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390 信誓旦旦 何去何从

390 信誓旦旦 何去何从

        “你给我站住……。”

        女伴拉了她一下,提醒道:“算了吧,她可是伊家大小姐伊佩兰,脾气出了名的臭,你跟她硬磕是没好果子吃的……。”

        “凭什么那么说我,她以为她是谁?伊家大小姐就目中无人了?”女人不满的哼唧。

        “伊家大小姐是不算什么,但随便勾勾手指头,就够弄死你们家了,这位阿姨,嫉妒会让你变丑的。”

        上官卿和莫翩翩手挽手走过来,看到女人气的铁青的脸色,上官卿轻哼一声,“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样子,别说纪小姐了,你连我上官家都比不过,出来抢什么风头,还是老老实实呆自己龟壳里吧,出来恶心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莫翩翩捂嘴偷笑,上官卿真是得了伊佩兰的绝学,损人有两下子,看那女人,都快哭出来了。

        “人家赵小姐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咱们进去吧。”莫翩翩拉着上官卿走了进去。

        看热闹的人均对赵小姐投去鄙夷又同情的眼神。

        赵小姐气的跺脚,“啊啊啊啊气死我了……。”

        今晚的宴会,规格可谓是不一般,云涯随着伊素尘走进宴会厅,那璀璨绚烂的灯光照的云涯下意识眯起眼睛。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到处是一片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看的人眼花缭乱。

        陈欢赶忙迎过来:“晏二夫人、纪小姐,有失远迎啊。”

        “田夫人。”伊素尘微微点头致意,气质清冷,端庄得体。

        两人的现身引来不少人的注目,纷纷惊艳与两人的容貌气质,暗地里打听两人的来历。

        “两位快里边请。”陈欢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姿态既不显得谄媚,又很好的表达了自己的恭敬,不招致人反感。

        云涯含笑点头:“多谢。”

        陈欢瞥了眼两人的身影,暗暗握紧了手心。

        “母亲。”一名穿着湖蓝色长裙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浓眉大眼,琼鼻樱唇,高挑秀丽,眉眼有几分肖似陈欢,一笑起来就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很是甜美,这女子应该就是陈欢和田平的独女田嫣了。

        田嫣走过来,看到云涯眉眼漾开,令人感觉很舒服:“这位就是纪小姐吧,果然如传闻里一般,跟画上走下来的人似的,看到纪小姐我才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连说话都让人感觉很舒服。

        云涯含笑道:“田小姐,生日快乐。”

        田嫣握着她的手,笑容满面的说道:“我比你年长几岁,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姐姐就好。”

        云涯抿唇笑道:“田姐姐。”

        “哎……。”田嫣点头应了,拉着云涯的手:“我要是真有个你这么漂亮优秀的妹妹就好了,可惜我啊,没这个福分。”

        这个田嫣,比她妈还会说话,整个一长袖善舞,老油条啊……

        陈欢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嫣儿,好好招待纪小姐,二夫人,我们这边请。”

        伊素尘瞥了眼云涯。

        “姑姑。”

        云涯扭头看去,就见伊佩兰提着裙子走了过来,精致秀雅,眉眼肖似了伊素尘,却多了几分骄矜,少了几分出尘。

        伊素尘笑容亲切了几分:“佩兰,你也来了。”

        “姑姑,我没想到你也会来。”伊佩兰仰起笑脸,亲切的挽着伊素尘的手臂。

        “云涯,你也在。”伊佩兰笑嘻嘻的和云涯打招呼。

        “田小姐,生日快乐。”

        田嫣笑着点点头。

        “你陪着云涯,我去那边和几位夫人打个招呼。”话落拍拍伊佩兰的手背,转身离开。

        “云涯,我听说你最近几天身体不舒服,本来要去看你的,现在好些了吗?”伊佩兰关心的问道。

        田嫣挑眉看了眼云涯,虽然有脂粉遮盖,还是难掩那消瘦的容颜,却也更显清丽逼人。

        “没事,已经好多了。”

        “你也真是的,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短短时日没见竟然瘦了这么多,晏少爷回来,不知道要怎么心疼呢。”说着捂嘴偷笑起来。

        云涯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云涯姐姐。”莫翩翩挽着上官卿走了过来,笑嘻嘻道:“好久没见你了,咦?你看起来瘦了许多,云涯姐姐,你教我怎么减肥才能瘦到你这样?”

        莫翩翩双眼冒星星。

        她就是太婴儿肥了,看起来肉乎乎的,无数次嚷嚷着要减肥,可最终败给了美食,看到云涯这完美的身材,那个羡慕啊……

        云涯无奈笑道:“你的肉能匀我一点就最好了,天知道我多么想吃胖啊……。”

        “哼,云涯姐姐你好坏。”莫翩翩竖起秀眉,“就知道气我。”

        女人这样说话,绝对是作啊……但搁在云涯身上,下意识就令人信服。

        云涯真的很想吃胖啊,她现在一米六七,体重估计还不到八十斤,真的瘦的脱了形了。

        “一味追求减肥并不健康,莫小姐这样就很可爱啊,多招人喜欢……。”田嫣笑眯眯的说道。

        莫翩翩摸了摸自己的脸,“可爱=傻……。”

        在学校她喜欢校草,但校草喜欢的……不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就是性感清纯天仙挂,像她这种婴儿肥的娃娃脸真的很容易被当成小妹妹,追校草哪儿有优势?她做梦都想变成云涯这样,虽然没有“傲人”的身材,但胜在气质出众,往哪儿一站,直接秒杀那波庸俗的女人。

        “我们去那边说,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们认识。”田嫣虽然是第一次和这些名媛相交,但她温柔可亲,面面俱到,给人感觉十分舒服,连伊佩兰都对她挑不出来刺儿。

        莫翩翩趁机凑到云涯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云涯姐姐,我告诉你,我妈找到我姐了。”

        云涯眉梢微挑:“哦?”

        自从王雪身上的线索断了之后,安颖并不死心,就算这个女儿不愿认她,她也一定要把这个女儿找回来,弥补亏欠她的一切。

        功夫不负有心人,安颖终于查到了,这个女孩在休学前,在学校是众所周知的校花,关于她的一切在学校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虽然有被人刻意掩盖的痕迹,但若有心想查,是很简单的事情,然而结果……并不如人意。

        “我妈今晚没来,就是去找我姐去了,你知道我姐是谁吗?”

        云涯目光平视前方,唇畔的笑容恰到好处,同行的田嫣比她更温婉,但却少了那份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两人走在一起,就像公主身边的丫鬟。

        田嫣也自知,但她深知今天谁是主角,并不抢风头,今天的衣服也是特别挑选过的,郑重中不失低调,很好的规避了纪云涯的风头。

        心底暗叹,女人果然是需要修炼的,但纪云涯不过才十八岁,还是出身商门,身上却毫无市侩气息,反而像是那种真正的勋贵大族熏陶出来的,实在是太不可思议的,也怪不得晏家会相中她。

        再看看身边的伊佩兰,莫翩翩,都是正经的名媛出身,但相比纪云涯,根本就不够看的。

        想到母亲之前说的话,心底有些戚戚,在她的想象中,纪云涯应该是个聪明但稚嫩的姑娘,知道她很漂亮,但还是漂亮的出乎意料了,想来也是,仅靠一张漂亮的脸蛋就拴住晏大少爷的心,并不太现实,而现在看来,她不仅漂亮,还聪明的过分。

        十三岁就考上国外名校,三年的时间就将Nyx医生的名气达到举世皆知的地步,不只如此,还从父亲手中抢回纪氏,力挽狂澜扭转颓势,成为史上最年轻的亚洲首富,可不是单单一个聪明就能解释得了的。

        想象和见到真人,出入太多,之前的信誓旦旦,在看到纪云涯的这一刻,萌生了退意。

        但想到母亲的话,一时又犹豫起来。

        一边是家族前途,一边是敬意惧怕,她该何去何从?

        “是谁?”云涯虽问着,可面色并无半分好奇。

        莫翩翩心底有些别扭,总感觉云涯姐姐相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更难莫测了许多。

        她整个人就像蒙上了一层云雾,明明近在眼前,却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错觉。

        “算了,不告诉你了。”莫翩翩傲娇的哼了一声。

        云涯抿唇微笑:“你开心就好。”

        莫翩翩:“……!”

        真是无法再交流下去了。

        云涯姐姐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了,这段时间是飞升成仙去了吗?

        迎面走来几位女孩子,看起来和田嫣年龄差不多,比云涯要略大一些,几人一一打招呼,对云涯,不像云涯刚进京的时候,一个个看笑话的更多,现在她和晏颂婚约已定,是晏南陌板上钉钉的儿媳妇,现在谁还敢给她甩脸色看?除非不想在京都混了。

        更何况,如今的名媛圈,东方漪家族没落,而她本人也从此生死不明,现在东方这个姓氏就是个禁词,属于东方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江寒碧,更是残酷,现在还在戒毒所蹲着呢,江家拖了多少关系,人还捞不出来,戒毒所那是什么地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进去,下场可想而知。

        现在,也就晏家的几个姑娘和伊家一派的吃香,晏家姑娘低调,那就只能捧纪云涯和伊佩兰,两人现在才是京都名媛圈的扛把子。

        那些谄媚的词语云涯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但她依旧浅笑吟吟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不耐的神色,光这份修养和气度就令这群嘴上恭维心底嫉妒的要死的女人佩服。

        反而是伊佩兰,白眼翻个不停,“拜托,换个花样行不行?整天都是这些,本小姐都听腻了。”

        伊佩兰向来是心直口快,也不怕得罪人,这群名媛甚少和伊佩兰相交,但也听过她的脾气,这会儿脸色到有些挂不住。

        有个紫裙子的姑娘笑道:“伊小姐性子豪爽,实在是难得。”

        伊佩兰瞥了对方一眼,从上打下的打量,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姓阴?”

        那女孩愣了愣,含笑道:“伊小姐竟然认得我啊。”

        跟中了六合彩似得,要不要那么夸张。

        伊佩兰呵呵一声:“你爸阴什么正的不是刚因为受贿被人举报?检察院的人好像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亏你还笑的那么开心,养了你这么个女儿,你爸得多心寒。”

        那紫裙姑娘脸色立刻白了,咬着嘴唇,“伊小姐,您是不是误会了……。”

        伊佩兰挑了挑眉:双手抱臂,“误会?呵呵……。”

        语气嘲讽味儿十足。

        田嫣赶快站出来打圆场:“伊小姐,别吓蓝冰了,她这人胆子小,经不住吓的。”

        还不等伊佩兰接话,立刻说道:“今天我们好不容易齐聚一团,不如我提议,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话却是朝着云涯说的。

        ------题外话------

        今儿只有一更了,别等了,这两天难受死了,说不出来哪里难受,就是不舒服,不说了,滚去睡觉,可能假期综合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