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316 痴心妄想 容人雅量(一更)

316 痴心妄想 容人雅量(一更)

        “您怎么了?一直走来走去的,绕的我头都晕了。”

        李笑笑说着,抬手揉了揉眉心。

        晏国柏脚步一顿,豁然扭头看着李笑笑:“我这次完蛋了,老三不会放过我的……。”

        李笑笑惊讶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嘲讽,精虫上脑,活该……

        晏国柏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一圈,但看着李笑笑担忧的目光,他又说不出口,难道告诉她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坑了晏南陌?

        他说不出口。

        “总之、老三这次是不会放过我的……。”晏国柏喃喃自语。

        李笑笑浅笑道:“亲侄叔之间哪儿有隔夜仇,想必三爷是不会怪您的,就算有气,您去陪个礼道个歉,想必三爷的气就消了……。”

        “你不知道……。”晏国柏喃喃自语道,一脸愁容。

        “我只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您因为什么和三爷生分了,那就从这上边入手,等三爷气消了,你们还是亲叔侄,打断骨头连着筋,这亲叔侄之间哪儿有隔夜仇啊……您说是不是?”

        晏国柏双眼一亮,掰着李笑笑的肩膀大笑道:“你说的没错,笑笑,你可真是我的宝贝啊……。”

        李笑笑勾了勾唇,“我都是为了爷您好……。”

        ——

        半夜,晏国柏见李笑笑睡熟了,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走了出去。

        李笑笑半撑起身子,眸光幽暗。

        披上衣服轻手轻脚的追了上去。

        晏国柏跟做贼似得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周,直到走到一间房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很快里边传出一道警惕的女声:“谁?”

        “我。”

        门闩打开,晏国柏闪身进去。

        李笑笑藏在廊檐下,盯着门口方向,死死咬着下唇。

        不要脸的,大半夜来偷会……她对晏国柏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希望他真能回心转意,那她就跟他好好过日子。

        想着她悄悄走进了几分,趴在门上,听着里边的动静。

        “别碰我。”晏国柏冷冷的声音传来。

        李笑笑勾了勾唇,能想到那狐狸精此刻铁青的面色。

        “四爷……你…你这是怎么了?”声音妖媚勾人,又藏着一丝楚楚可怜,真真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尤其是女子此刻穿着蕾丝睡衣,性感的身材若隐若现,灯光下,眉目既清纯又妖娆,尤其是左眼下那颗泪痣,为她平添几分楚楚动人的风情,任何男人恐怕都无法拒绝这样的女人吧。

        晏国柏猛然转开了脑袋。

        狄白露眼底划过一抹嘲讽,面上却挂着一抹忧愁,迈着优雅的小碎步朝他走去。

        “四爷……我知道你心底在埋怨我,可我也没有办法,我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他了啊……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愚蠢……呵呵……我痴心妄想一厢情愿,不过是别人眼里的一个笑话……。”那样哀愁的语气,莫名令人心底泛起一股怜惜之欲。

        美色当前,晏国柏有些动容,但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又坚定了心神。

        “别说了,这次是我对不起老三,你跟我一道去给他道歉,虽然这次做的过分了些,好在没酿成大祸,总有挽回的余地……。”晏国柏的语气不容置疑。

        狄白露眼底骤然划过一抹冷意,面上却戚戚哀哀的说道:“好……我愿意去给三爷认错,毕竟是我鬼迷心窍了,我也会遵照姑姑的意思回老家,从此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她这副乖巧的模样,更是惹来晏国柏的怜惜,爱慕之心人之常情,心底也责怪老三太绝情了些,这样的美女为他痴情不渝,不仅不动容,还如此绝情,让他这样怜香惜玉的人心里大不是滋味。

        “只是四爷……。”狄白露豁然抬眸,一双美眸雾蒙蒙的,勾的人心底一颤。

        “在我走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她说着站起来,一步步朝晏国柏走去,睡衣滑落在地上,露出欺霜赛雪的肌肤,灯光下,白的耀眼。

        晏国柏只感觉一股血气往头顶冲去,眼前是白花花的,大脑一片空白……

        “四爷……现在我才知道,只有您才是对我最好的人,走之前,请给我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吧……也感谢您帮我这一场……。”

        理智告诉他要推开她,然而精虫上脑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现在就是拿枪指着他脑袋,他也要先干她一炮再说……

        李笑笑听着里边传来的声音,气的眼前发昏,尖利的指甲狠狠掐紧掌心里去,那刺痛让她保持着冷静,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去。

        她到底是高看了晏国柏,这个老男人就是个风流色鬼,能指望他做成什么事情?

        她早该想到的。

        她是长的美,但美的俗气美的廉价,不若纪云涯高不可攀,更没有狄白露的楚楚风情,如果不是幸运的怀上了孩子,恐怕她早已被这个喜新厌旧的男人给抛弃了。

        一手轻轻落在小腹上,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坚定。

        为了孩子她也绝对不能退缩。

        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去。

        一切归于寂静,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的味道。

        狄白露媚眼如丝靠在他胸前,“我真的不舍得离开您,四爷……呜呜……。”说着竟是流下泪来。

        那眼泪仿佛烫在了他的心上,晏国柏心疼的抹去她的眼泪,柔声道:“委屈你了,到时候我再把你接来,把你安排在外边,你觉得如何?”

        “我不想离开您,一刻都不想,可是你不知道,我一旦被送走,就再也回不来了,我那些亲戚一个个恨不得吃了我,这次是姑姑打着为我相亲的名号把我接出来的,可是我终究让姑姑失望了……。”

        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竟是伏在他身上哭起来,女子的哭声若小猫一样。

        他以前很是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但是现在只觉得心疼。

        “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晏国柏坚定的说道。

        狄白露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嘲讽,却更加感激的抱紧他:“这个世上只有你是真心待我的。”

        “小姐,李笑笑来了。”

        彼时,云涯抱了本书,靠在床头缓缓翻阅。

        阿芸推门进来,小声说道。

        云涯翻书的手顿了顿,含笑道:“我睡了,让她改日再来吧。”

        阿芸应是,转身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阿芸又进来,抽走云涯手里的书,“夜这么深了,小姐该睡了。”

        云涯望了眼门口方向,叹了口气。

        “她走了吗?”

        阿芸点点头,“看来她是想通了。”眼底划过一抹鄙夷,“好好的人家不嫁,非要给一个老男人当小三,现在,报应来了吧。”

        云涯勾了勾唇:“她比我想的要聪明。”

        “四老爷这次做的实在太过分了些,熏心的老头子,早晚死在女人身上。”

        阿芸咕哝道。

        云涯从来没有这么恶心过一个男人,晏国柏成功了。

        已经提醒过他,没想到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也是,有的人生来就犯贱,怎么能让他们改了与生俱来的习惯呢

        “就看看他们接下来要出什么招吧。”

        第二天,果不其然,传出狄白露自杀的消息,上吊的时候被巧银发现了,捡回了一条命。

        真想要自杀能被人撞破吗?

        演戏罢了,谁认真谁就输了。

        “姑姑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您放心,我以后一定恪守本分,只求您不要赶我走……。”女子脸色惨白,跪在地上朝孟淑景苦苦哀求,即使姿容狼狈,亦不掩楚楚动人的风姿,令人同情她继而埋怨起孟淑景狠心来。

        “哼,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我能有什么办法?老三那是什么人?能让你这么算计吗?痴心妄想的东西,老三已经发话了,你要是不走……让我怎么给老三交代?”孟淑景戳着她脑门骂道。

        晏锦坐在一旁看着,眸光幽凉。

        “姑姑……姑姑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鬼迷了心窍,是我猪油蒙了心,我痴心妄想自作多情,这一切我都认了,但我真的不能再回老家,她们会要了我的命啊……。”

        真真闻着落泪,听者伤心。

        “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谁敢要你的命?”一道柔美含笑的嗓音蓦然从门外传来,孟淑景和晏锦同时朝门口望去。

        狄白露眸光阴了阴,继而狠狠掐了把大腿,又挤出一把眼泪来。

        扭头望去,便见纪云涯扶着庄曦月走了进来,一袅袅婷婷,高贵温婉,一端庄优雅,风华正茂,两人日月同辉,霎时间令窗外的骄阳也竟似失去了颜色。

        少女一双漆黑的眸光含笑望来,那眸光犹如一个无底洞,神秘而幽冷,莫名令人心神一阵紧缩……

        “白露姐姐,现在这世道,竟然还有人胆敢杀人吗?只要你说出来,晏哥哥和晏叔叔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狄白露擦了擦眼泪:“云涯小姐有所不知,我父母死的早,是叔婶把我拉扯大的,但他们……他们竟然为了十万块钱的彩礼就把我卖到邻村一个杀猪的家里……。”

        “虽然叔婶做法欠妥,但若能成就一桩良缘……。”

        “不是的……那杀猪的儿子是个傻子,一喝酒就打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差点把我打个半死,你看我手臂上,这些都是他打我留下的伤痕,这样的男人我怎么能嫁?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央求姑姑救我出来,我如果被送回去,面临我的只有死路一条……云涯小姐,三夫人,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云涯叹了口气,悲悯的望着狄白露:“白露姐姐,没想到你有这么悲惨的身世,也难怪……。”说着摇了摇头。

        这种悲天悯人的眼神、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令狄白露有一种十分屈辱的感觉,她讨厌这样的眼神,憎恨这样的语气,仿佛她在对方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孟淑景叹气道:“是啊,这孩子命苦,我也是看她可怜,才把她带了出来,但谁承想……。”说着失望的摇摇头。

        狄白露忽然扑到庄曦月脚边,给她磕头,这举动把庄曦月吓了一跳,猛然往后退,云涯眼疾手快的扶着她。

        “三夫人,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求求您……。”

        额头磕在地板上,“砰砰砰”一下下震耳欲聋。

        庄曦月冷笑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三夫人,我知道您是个善良的人,您也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道理,只要您不赶我走,以后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我的善良只对我爱的人,而对于那些处心积虑想要破坏我们夫妻感情的贱人,对不起,我没那么圣母。”庄曦月厉声说道,语气嘲讽。

        云涯勾了勾唇,柔声道:“白露姐姐,你求庄姨又有什么用呢,庄姨是善良,但一个人的善良也是有度的,更何况,是晏叔叔发话要你走,你求庄姨也没用啊……。”

        “说到底也是你的亲叔叔亲婶婶,你们之间应该存在什么误会,误会解开了就好了,想必他们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送死的。”

        这女人的名字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嘴里说出来的话没一句能信的。

        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狄白露垂着脑袋,心底恨意凛冽。

        误会?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怎么可能是误会,就是眼睁睁要她回去送死,这些虚伪的人!

        “三夫人,既然您不原谅我,左右是个死,我这条命还您……。”话落爬起来就朝桌脚撞去,这一举动出人意料,孟淑景和庄曦月都没反应过来。

        “砰……。”狄白露一头撞在桌脚上,撞了个头破血流,摇摇晃晃中看着庄曦月,凄然一笑,轰然倒地。

        孟淑景大吃一惊,飞快跑过去抱着她:“白露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巧银打110,快……。”

        庄曦月吃惊的捂着嘴,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给她来这一手。

        云涯眉梢微挑,淡淡的看着满头血倒在孟淑景怀里的狄白露,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恐怕还不够……

        果不其然,一道身影从门外飞快卷进来,跑到狄白露身边,豁然扭头愤怒的看着庄曦月。

        “三嫂,你好狠的心,竟然把一个弱女子逼到这部田地。”

        那义愤填膺的神情,仿佛庄曦月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庄曦月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闻言嘲讽的勾了勾唇,“六弟,你是在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这话?”

        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正是晏南坤。

        云涯低头笑了笑,这晏家,可真是一窝老鼠啊,本以为这晏南坤看着老实,却原来,也是个花花肠子,可怜六婶了,几年婚姻如今又为他孕育孩子,而这个男人呢?云涯忽然觉得非常讽刺,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晏南坤抿了抿唇,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说这些话不合适,正在犹豫间,衣角被人扯了扯,他扭过头去,就见惨白着一张脸的狄白露虚弱的说道:“六……六爷……别怪三夫人……都是我的错……。”

        到这时候了还在为别人着想,这姑娘怎么这么傻。

        晏南坤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了,最起码不能眼睁睁看着弱女子受欺负。

        “三嫂,狄小姐虽然做错了事情,但她已经知错了,你就不能容人雅量,原谅她这次吗?难道非要把人逼死你才甘心?”晏南坤冷声说道,誓要为狄白露出头。

        庄曦月反倒气笑了,“我逼死她?她自己想死,我拦得住吗?原谅?六弟啊,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现在给这个女人出头,六弟妹知道吗?”

        晏南坤有些烦躁:“三嫂不要给我提玉儿,我们现在在说狄小姐的事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