质疑她的专业水准。

        而根据她的手术方案,独辟蹊径,大胆创新,这是国内这些保守的医学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除了赠一句疯子之外,便叹一句天才。

        这样的人,就是天生的医学天才,更遑论她有一颗对医学的热爱和追求之心,她不成功、又有什么人能成功?

        总之nyx医生这个名字,彻底成为医学界不可逾越的标杆。

        云涯看了一眼,就没再关注,手术成功了,这些人都跑来吹捧了,之前听说她接了这个手术,那些所谓的医学专家一个个跳出来指责她胡来,不负责任,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如果不是病人的家属调查过她的履历,对她全然放心,这场手术她还没办法完成,而手术成功了,所谓的专家又改了风口,与之前的话语自相矛盾,可笑。

        对这些所谓的医学专家,云涯嗤之以鼻,权当放屁。

        活在书本和研究里,有过多少临床经验?这样的专家来对她指手画脚,还不配。

        “病人情况怎么样?”云涯抬手揉了揉眉心,开口问道。

        “一切正常。”想到什么,魏青看了眼云涯的面色,有些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你就说。”

        魏青抿了抿唇:“病人家属非要当面感谢您,现在还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呢,不见到您本人誓不罢休。”

        “不清楚我的规矩吗?”

        魏青垂下脑袋:“我也是这样说的,可对方来历挺大,院长让我问问你……。”

        “呵……。”云涯勾了勾唇,“转告院长,除非他想医院失去nyx医生,他可以带着人来见我。”

        好吧,她就知道是行不通的。

        云涯想到上次那个南宫燕,不由得问道:“上次那个豪门小姐后来没再找你?”

        提到这个魏青就头痛:“真是无语了,一天二十四小时黏着我,后来还派保镖跟着我,让我在医院都出名了。”不过作为nyx医生唯一的助手,她在医院本来就挺出名的。

        “后来呢?”

        魏青耸了耸肩:“后来转院走了,就没再来烦我,这个女人如此锲而不舍,估计是你的崇拜者。”

        云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约定的七天时间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云涯出院了。

        她坐在轮椅上,头上抱着重重纱布,越发显得小脸苍白秀美,脸颊瘦了一大圈,惹人心疼。

        被保姆推着轮椅从医院走出来,身边围拢着八名高大健壮的保镖,将纪云涯牢牢护在中间,刚一现身,蹲守的记者立刻如同马蜂般一窝蜂涌了上来,拍照的拍照,提问的提问。

        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下,少女脸色映的越加苍白秀气,却始终从容不迫,淡定沉稳,在她周身找不到丝毫慌乱。

        就这份风华气质就令在场记者无不惊叹。

        “纪小姐,请问您身体康复的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急着出院,是否为了那个七日之期的约定?”

        “请问纪小姐已经有解决办法了吗?能否透露一点?”

        “纪小姐,您知道您的父亲已经被司法机关正式拘押了吗?可能面临法庭的十几项指控,最新证据也已经呈递法庭,请问您对您父亲的事情怎么看待?”

        ……

        耳边嗡嗡作响,要不是保镖做人墙将她牢牢护在中间,她能被这些疯狂的记者给生吞活剥了。

        云涯面上勾起淡淡的微笑,面向记者的镜头,“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

        那俏皮的模样,令人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关于公司的事情,我不想透露太多,将会在明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届时我会在会上做出说明。”

        “至于父亲……。”女孩偏头,眉头微拧,一瞬间让人的心揪了起来,真想为她抚平眉头。

        叹了口气:“我相信法律的公正,他做了错事,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即使他是我的父亲,我也不能包庇他,希望他能早日认罪,法官看在他认罪态度良好的份上,能酌情量刑吧,不管多久,我都等他回家。”

        这番话声情并茂,既赞扬了国家的法律,又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诏告了自己的态度,最后表达了一个女儿的心情,回家两个字,令人忍不住心口发酸。

        很多人因为她这番话对她更加心疼,刚出了这种事情,又要面对父亲的牢狱之灾,根据他犯的罪,判刑绝对不会轻了,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晚上临睡前,她接到来自艾伦的来电。

        “嗨有个好消息要听吗?”

        “别卖关子,快说。”

        “一点也不好玩,好吧,clarence我已经查到他的下落了,他现在在洛杉矶,并不是传闻中接受j&d集团的高聘,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云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重点。”

        艾伦干咳了两声,心底暗骂这女人彪悍,嘴上却乖乖回道:“他的夫人生了病,需要做手术,但是这个手术难度非常大,暂时没有医院敢接手,正在做药理治疗,轮到你nyx医生出马的时候了,难度再大的手术在你眼中也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不是吗?我刚还在医学杂志上看到你的报道,前几天做的一台手术更是掀起了轰动。”

        原来clarence的妻子生病了,云涯眼眸微眯:“将他妻子的病情资料发给我。”

        “ok,知道你会要,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已经在你邮箱里躺着了。”

        “谢谢。”

        “嗨,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吗?哪天我去了华国,记得好好招待我就成了。”

        “还有,我会以梅菲财团的名义初期投资一百亿给云氏集团,希望你们公司,不会让我失望。”

        梅菲财团?

        云涯还来不及震惊,对方就挂了电话。

        她拿着手机久久回不过神来,本来以为艾伦可能出身显赫,但绝对没想到他竟然出身于梅菲家族,这个家族历史悠久,财力雄厚,在m国可谓是只手遮天的存在,统治m国经济的垄断资本财团,权势鼎盛,连领导人对其都要礼让三分,更为出名的是梅菲家族的第三代掌权人,将全部精力扑在慈善事业上,在全世界拥有最多的财富,和最好的名声。

        这就是真人不露相。

        云氏在梅菲财团面前,就相当于骆驼和青蛙的差别,云氏百亿即面临破产的下场,而对梅菲财团来说,不过是从指缝里露出来一点油罢了,对其本体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顶多像挠痒痒罢了。

        这就是一个集团和真正的鼎盛财团之间的区别。

        这一消息爆出来,将会引来怎样的疯狂,云涯已经无暇去想,单单爆出与梅菲财团的合作,股票就能起死回生。

        有了投资,再加上clarence,云氏何愁崛起,不、是纪氏。

        至于clarence,如果之前还有忧虑,而现在,稳操胜券。

        打开邮箱,点开艾伦发来的邮件,关于clarence夫人的病情介绍的很清楚,她足足看了有两个钟头。

        怪不得没医院敢接收,风险不是一般的大,做过这台手术的,没有一个活着下手术台,死亡率百分之百,但如果不手术,死亡率更是百分之百,手术了,最起码还有一线生机,虽然这一线生机在百分之百的死亡率面前,显得非常可笑。

        做?还是不做?

        没有一丝犹豫,双手敲击在键盘上,回复艾伦。

        没有尝试过,又怎知不会成功?nyx医生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迹不是吗?她将会继续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在她的字典里,没有失败。

        即使失败,她也承担得起后果。

        第二天,华都酒店,全国有名的媒体记者蜂拥而至。

        因为今天,纪云涯将会在这里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云氏集团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到会的有云氏集团高层,以及受害方代表,为首的就是那个凶脸男人,身边坐在他怀孕的妻子。

        今天的发布会引起外界的广泛关注,纪云涯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云氏的债务问题?拉来投资?别开玩笑了,云氏现在就是一个火坑,多少钱都填不完,除非傻子才来淌这趟火坑。

        似乎也只有拍卖庄园这一条路走了,但纪云涯又明确表示过,绝对不会将庄园拍卖出去,很多人都以为她是在吹牛,在强撑,云氏如今负债累累,她想力挽狂澜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大部分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

        上午十点,纪云涯在保镖的的护送下登场,闪光灯此起彼伏。

        纪云涯今日长发扎了马尾,白衬衣黑裤子,黑色小西装,将之窈窕高挑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脚蹬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褪去少女的稚气,多了几分精明干练,以及举手投足间散发的高雅贵气,让她散发着女人的魅力。

        介于清纯与成熟之间,令人越发着迷。

        纪云涯一贯出场都是乖乖女、淑女的打扮,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成熟的打扮?但不仅没有丝毫违合,反而觉得本就该如此,双眸清亮有神,闪烁着自信的光芒,不疾不徐,从容不迫,每一根头发丝儿都充满一种无形的强大气势。

        纪云涯在中间坐了下来,目光望向全场记者,那眼神,所过之处仿佛机枪扫射,人人心口中弹,惊惶之下竟不敢与之对视。

        “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在百忙之中来参加今天的发布会,相信各位媒体朋友也知道,我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正是为了云氏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因此我为此还在医院里躺了几天。”说到这里,苦涩的笑了笑,那笑容落在众人眼中只觉得非常刺眼,孕妇趴在丈夫怀里,偷偷抹起了眼泪。

        “我曾经答应过她们,就决不食言,云氏集团会给她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铿锵有力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会场的每个角落,人人一脸期待,等待纪云涯会给出什么满意的答案。

        “我在这里郑重宣布,美国梅菲财团将会注资百亿,重新扶持云氏旗下的地产项目,我在此承诺,云氏旗下的房地产项目一定会如期完工,交到户主的手上,如有逾期,会按50%的赔率对户主进行赔偿。”

        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场瞬间沸腾。

        梅菲财团?不会是幻听吧,那可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大财团,怎么可能看得上云氏一个快破产的破公司,天、这绝对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可是没人笑的出来,因为很快身后的大屏幕上就出现一个外国人的身影,关注金融财经的对此人不会陌生,现场一个财经记者指着屏幕里的人尖叫道:“摩罗先生。”

        摩罗先生是梅菲财团投资部副总监,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和财经杂志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那一口大金牙。

        摩罗先生先是用一口蹩脚的汉语跟现场的人问好,然后用流利的英文阐述了公司为什么要选择云氏集团进行投资,从多方面来总结,总之就是让人相信云氏真的是一个值得投资的公司,会为财团带来客观的效益,听的现场的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段vcr只有短短的一分钟,直到摩罗先生的身影消失,现场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最惊讶的莫过于坐在第一排的云氏高层,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能拉来梅菲财团,这个新主子,比云深更可怕。

        纪云涯于会上宣布,将会择日起出任云氏集团总裁,这一点已经获得董事会全票通过,虽然公司法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不得担任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里边有一条规定,十六周岁至十八周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可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纪云涯已经年满十六周岁,在国外早已通过炒股赚的盆满钵满,所以这一条规定对她来说没有用。

        同时她又放出消息,由于本人管理经验缺乏,将会从国外高薪聘请行业精英担任公司ceo,此人能力出众,相信一定可以带领云氏冲破暂时的迷雾走上新的高峰。

        此举让外界大为惊叹,纪云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不仅能拉来梅菲财团的投资,还能正视自身缺点,眼光不局限于眼前,聘请国外精英管理公司,真的很了不得。

        要不是相信她本人确实才华横溢,都要怀疑她背后是否有高人指点。

        外界因她的一席话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都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会场,坐上车子,她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云涯拿起来一看,是来自秦渡的电话。

        “阿渡哥哥,怎么了?”

        “恭喜。”他笑了笑:“我没想到,你竟然和梅菲财团……,你总是能超乎我的想象。”

        云涯笑道:“我也没想到,现在想来还像跟做梦一样。”

        “但是……。”秦渡皱了皱眉:“我怕你应付不来。”

        潜台词就是怕她受骗,毕竟梅菲财团此举的动机有些耐人寻味。

        云涯笑道:“阿渡哥哥你真的想多了,这件事是我一个朋友在中间帮忙,他是不会害我的。”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那就好,不过还是要谨慎些为好。”

        顿了顿,秦渡接着道:“股权在爸爸名下,他说等你满十八周岁后就过到你的名下。”

        “好。”

        “还有,爸爸答应和蝶姨结婚了。”

        云涯眯了眯眼,笑道:“好事啊,终于有喜事冲一冲这近日来的阴霾。”

        秦渡无奈道:“你的生日也没来得及给你过,趁着爸爸结婚,给你好好过一过。”

        “我可不能抢了秦叔和蝶姨的风头,生日还是算了吧,我跟渺渺吃碗长寿面就算过了。”

        “这怎么能行?”秦渡不依,还想再说什么,“有电话打进来,我不跟你说了,阿渡哥哥再见。”话落飞快的挂了电话。

        她根本就没过生日的心情,虽然阴霾暂时过去,但未来,还有更大的阴霾等待着她。

        过生日干什么?提醒她十六年前纪澜衣如何辛苦的生下她跟渺渺吗?

        如果不是每年阿渡哥哥坚持,她一辈子都不想过生日,因为每次生日都会让她想起纪澜衣。

        她想到小时候,纪澜衣会用给她办生日宴会的名头邀请诸多名流,纪澜衣打扮的光鲜亮丽游走在众多名流之间,享受着追捧和仰慕,而她,则穿着华美的公主裙,如同一座完美的雕塑跟在纪澜衣身畔,接受着所有人的赞美,她如果礼仪上出现一点差错,事后便会换来纪澜衣的责骂,一场宴会下来,她笑的脸都僵了。

        她就像货物一样,被所有人评头论足,称斤少量,而她的母亲,则笑容满面的看着她的女儿究竟有多少价值。

        而渺渺,只能孤零零的呆在房间里,那些繁华与赞美从来不属于他,纪澜衣怎么会让他出现呢?一个聋哑的孩子,让她面子往哪儿搁?

        所以她拼命的努力,拼命的变得优秀,就是想让纪澜衣看到自己身上的光芒,能遮挡渺渺给她带来的污点,她便不会那么厌恶渺渺,渺渺在家里的日子也好过一点。

        宴会过后,她会让蝶姨煮一碗面,面里一定卧着两个荷包蛋,两个小小的孩子躲在房间里共同分享着一碗面,虽然简单,却是她们认为最好的,比那些山珍海味美味珍馐,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

        黑暗里,她们彼此相视而笑。

        “渺渺,生日快乐。”

        渺渺会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吻着她额头。

        涯涯,生日快乐。

        “你们两个竟然给我躲在这里偷吃?纪云涯,你长本事了,面条这种东西是你吃的吗?这是贱民才吃的东西。”

        纪澜衣闯了进来,发现了两人的秘密,劈手打破了那碗长寿面,她看到纪澜衣愤怒的指责,看到渺渺缩着肩膀害怕的瑟瑟发抖。

        “纪云渺,你毁了我还不够,还要毁了你妹妹吗?我告诉你,以后再让我发现你接近她,我就把你送走。”她吼再多,渺渺也听不到,他只是默默流泪,他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母亲会用那么愤怒厌恶的眼神望着他,如果天生残疾是他的错,那他确实罪无可恕。

        “你不准骂渺渺。”她义无反顾的拦在渺渺面前,挑战纪澜衣的威严。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纪澜衣眯起那双美丽的眼睛,危险一触即发。

        她也害怕,可她无法容忍渺渺被她骂:“是我主动来找渺渺的,你不要怪他,今天也是他的生日,你不让他过生日,难道让他吃碗长寿面也不可以吗?”

        纪澜衣冷笑连连:“他有什么资格过生日,一个重度残废,我能容忍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活着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他还想过生日?”

        话落拽着她就走:“以后不准和他接触,否则让我再看到一次,我就把他送走,你这辈子再也别想见到他。”

        挣扎间,她惊惶扭头,她看到渺渺隐忍的悲伤的泪水,他已经那么惨了,为什么还要面对这样自私阴毒的母亲?貌合神离的双亲,支离破碎的家庭,难以启齿的身世,渺渺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投生到这样的家庭。

        她唯一的幸运,就是渺渺人生里,最大的不幸。

        纪澜衣对她有多苛责,有多严厉,她都可以不在乎,她最无法容忍的,是纪澜衣对渺渺人格的侮辱,对他尊严的践踏,他甚至还没她曾经养过的那只波斯猫在她心底的地位来的重要。

        她对渺渺有多怜惜,对纪澜衣就有多恨。

        躺在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不知不觉眼泪滑落而下,滴落在手背上,有些灼烫。

        回到家里,她让厨房做了一碗面,很简单的家常面,上边浮着两个荷包蛋,色泽金黄,清香诱人。

        她拉着云渺的手从楼上走下来,把他摁在椅子上。

        渺渺看着面前的一碗面,有些疑惑的抬眸。

        云涯坐在对面,双手托腮笑道:“渺渺,今年的生日过的晚了,但我一直都记得,我们的长寿面,吃了,就可以长命百岁。”她握着云渺的手,温柔的说道:“我们要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渺渺眼眶有些湿润,瘪着嘴巴点点头。

        云涯将一双筷子递到他面前,“吃吧。”

        两人一起将一碗面吃完,彼此相视而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窝在房间的角落里共同分享一碗面的时候,味道不一样,可心情,十几年来,始终如一。

        “渺渺,十六岁生日快乐,以前的每一年生日我们都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年我们还要一起过,直到一百岁,你说好不好?”

        渺渺重重点头,然后起身,俯身吻在云涯额头。

        云涯闭上眼睛,嘴角勾着一抹温柔的笑意。

        涯涯,十六岁生日快乐,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

        因为梅菲财团的介入,云氏死灰复燃,股票在跌至谷点又遭反弹,很多财经学家和财经报纸纷纷露面,言国外财团的介入并不是好现象,褒贬不一。

        网上更多的是惊讶,梅菲财团稍有了解都知道这个公司的背景和地位,那绝对的世界霸主级,这样的超级财团为何独独瞄上了一艘快沉的破船,云氏究竟有什么魅力?

        但同时,对纪云涯这个国内最年轻的集团总裁除了羡慕嫉妒恨也没别的了,大写的牛逼,尤其是在发布会上的从容陈词,颇具领导风范,像她这个年龄的女生还在校园里情情爱爱,看人家,已经执掌一个大公司的沉浮,和国外超级财团合作了,这人生,不服不行啊……

        云涯又实实在在的火了一把,从此站在食物链顶端,完美到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出来。

        连嫉妒到跳脚的黑子也无从下手。

        人家纪云涯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没得黑。

        真正的集智商与情商与一体的国民级偶像,在这个女神已经烂大街的年代,只有一个人附和女神的定义,那就是纪云涯。

        而这个当口,秦叔也已经决定和纪蝶结婚,既然已经下定结婚,就不能再拖,否则纪蝶的肚子马上就要大了。

        婚礼征求纪蝶的意见,力求简单,只邀请了亲朋好友,在教堂里举行仪式。

        云涯看着镜子里一袭洁白婚纱清秀美丽的女子,温柔的笑道:“蝶姨,一定要幸福。”

        纪蝶抓住她的手,“小小姐,我好紧张。”

        云涯为她打理着头纱,笑道:“不用紧张,没来多少人,除了我和阿渡哥哥,就只有秦叔两个好友,你不想张扬,那就低调到底,可这样,到底委屈你了。”

        纪蝶摇头:“我不委屈。”看着镜子里的女子,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云涯看了眼窗外,今天不是个好天气,有些阴沉,心头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她早已经吩咐了常叔,今天的婚礼不能出任何意外。

        “时间到了。”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云涯回神,扶着纪蝶站起来:“我们走吧,别让秦叔等着急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