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314 臭味相投 独善其身(一更)

314 臭味相投 独善其身(一更)

        “老三啊,这么多年来,晏家多亏了你啊,我心里都明白的,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人……你是咱晏家最有出息的,以后我们就都指望你了……。”晏国柏喝多了酒就开始叨叨起来。

        晏南陌不动声色。

        “这位是韩先生,现在在审计局工作,我跟他爸啊……可是过命之交。”

        晏国柏指着对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说道。

        那人笑着朝晏南陌点点头,眼底偶尔划过一抹精光。

        过命之交?狐朋狗友还差不多。

        “晏先生,我敬您一杯,以后还要您多多提携……。”说着举起酒杯朝晏南陌晃了晃。

        晏国柏使了个眼色,伺候在一旁的女佣立刻给晏南陌的酒杯里满上。

        晏南陌看了眼酒杯,再看坐在对面的两人。

        韩兵含笑道:“晏先生,难道您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吗?”

        “老三,不过是一杯酒,给四叔个面子。”晏国柏说道。

        晏南陌端起酒杯,笑了笑:“这个面子,自然是要给的……。”

        说着作势端起酒杯,晏国柏眯起眼睛看着。

        “四爷……。”一道娇媚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晏国柏蓦然扭头看去,韩兵也被这道声音吸引了目光,顺着看过去。

        一个容貌娇媚的女子走了进来,当真是人比花娇,韩兵的目光噌的就亮了。

        晏国柏蹙了蹙眉,“你怎么来了?”转头再看,见晏南陌酒杯已空,眉梢得意的挑起,起身去搀扶李笑笑。

        “三爷也在啊。”李笑笑看到晏南陌,礼貌的问好。

        晏南陌眸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态度疏离。

        李笑笑也不在意,笑着在晏国柏身边坐下来。

        “夫人雅致温存,四老爷好福气。”韩兵不动声色的吹捧。

        晏国柏搂着李笑笑的肩膀,很开心的笑起来。

        “我来给你们斟酒。”李笑笑说着接过女佣手里的酒壶,轻轻给每个人的酒杯中注满。

        正要给晏南陌倒的时候,晏南陌一只手盖在酒杯上,淡淡道:“不用了。”

        李笑笑委屈道:“三爷,您给个面子嘛……。”

        晏南陌冷声道:“我不胜酒力,还是莫要浪费了这极品茅台。”

        李笑笑撇了撇嘴,委屈的瞅了眼晏国柏,眼神仿似在说,好个不解风情的臭男人。

        晏国柏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向晏南陌“老三,你什么意思?是对我不满意还是对笑笑不满意?”

        “四叔多虑了……。”

        “想必三爷是真的不胜酒力,是我小题大做了……。”李笑笑劝慰道。

        晏国柏面色不虞,但也没再说什么。

        见另一个陌生的男人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往自己身上瞟,李笑笑眼底划过一抹厌恶。

        晏南陌忽然伸手捏了捏眉心,蹙了蹙眉。

        “老三,你怎么了?”晏国柏关心的问道。

        “没事……。”晏南陌淡淡道。

        “快,给老三倒茶,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差了,才一杯就受不了了,早知道刚才就不逼你了……。”晏国柏叹息着说道。

        女佣立刻提着茶壶走过来,准备给晏南陌倒茶。

        “我来吧。”李笑笑自然而然的接过来。

        女佣下意识看了眼晏国柏,晏国柏轻轻摇了摇头,女仆抿了抿唇,退了下去。

        李笑笑给晏南陌的茶杯里倒上茶水,温柔的说道:“看来我刚才真的误会三爷了……。”

        却一不小心,把茶水撒到了晏南陌身上,茶水不是多烫,但也把晏南陌浅灰色的大衣上烫出一块痕迹来。

        李笑笑赶紧缩回手,拿着帕子就去擦:“对不起三爷……我……我不是故意的……。”

        晏南陌拂开她的手,淡淡道:“没事。”

        “我陪您去冲洗一下吧,这么高档的大衣,要是落了颜色就可惜了……。”

        晏国柏立刻道:“你身子不便,还是让佣人陪着一起去吧。”说着招手喊来等候在一旁的女佣,“你陪着老三。”

        女佣点头应是,扭头看向晏南陌。

        晏南陌蹙了蹙眉,什么也没说,站起身准备离开,只是刚站起来,身子猛然晃了一下,手掌撑着桌面才不至于让自己倒下。

        “老三……。”晏国柏担忧的喊道。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晏南陌勉强笑了笑,转身朝外走去,女佣立刻小跑着跟上去,伸手想去搀扶他,却被对方不动声色的推开。

        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拐角,晏国柏无奈的看了眼李笑笑:“你啊,就是改不了冒冒失失的毛病,这次是老三不跟你计较,以后注意一点。”嘴上这样说,心底却是松了口气。

        “我知道了。”李笑笑老老实实的认错,这态度更是赢得晏国柏的心。

        期间韩兵目光一直在关注着李笑笑,他做的不露声色,却瞒不过李笑笑的眼睛,心底厌恶,面上却含羞似怯的瞥了眼对方,那一眼风情无限,令韩兵有些目眩神迷,狠狠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位先生有些眼生,是四爷您的朋友吗?”李笑笑含笑问道。

        晏国柏答道:“是我老朋友的儿子,姓韩。”其他的也不想多做介绍。

        “原来是韩先生啊,失敬失敬……。”说着端起水杯,含笑道:“我现在身子不便,只能以茶代酒了,希望韩先生不要介意。”话落一饮而尽。

        “好,夫人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话落笑了笑,端起酒杯仰头灌了下去。

        李笑笑拿着帕子轻轻擦着嘴角,“我身子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

        晏国柏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那就赶紧回去休息,有什么想吃的就吩咐厨房,我晚点回去陪你。”

        李笑笑温婉的点头,临离开前,朝韩兵瞥过去一眼,那一眼魅惑风情,暗送秋波,韩兵瞬间福至心灵的读懂了对方眼神里的含义,按压下心底的激动,再看坐在对面的男人,老了的晏国柏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女人的地方,一只脚踏进棺材板的老男人,他心底嘲讽道,怎么可能满足得了那样如花似玉的美女?

        晏国柏完全不知道面前这人心底在想什么,重新给他倒满酒,说道:“再等等,老三现在出了事儿,心情不好,等风头过去,我再找他好好聊聊,他还是卖我四叔这个面子的。”

        韩兵恭谨的说道:“谢谢晏叔,肯为我的事情如此忙活,我先干为敬,祝您喜得贵子长命百岁。”

        晏国柏哈哈大笑起来,韩兵的话戳中了他的心窝,笑的合不拢嘴起来:“好好……。”

        两杯酒下肚,韩兵就起身:“我去趟卫生间,晏叔稍等。”

        话落走了出去。

        晏国柏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想到惦记了很久的美人儿马上就要被自己压在身下,激动的哼起了小曲儿。

        韩兵踏出正厅,就见一道曼妙的身影立在花丛后,朦胧婉约,引人无限遐想,咽了口唾沫,立刻寻了过去。

        那人扭头瞥了他一眼,正是令他血脉喷张的媚眼,然后掩面疾走,穿过垂花门,身影消失了。

        他立刻循着一路幽芳追上去,见她进了一间房里,警惕的扫了眼四周,这才发现这里十分荒僻,院子里长着不少杂草,看来平时无人踏足这里,另外又赞叹起对方的细致,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这样想着,他检查了一下自己,摸了摸头发,正了正领带,还很细心的在嘴里含了块薄荷糖,这才走了进去。

        刚推开房间门,他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一道窈窕的身影背对着他的方向站在床前,他搓了搓手,激动的迎过去:“美人儿……。”

        那人却灵巧的往旁边一躲,让他扑了个空,“别闹……。”

        “上来就切入主题也太没意思了些,不如我们玩个游戏如何?”女子娇媚的声音勾的人心底痒痒的。

        “玩游戏?我最喜欢这个了……。”

        女子绕到他身后,抽出一根黑丝带蒙在他的眼上,在他耳边呵气如兰:“我们玩捉迷藏如何?如果你能捉到我……我任你处罚,但如果你捉不到我……那就要受到惩罚了哦……。

        男人抬手摸着女人的手,滑腻腻的,令他心驰神摇起来,“什么惩罚?”

        “当然是……让你欲仙欲死的惩罚了。”伸手一推,将男人推了出去,咯咯娇笑了两声,男人稳住身子站稳,伸手往空气里摸了摸:“藏好了哦,可别让我找到了,否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呢。”语气极尽暧昧。

        李笑笑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冷意,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看了眼某个方向,只见窗口,忽然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手里提着个昏迷的女子,就像拎小鸡似的那么轻松,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那眼神冷到令她仿佛被千年寒潭所包围,脑子一阵空白,双膝发软,恨不得跪在她脚下。

        对方越过她,大步朝床上走去,那男人还在四处乱摸,差点摸到那个女人时候,那人轻轻挥了挥手,惊奇的一幕发生了,一百好几的男人就像是被一阵风扫到似得,轻轻松松就飞了出去。

        眼看就要撞到墙壁上,李笑笑惊恐的睁大双眼,又见那个女人忽然凌空张开五指,男人的身体就在即将撞上墙壁的那一刻,像是被什么力量牵扯了一般,忽然直直的摔在了地上,因为缓解了下降的冲力,男人并没有摔得多狠,立刻就爬了起来,呲牙咧嘴的笑道:“真是越来越好玩儿了,美女,我来了……。”

        女子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女人扔到床上,是毫不留情的扔下来,就仿佛对方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物品般。

        然后她看到女子手指强硬的掰住那个女人的下巴,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打开,倒了一粒药丸进她的嘴里,药丸入口即化,昏迷的女人捂着喉咙在床上滚了几下,很快脸色发红,发出了可耻的呻吟声。

        李笑笑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沫,这药的功效不用多想,同时再一次为对方的手段所折服,心底一阵后怕,又有些庆幸。

        辛亏她及时醒悟,否则跟对方作对,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目光阴毒的望向大床上双颊嫣红的女子,眼底划过一抹鄙夷,她虽然不喜欢晏国柏,但她绝对不会容许任何女人惦记他,想想也不可以。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这个女人把晏国柏勾到手后,晏国柏便会弃她如敝履,再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个男人有多喜新厌旧、薄情寡性……

        为了孩子,更为了她的荣华富贵,她不能让任何女人有机可乘。

        更何况,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女子扭头瞥了她一眼,她立刻心领神会的点头,绕到韩兵身后,捏着嗓子笑道:“我在这儿……快来抓我啊……。”

        扭头往大床方向跑去,引着男人追过来。

        她往大床上一滚,男人一下子扑了上来,她敏捷的往旁边一滚,就看到男人扑到了一具软绵绵的身体上。

        男人舒服的叹出声来,大手在女人的身上摸来摸去,女子嘴里发出的声音更是刺激了他……早已失去神智的女子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干嘛了,一切凭借着本能。

        “md……没想到这么骚……不过不得不说,真tm是个尤物啊……。”男人喟叹道。

        李笑笑缓缓踩在地上,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冷眼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嘴角勾着冷毒的笑意。

        好好享受这一切吧,千万不要太感谢我。

        忽然,她感觉后背一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揪住衣领,双脚离地,眼前世界模糊。

        等她双脚踩在地上,晕乎乎的脑子缓缓平定下来,这才抬眸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人。

        浑身充满着冷酷的气息,仿佛一柄打磨锋利的绝世宝剑……令她的心,不由自主的一颤,双腿开始打摆子……

        “接下来的事情,知道该怎么做了吗?”连声音都冷到不掺杂丝毫感情,机械般麻木而冰冷。

        她先是摇头,见对方眼神更冷了几分,立即又点头。

        “愚蠢的女人。”对方冷冷吐出几个字,忽然转身,一眨眼就消失了。

        李笑笑虚脱了般靠在墙壁上,抬手抹了把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额头上已经沁满了冷汗。

        深呼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眸光从仓惶到坚定,她双手紧握成拳。

        事已至此,没有后悔的余地,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想到这里,她抬手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手落在小腹上,轻轻拍了拍,深吸口气,这才抬步离开。

        “晏叔叔,现在您明白了吗?”云涯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轻声慢语的说道。

        晏南陌一双眸子冷沉如冰,他明白,他一直都明白的,但他一直在自欺欺人,毕竟是自己的家人,他也不想走到那一步,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死心,他一直以为的亲人,竟然一个个包藏祸心,恨不得他死……

        云涯看到晏南陌冰冷又痛苦的神色,暗暗叹了口气,这晏家都是些什么人啊,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什么龌龊手段都使得出来,如果晏叔叔倒下了,呵呵……他们以为能独善其身吗?

        不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些人,早晚要为自己的愚蠢和自私而付出代价的。

        “云涯、这次多亏了你……。”晏南陌伸手捂着脸,压抑的声音透出。

        “晏叔叔,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让小人得逞。”云涯安慰道。

        心底也是狠毒了晏国柏,这老不死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裴英臭味相投,怪不得走到一起去,只会下药陷害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但是这次,真的是恶心到她了,想要通过陷害晏叔叔跟狄白露通奸而达到什么目的?

        使他名声受损?仕途尽毁?还是使他们夫妻离心、分崩离析?

        不管是什么目的,这手段,都真真切切的恶心到她了。

        “四爷爷没这么大胆量,我们要警惕他背后的人,晏叔叔,政治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也不敢妄加揣测,您一定要小心,再不能被这样的人牵着鼻子走。”

        晏南陌点点头,手指暗暗握成拳头。

        “叔叔还是要跟你说一声谢谢,但是……有一件事晏叔叔要请求你……。”

        云涯眨了眨眼睛,俏皮的笑道:“是要对庄姨保密吗?怕她担心?我知道的,您放心吧……。”

        晏南陌看着她舒心的笑了起来。

        云涯不知道晏南陌在真正面对狄白露的时候会不会是屈服,她不想也不敢去赌那个万一,男人最经不起考验,想到这里,云涯对晏国柏和下黑手的人更是深恶痛绝。

        “接下来该您出场了……。”

        晏国柏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只是这韩兵怎么还不回来?

        遣了人去问,却没找到人。

        算了,不管了,总不会在晏家丢了的。

        晏国柏慢悠悠起身,嘴里哼着小曲儿,慢悠悠往外边走。

        “四弟,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殷素华恰在此时从外边走进来。

        晏国柏眸光微闪,笑道:“三嫂,我那里有别人送的冬虫夏草,我听说给孕妇补身体是最好的了,本来要派人给您送去的,但想到还有事要跟您说,就让您亲自跑一趟了,三嫂不会介意吧。”

        殷素华对这个小叔子向来没什么好印象,风流鬼一个,老了还搞大了家里女佣的肚子,老不害臊的,想到自己孙子马上要出生了,这不是乱了辈分?一辈子干不成什么大事,就会瞎胡闹。

        “四弟能惦记着我们家玉儿,是我们玉儿的福气,只是不知四弟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三嫂跟我来。”

        晏国柏说着领着她往后院走,殷素华问道:“不知四弟要领我去哪儿?”

        “三嫂来就知道了。”

        殷素华眼观鼻鼻观心,心道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没什么让人惦记的,就看看这老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路过一排荒废的房子,忽然传来的声音令殷素华愣了愣。

        作为女人,她太清楚这声音代表什么了,不由得朝晏国柏望去。

        晏国柏则是一脸愤怒:“大胆,在我们晏家,竟然还有这样藏污纳垢的地方,就让我看看是哪路贱蹄子在这儿发骚。”说着大步走过去。

        殷素华撇了撇嘴:“难道晏家最大的藏污纳垢的地方不是他晏国柏吗?这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好似自己多纯洁多正义似的。”

        殷素华慢悠悠跟在他身后,晏国柏请她来不会是来捉奸的吧,那这晏国柏也够无聊的……

        这里地处晏家最荒僻的地方,平时少有人踏足,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木门剥落了漆,充满了年代感。

        晏国柏一脚踹开房间门,木门不堪忍受摇摇欲坠,终于“砰”一声砸落在地上,溅起尘埃无数。

        殷素华捂着口鼻,就见晏国柏踩着门板大步走了进去,屋子里一眼就望到了头,随着越来越近,那声音也越来越高亢,殷素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