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241 兵者诡道 心狠手辣

241 兵者诡道 心狠手辣

        孟君辞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那女人看起来很年轻,长的也很普通,不过条个很顺,跟在孟君辞身后走进来,目不斜视,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

        云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云涯,还记得我们那天的约定吗?”孟君辞盯着云涯的脸,生怕她这几天去了医院检查,不过没有风声漏出来,看来还没去。

        云涯笑道:“自然是记得的,谢谢你还惦记着我。”

        “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嫂,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说着把那女孩拉出来,介绍道:“她叫应晨,是医学院的学生,她在校学习成绩很好,现在跟着一个老中医攒经验,自己也帮着人看病,别看她年轻,却已经有了丰富的坐诊经验,我考虑到你的身份,免得传出什么难听话出来,就把她带来了。”

        云涯拉着她的手,感激的说道:“你为我考虑的真周到。”

        是啊,考虑的真周到,云涯心头冷笑。

        应晨瞥了眼云涯,惊艳这个女孩的容貌,低声说道:“小姐,可以开始了吗?”

        云涯笑着点点头,坐下来,伸出右手,掀起衣袖,露出纤白的皓腕。

        应晨坐下来,伸手摸在脉搏处。

        孟君辞紧张的看着,希望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应晨皱了皱眉,抬眸看着云涯:“请问小姐这几天食欲怎样?”

        云涯一手落在胸口,蹙眉说道:“什么都吃不下去,尤其是油腻的东西,看到就反胃。”说到这里一阵恶心干呕,跑到角落的垃圾桶里吐了起来,早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应晨飞快看了眼孟君辞,给她打了个手势。

        孟君辞脸色白了白,袖下的手死死攥成拳头,盯着纪云涯的背影恨不得戳个窟窿出来。

        云涯站起来拍着胸口,面颊微白,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应小姐,我是不是生了什么重病?”话落泫然欲泣的说道:“你一定要告诉我真相,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承受的了。”

        “是啊,云涯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你就说吧。”孟君辞恨得要死,真的怀孕了,怎么可以

        应晨抿了抿唇,说道:“小姐的身体没有大碍,是因实邪壅盛于内,气实血涌,引起的慢性胃炎,我给小姐开副方子,用温水煎服,几日就可痊愈,另外小姐切记饮食清淡,少油腻腥甜。”

        云涯虚惊一场:“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怀孕了呢,要是这个时候怀孕,我跟晏哥哥就不得不结婚了,我这样年轻,传出去多不好听。”

        孟君辞心脏“咯噔”一跳,强撑着笑脸说道:“是啊,奉子成婚到底不好听,尤其是晏家这样的门楣,是会为人所诟病的,幸好是虚惊一场。”

        云涯抓住她的手:“阿辞,真的谢谢你了。”

        孟君辞咬碎了一口银牙,面上却笑道:“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

        应晨写了方子交给云涯,看着少女一双幽幽的眼睛,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安,赶紧移开目光。

        “你安心养病,我有空再来瞧你。”孟君辞带着应晨扬长而去。

        云涯眼看两人走了,随手就把方子扔进了垃圾桶,嘴角勾着一抹嘲讽的笑。

        经期怀孕都为滑脉,再加之她有意引导,自然让对方以为她怀孕了,傻子

        阿芸走进来,问道:“小姐为何要让孟小姐以为您怀孕了?您就不怕她传出去,给小姐的名声造成损害?”

        她不知道小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姐和晏颂少爷虽然也有过火的时候,但从未走到最后一步,而且小姐最近经期,怎么也不可能怀孕啊。

        云涯勾了勾唇:“她是不会说出去的,相反,还会瞒得死紧。”

        阿芸皱了皱眉,很快想通了:“孟小姐觊觎晏颂少爷,如果知道小姐怀孕了,小姐肯定会和晏颂少爷结婚,她就没有机会了,她接下来就会朝小姐的肚子下手,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阿芸越加不解了。

        云涯斜了她一眼,笑道:“不错,有长进了。”

        话落看了眼窗外,幽幽道:“兵者、诡道也。”

        阿芸还是一脸不解,跟不上小姐的脑袋瓜怎么办?

        云涯起身抚了抚裙摆:“走吧,去六婶那里串串门。”

        离开晏家,孟君辞斜眼看了应晨:“你确定?”

        应晨点头:“应该确定无疑。”心底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却想不起来。

        “什么叫应该?”孟君辞语气很不好。

        应晨垂下脑袋:“我确定。”

        孟君辞咬了咬牙,“你给我守口如瓶,稍后我会把钱给你打过去的,你要敢泄露半点风声。”孟君辞眼底划过一抹阴戾。

        应晨低声道:“我明白。”

        人是霍蝉衣找的,她信得过。

        她现在该怎么办?纪云涯真的怀孕了,应该瞒不了多久了,等庄曦月知道了,到时候订婚就变成结婚了,这不是她想看到的,而且这是晏家第一个玄孙,晏老爷子的重视可想而知,到时候纪云涯的地位就稳了。

        她要悄无声息的把这个孩子杀了。

        想到自己这个想法,她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她也变的这么心狠手辣了,但她没有选择,她必须要这么做。

        如果没有纪云涯,和晏颂订婚的就是她,如果这么孩子没了,纪云涯伤了身子再不能怀孕,晏家还能再接受她吗?到时候她再求求姑姑,她就有机会了。

        “有没有无声无息让人流产的方法,还能伤了身子,让人终身不孕。”孟君辞语气有些狠戾。

        应晨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个女孩能这么狠,静默了一瞬,说道:“有。”

        “六婶近日的气色看着很好,人也精神了许多,是有什么好消息吗?”云涯笑吟吟道。

        两人坐在阳光下晒暖,苏玉闻言一手落在小腹上,轻声道:“我和阿坤结婚三年了。”

        云涯目光微眯:“感情好的让人羡慕。”

        苏玉笑着瞥了她一眼:“你呀,阿颂把你疼到了心尖上去,你还有脸说我?”

        云涯嘟了嘟嘴:“他最近很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别跟我提他了。”

        “男人还是要有事业的,阿颂前途无量,你以后光跟着享福了,不像我家阿坤,高不成低不就,哎。”

        “但是六叔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啊,一般的女人哪儿有这种福气,你看四叔和四婶,四叔常年在军中,哪儿有时间陪四婶。”

        想到两人最近在闹离婚,看来夫妻常年分居也不好,苏玉心想自己应该知足。

        “我跟四嫂不能比,四嫂当初嫁给四哥的时候,受了不少委屈。”说到这里笑了笑,岔开了话题:“对了,你跟我讲讲江州,我最喜欢南方,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去看看,那里是不是温暖如春。”

        云涯就跟她讲江州的风土人情,苏玉听的很认真,心生向往:“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这时一个五六十的老妇提着食盒走过来,看到苏玉坐在廊下,快步走过去:“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坐在这儿吹风,着凉了怎么办,赶紧跟我回屋里去,怎么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想到旁边还有人,赶紧住了嘴,对云涯笑道:“纪小姐也在这里啊。”

        云涯礼貌的起身,“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六婶,我有时间再过来找你。”

        “那你慢走。”

        等云涯走远了,苏玉无奈的说道:“季妈,我没事的。”

        “那怎么能成,三奶奶让我好好照顾你,可千万不能马虎了,三奶奶可做梦都等着抱孙子呢。”说着搀扶着苏玉走进去:“厨房熬得鸡汤,夫人赶紧趁热喝了吧。”

        苏玉摸着小腹,无奈的笑了。

        李笑笑这两天经常来,变着花样的给云涯送吃的东西,有时候是甜点,有时候是补汤,云涯一概收下,有时候还当着她的面喝几口,不过外人在的时候李笑笑通常不上来,厨房的人都知道她巴上了纪小姐,背后说什么难听话的都有,李笑笑一概不予理睬。

        李笑笑吃住都在晏家,但她有个正在上大学的弟弟,她这个弟弟不学无术,只会伸手管李笑笑要钱,李笑笑一个月工资就那么点,哪儿够他挥霍。

        “不是刚给过你钱,你怎么又来了?”李笑笑看着面前的青年,脸色难看的说道。

        “学校要交考研的报名费还有资料费,我不找你要找谁要?”青年斜着眼说道。

        生怕被人看见,李笑笑咬牙:“说吧,这次要多少?”

        “三千。”女朋友不小心怀孕了,他得带着人去打胎,要不然那贱人会宣扬的满学校都知道,到时候他肯定得被学校开除,三千除去医药费护工费根本就剩不了多少。

        李笑笑立刻跳了起来:“怎么这么多?”

        “你到底给不给,给点钱磨磨唧唧的,不想给就直说,咱妈临死前让你照顾我,你还有没有良心?”青年恶声恶气的说道。

        “我要没良心你早饿死了。”李笑笑气恨道:“我看你给我学个什么出来,等着,我去拿钱。”话落转身从侧门钻了进去。

        青年抖腿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宅子,啧啧赞叹,这地段,得多有钱啊。

        他姐在这么有钱的人家里做工,还老跟他哭穷,骗谁呢。

        李笑笑上个月的工资都拿去给弟弟了,谁知他就是个吸血鬼,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法,她平常还喜欢买化妆品,哪里有钱给他,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一时犯了难。

        “笑笑,在吗?”门外响起翠嫂的声音,李笑笑赶紧走过去打开门:“是翠嫂啊,找我有什么事?”

        “大奶奶想吃你做的糯米圆子,厨房谁都做不出你那个味儿,我听厨房说你今儿休息,就过来找你。”

        李笑笑笑道:“我现在就去做。”

        翠嫂拉着她的手。“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李笑笑叹了口气:“还不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

        翠嫂听她说了,立刻道:“你怎么不早说,这钱我先借给你,等你有钱了再还我。”

        “这怎么能行。”李笑笑婉拒道。

        “我一个老婆子,无儿无女,要这些钱也是躺在银行生利息,还不如借给你解你燃眉之急,你就别推辞了,不过要跟我写个借据,我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让你安心。”

        李笑笑点点头:“太谢谢你了翠嫂。”

        李笑笑拿了钱数了两千给李振兴,“只有两千,多了没有。”这些年都是她把这小子胃口给养大了。

        李振兴脸色很难看:“我要三千。”

        “我也没钱了,这两千还是我跟人借的。”

        “那你就不能多借点儿?”

        “李振兴,你别得寸进尺,否则这两千也没有。”

        李振兴把钱揣兜里,“行行行,有总比没有强,你在晏家干活,就没有什么奇遇?”话落目光在李笑笑脸上转了一圈,这个姐姐长的很漂亮,这家就没有哪个男人动心?

        身份低,嫁不进去,但当个情妇还是可以的吧,到时候他也能横着走了。

        李笑笑冷冷剜了他一眼,“你瞎想什么,赶紧滚吧。”话落关上门走了进去。

        她是想,可那也得徐徐图之。

        “切,装什么装,高中的时候就被人破处儿了,现在给我装起来了。”李振兴拿着钱走了。

        李笑笑亲自做了糯米圆子给大奶奶送去,大奶奶吃了几口就搁下了勺子,揉了揉眉心。

        翠嫂给她捏着肩膀,“奶奶在担心什么?”

        “明珠的脸成了那个样子,我该怎么给大哥交代?哎,说来都是我的错,早知道就不让她来了,那个纪云涯真是可恶,明珠的存在碍着她什么眼了?竟然下如此毒手。”

        “奶奶放宽心,明珠小姐的脸医生说有救的,再说了,那纪云涯不过是个弱女子,奶奶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何须多虑?”

        “我是怕脏了自己的手。”

        话落像是才想起屋子里还有个人,摆了摆手:“行了,你出去吧。”

        李笑笑眸光闪了闪,转身走了出去。

        两人使了个眼色,翠嫂走了出去。

        “刚才的话你就当没听到。”翠嫂警告道。

        “我知道。”李笑笑谄媚的笑了笑,凑近她:“翠嫂,其实我最近跟那个纪小姐走的很近,别看她看起来温柔,其实最是虚伪,我早就看不惯她了,有心替大奶奶效力,翠嫂还请指条明路。”

        翠嫂瞟了她一眼:“说的这是什么话,纪小姐是晏家未来的少夫人,你在背后妄议她,安的什么心,以后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撕烂你的嘴。”

        嘴上厉声说道,眼底却满是笑意,“好了,回去吧,以后要安分守己。”

        “是。”李笑笑转身,眼底划过一抹冷笑。

        “文雍,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冯黛看到走进来的男人,惊讶的说道。

        遂即看到他冷沉的脸色,身上似乎压抑着巨大的怒气,担忧的走过来:“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叶文雍目光冷冷的看着她,“你做的好事。”

        冯黛一头雾水,“你发什么脾气?”

        心底也来了气,夫妻几十年了,宁子衿还在这里,他竟然给她气受,让她面子往哪儿搁?

        叶文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贱人,你背着我勾搭男人,翅膀硬了啊。”

        冯黛被打懵了,这个男人竟然打她,她不可置信的抬头:“你打我?”

        宁子衿也吓了一跳,快步走过来:“爸,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你亲口问问你这个好妈妈,到底是不是误会?”

        叶文雍都要气疯了,他是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女人背叛他,是决计不能忍受的,问他为什么这么确定,因为照片里的人是赵振东,这个男人他再熟悉不过,三人都是大学同学,当时赵振东是学校有名的才子,曾大胆追求过冯黛,所有人都以为冯黛会答应,没想到冯黛拒绝了,转头就和他在一起了,当时他还颇为自豪来着,却是没想到,这个贱人竟然背着他偷偷和赵振东在一起,他头上顶着一片草原。

        宁子衿后退了一步,拧眉问道:“妈,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爸爸如此震怒?”

        冯黛咬牙:“我哪儿知道,叶文雍,你要不给我个说法,我今天跟你没完。”

        叶文雍冷笑:“你要说法,好啊,我给你。”

        这是叶枫快步追进来,“爸,你冷静点。”看冯黛瘫坐在地上,赶紧走过去扶起她,到底是亲妈。

        冯黛紧紧抓住叶枫的手臂,哭道:“你看你爸,回来什么都没说,直接扇了我一巴掌,我到底做错什么事了让他如此对我,这么些年我为你生儿育女,为你料理家事,让你在商业上打拼没有后顾之忧,你现在站稳脚跟了就厌弃了我这个糟糠之妻,你说是不是在外边有了狐狸精?”

        她心底有些不详的预感,因此决定先发制人。

        叶枫看着冯黛,喉头滚动了一下:“妈,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爸的事情?”

        冯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枫:“枫儿,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爸的事情?”

        叶文雍冷笑:“把证据给她。”

        叶枫抿了抿唇,将一叠照片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冯黛手指颤抖的接过照片,越看越心惊,这是她和赵振东见面的照片,她靠在赵振东怀里,赵振东一脸柔情,特别容易让人误会。

        冯黛忽然就把照片给撕了,“这是假的,合成的,有人要陷害我,我跟赵振东早就没有联系了,你要相信我。”

        叶文雍厌恶的拂开她伸过来的手:“别碰我,你现在让我恶心,以为这样说我就会信了吗?这么多年,我早看清你是个什么人了。”

        “爸,你再给妈一次机会吧。”叶枫开口说道,“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冯黛摇头:“不是的,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要认,枫儿枫儿你相信我,这照片是假的,是别人要陷害我。”她眼角瞥到宁子衿,正看到宁子衿嘴角还未散去的笑意,忽然指着她说道:“是宁子衿,是她要陷害我,一定是她,宁子衿,我可是你婆婆,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陷害我,不就是生不出孩子吗?我以后不为难你了行不行?”

        宁子衿震惊的摇头:“妈,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不能为了撇清自己就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啊。”背对着叶文雍和叶枫,宁子衿眼底满是挑衅的笑意。

        “是你,一定是你,你个小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底想的什么。”冯黛被刺激到了,忽然就朝宁子衿冲去,宁子衿慌忙后退,却一脚踩了个空,眼看就要往地上摔去。

        “衿衿。”叶枫大吼一声,飞快跑过去将宁子衿捞在怀里,抱着她转身,侧脸被冯黛的指甲抓破了,两人滚落到地上,叶枫用背当靠垫,宁子衿压在了他身上。

        冯黛愣住了,下意识走过去:“枫儿,你没事吧。”

        叶枫没看她一眼,担忧的看着宁子衿,焦急的说道:“衿衿,你有没有事?”

        宁子衿摇摇头,看着叶枫脸上被指甲抓出来的伤口,心底恨透了冯黛。

        叶枫小心翼翼的扶着宁子衿站起来,刚才他要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叶枫冷冷的看着冯黛:“妈,事情是你做下的,你不认没关系,但你不能把脏水往衿衿身上泼,衿衿连大门都没出过,她怎么可能拿这些照片陷害你?身正不怕影子歪,你如果真的没做过,又怕什么?”

        冯黛看着偎依在叶枫怀中,眼底闪烁着笑意的宁子衿,恨的咬牙切齿,整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宁子衿,你有种!

        她知道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了,这父子俩是不会相信她的,索性也不解释了。

        “看在两个孩子的面子上,我不会跟你离婚,但我怕丢人,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待在家里好好反省,要是再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我打断你的腿。”叶文雍一甩袖子走了。

        叶枫抱着宁子衿去了楼上。

        冯黛孤零零的站在客厅,忽然笑了起来:“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楼上,叶潇潇透过门缝看着楼下的动静,嘴角勾着一抹讥诮的笑。

        以为这就完了吗?

        冯黛下午的时候收到一份快递,虽然有叶文雍放话出来,将她软禁在家里,但她这么多年掌管叶家也不是吃素的。

        管家把快递送到她手里:“夫人,先生派了两个保镖过来,说是要看着夫人。”

        冯黛冷笑了一声:“叶文雍,这么多年我果真看错你了。”

        冯黛打开快递,是一份资料还有几张照片,全部看完,她气的把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全都扫到地上,“叶文雍,你瞒得我好苦。”

        叶家此刻已是翻天覆地,没人有心思再想起纪云涯。

        期末考结束了,晏星蹦蹦跳跳的踏进了西暖阁:“云涯姐姐,我这次一定会考好,我有预感,我一定会超越宋锦纹的。”

        其实她没跟云涯说,她被宋锦纹激的跟她打了个赌,要是她这次成绩能超越宋锦纹,宋锦纹当着全校人的面给她道歉,而且替她做一个学期的值日,反之亦然。

        宋锦纹附在她耳边得意的笑:“放心,我会放水的,不会让你输的太难看,怎么说也要给晏家三分薄面呢。”

        她握紧拳头,倔强的说道:“我一定会超越你的。”赢得满堂哄笑,人人都笑她不自量力,蚍蜉撼树,她却被激起了斗志。

        “嗯,那恭喜你了。”云涯笑道。

        云涯的辅导很有成效,她自己有感觉,就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似得,大脑一下子就清明了,那些平素明明看着很难的题,做来游刃有余。

        晏星等通知的这段时间,天天往云涯这儿跑,说着外边的趣闻:“你不知道吧,叶家夫妻俩互相揭短,叶夫人出轨,而叶文雍跟自己堂妹**,啧啧不知道闹得有多厉害,盛华集团虽然封了络,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人人都知道了,都看夫妻二人的笑话呢,而且叶夫人亲自向检察院检举自己丈夫偷税漏税,叶文雍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你说夫妻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意思?”

        晏星的嘴啪嗒啪嗒说个不停,八卦小能手,最近发生了什么绯闻八卦,简直是如数家珍。

        “还有啊,你知不知道萧家啊?”晏星说着看了眼四周。

        云涯柳眉微挑:“萧家?庄姨上次带我去参加慈善拍卖会的那个萧家吗?”

        “没错,就是这个萧家,你知不知道,萧保康曝出来一个私生女,萧夫人要气死了,而且这个私生女在娱乐圈很有名的,你猜猜是谁?”说着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期待。

        云涯想了想,无奈道:“娱乐圈那么多女星,我怎么知道是谁?”

        晏星瞪了她一眼,颇有种你太跟不上潮流了的意思:“最近大火的笑江湖看过没有?”

        云涯摇头。

        晏星无语望天:“你整天都干啥,这么火的电视剧都没看过,笑江湖的女主角萧紫苏,就是她,我说呢演技差的要死,全剧抠图还拿大头,原来是背后有金主儿,萧保康这么捧她,也不知道贪了多少钱。”

        “你说这些当官的,怎么总是搞出来小三私生女啊,他因为作风问题也被检察院的人带走调查了,我看萧家也要完了,哎,这些人啊,不作就不会死,萧灵儿跟七叔还有婚约呢,不知道还会不会出现变故。”

        云涯温柔的笑了笑:“谁知道呢。”

        没有人知道,这两家的出事,她才是那个背后的推手。

        “你说萧灵儿脑子是不是秀逗了,怎么会看上七叔?七叔除了长的帅了点,整个人烂到根去了,整天就知道流连花丛,早晚染病,我跟你说,当年可没女人嫁给七叔,甚至谈到他的名字都令人闻之色变,后来是萧家主动上门提亲的,想着七叔这名声,娶媳妇难啊,四奶奶就做主给七叔定下了这门亲事,你说这萧灵儿到底看上七叔什么了?我小时候可是见过萧灵儿的,长的漂亮,又温柔得体,比她妹妹萧宝儿强多了。”

        晏星捻了颗酸梅塞嘴里,酸的眉眼都眯了起来:“听我妈说,萧灵儿明天就登门了,说是来拜访太爷爷,其实就是提跟七叔的婚事,现在萧家出事了,更是要牢牢抱紧晏家这个粗大腿,明天就热闹了,我估计晏家还不敢拒绝,毕竟七叔再不娶老婆,这辈子就真的娶不到了哈哈。”语气颇有些得意忘形。

        “可惜啊,我明天要去学校领通知书,看不到这一幕了,云涯姐姐你看了到时候告诉我。”

        云涯不爱凑热闹:“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萧夫人果然带着萧灵儿登门了,萧夫人看起来有些憔悴,眼角皱纹都冒出了几条,足以见得这几天被那个冒出来的私生女折磨的够呛。

        彼时云涯和庄曦月还有孟淑景陆玉珂陪着老爷子,正在闲话家常,管家就领着两人进来了。

        云涯第一次见到萧灵儿,只觉得眼前一亮,女子二十四五的年纪,穿着橘色斗篷大褂,裹在黑色笔筒裤里的腿修长笔直,长发扎了个马尾,鹅蛋脸,柳叶眉,肤色白净,长的相当漂亮,气质更是如空谷幽兰,令人闻之心醉。

        女子目光沉静,优雅得体,跟在萧夫人身后进来,跟众人一一行礼,云涯注意到她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握紧,勾了勾唇。

        看来她也没表现的那么冷静。

        “萧大小姐多年未见,出落的越发动人,我看着都喜欢的紧呢。”孟淑景笑着说道。

        “大夫人谬赞了,不过蒲柳之姿,实在当不得夫人如此夸赞。”萧灵儿的声音也是很好听,态度十分谦恭,又不会给人太过卑微的感觉,恰到好处,令人心底很舒服。

        “看看这小嘴,说的多甜啊,萧夫人萧小姐快坐,管家,去将四奶奶和七爷喊过来。”

        管家应是去了。

        萧夫人拉着萧灵儿坐下来。

        看着上首的老爷子,“我今儿来,是为了灵儿和南归的婚事,灵儿如今学成归国,年龄也大了,拖不得了。”

        老爷子朝萧灵儿招招手:“丫头,过来。”

        萧灵儿乖顺的走过去,蹲在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看着她,叹道:“多俊的丫头,配我们家老七委屈了。”

        萧灵儿柔柔笑道:“不委屈。”

        说话间,裴英挑帘走了进来,先是给老爷子问安,然后看向萧夫人:“萧夫人,你来了。”

        萧夫人站起来笑道:“这大冷天的让您亲自出来,是我的不是。”

        裴英走过去拉住她的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这话就见外了。”话落看向萧灵儿,笑道:“这就是灵儿吧,比几年前更漂亮了许多,也沉稳了,不错。”

        萧灵儿娇羞的垂下脑袋,目光望向门口方向,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他、没有来吗?

        裴英将萧灵儿的神色尽收眼底,笑道:“老七那个混不吝的,昨晚不知道又去哪儿喝酒去了,一早找不到人,我已经派了人去找了。”

        萧夫人眼底划过一抹怒意,这个晏七,实在太过分,要不是灵儿求着她,她是不可能让她的灵儿嫁给这样的男人,而且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的。

        勉强维持着笑容,随着时间越等越长,萧夫人终于坐不住了,“四夫人,晏七不在,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这桩婚事是四年前咱们亲自定下的,信物我今儿带来了,我们灵儿拖不得了,我就问一句,晏家对这桩婚事是什么态度?”

        裴英含笑道:“婚事自然是作数的,灵儿这么好的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婚期等我拟个黄道吉日,亲自给您送过去,只是这婚礼不是马马虎虎就能办好的,我也不想委屈灵儿这孩子,我在这儿就给您表个态。”话落看向老爷子:“老爷子,您说是吗?”

        老爷子点点头:“是这个理儿,灵儿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能亏了她。”

        萧夫人这才松了口气,只要晏家认一切都好办,虽然萧保康现在出事了,但她平时悉心经营名声,并没有牵涉到她,但她不能不为两个孩子考虑,晏七混归混,但晏家却是个可以为灵儿遮风避雨的大树。

        得到满意的答复,萧夫人起身告辞,裴英要挽留她用午饭,萧夫人推脱家里还有事,带着萧灵儿扬长而去。

        裴英站在原地眯了眯眼,“七爷呢?”

        “昨晚喝多了,睡在了会所,找了头牌。”身后有人回道。

        裴英冷哼了一声:“告诉他,准备一下,跟萧灵儿结婚。”

        保证他马上酒醒。

        “看来家里最近要热闹起来了。”庄曦月笑道。

        “先是你跟阿颂的订婚,然后是晏七的婚事,指望他结婚后能安生下来,别再拈花惹草的。”庄曦月语气不无嫌弃。

        云涯想到萧灵儿的模样,这样的女子,为何看中了晏南归?遂即笑了笑,感情一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而且她后来仔细想了想,这个晏南归虽然风流的人憎鬼厌,但云涯却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人人都戴着一层面具,但这个晏南归,戴的面具兴许连他自己都忘了。

        这时一阵疯狂的大笑声传来,云涯还以为谁疯了呢,只是这笑声,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只见一道旋风刮过来,云涯被抱了个满怀,瞬间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云涯姐姐我简直太崇拜你了,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我拿到了年级第一,我超越了宋锦纹,你知不知道今天领成绩单的时候她脸色有多臭,还指责我的作弊,哈哈哈哈老师把卷子调出来,全校没一个人作对的题我都做出来了,谁还敢说我是抄袭,云涯姐姐我太爱你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姐,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晏星叽里呱啦听的云涯脑子发懵,还是庄曦月无奈的拉开她:“你这孩子,把你云涯姐姐都吓住了。”

        晏星“啪唧”就在庄曦月脸上亲了一口:“三婶你真是太有眼光了,挑中云涯姐姐当你的儿媳妇,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云涯姐姐更配大哥了,我更佩服你。”

        庄曦月骄傲的扬眉:“那是。”

        孟淑景随后走过来,看晏星跟个疯子似得,喝道:“星儿,你在干什么?”

        晏星看到孟淑景,大叫一声妈就扑了过来,把成绩给她看,孟淑景看着全优的成绩,惊讶的看了眼晏星,这女人什么水平她比谁都清楚,这是忽然开窍了?

        “嘿嘿怎么样我很厉害吧,我跟你说,我可是打败了不败神话宋锦纹,你是不知道在我们学校引起了怎样的轰动,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上台领奖,老师问我怎么会进步这么大,我非常自豪的说我的秘密武器是因为我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辅导老师,而且这个人都认识,就是我未来大嫂纪云涯啊。”晏星激动的吐沫横飞。

        云涯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这个晏星,大嘴巴到处说,她又要出名了。

        后悔给她补课了怎么办?

        不过看到晏星兴奋的模样,嘴角微勾,还蛮可爱的,说到底,只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