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404 心之向往 大驾光临(一更)

404 心之向往 大驾光临(一更)

        晏星下意识抱臂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瞪着面前的女人。

        康齐大步走进来,拉着晏星的手就走,从始至终没有看那个女人一眼。

        晏星懵懵懂懂的跟着康齐往外走,只觉得他抓着自己手腕的手那么用力,捏的她骨头都疼了。

        “你们走不了多远的……。”女人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晏星扭头瞪了她一眼,“那你就等着瞧吧,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哼。”

        女人眉梢微挑,轻轻吐了口烟圈。

        康齐捏着自己手腕的手忽然又重了几分,晏星赶紧挣脱开他的手,撅着嘴巴不满道:“你抓疼我了。”

        康齐抿了抿唇,眼帘微垂,看不清眸中神色。

        “对不起……。”

        “嘻嘻没关系。”晏星看了眼卧室方向,就看到那女人脱的一丝不挂,赶紧捂住眼。

        门都没关,她就这么当着两人的面脱衣服,康齐是个大男人了,这女人还真是不知廉耻。

        晏星掂起脚就去捂康齐的眼睛,“不准看。”

        康齐哭笑不得,一声叹息幽幽飘散。

        “她是谁?”晏星趴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康齐垂眸看着她,多么天真无暇的女孩啊,不该染上这世间的污秽,他笑了笑,把包塞她怀里:“去外面等我,等会儿我带你去吃早饭,然后我们出发去寒山寺。”

        晏星扭头看了眼卧室方向,那女人换了身家居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的卸了妆,整个人瞬间老了好几岁。

        “你……快点出来,我等你。”那神情,生怕那女人欺负了康齐。

        康齐点头。

        晏星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你的小女朋友?”女人笑着走出来,嘴里叼着烟,似笑非笑的问道。

        康齐走过去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通风。

        “看起来家境不错,唔……听口音是京都人,看来你傍上富二代了,这样妈也就放心了,不过啊,妈好心提醒你一句,像咱们这样的人,是没资格谈真爱的,所以在小姑娘家里反对之前,能捞多少就捞多少,免得将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砰”康齐脚边的啤酒瓶倒在地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声音。

        少年薄唇紧抿,双眼幽沉,整个人处在一触即发的边缘。

        “说够了吗?”声音冷的掉渣。

        “这姑娘虽然没有夏红枫长的漂亮,但条件好啊,我早跟你说过,夏红枫那女人就不是能跟你乖乖过日子的,一旦到了大城市还能看得上你?她骨子里就不是个安分的,我听几个姐妹说,她几年前就被个大老板给包养了……。”

        “你给我闭嘴。”康齐抓着烟灰缸砸到她脚边,女人吓了一跳,飞快倒退了一步。

        “你这孩子,跟我发什么脾气?我难道说错了?难道不是夏红枫把你给甩了?我好好的儿子被她糟蹋,别让我再见到她,否则我非得撕了她不可……。”

        康齐深吸口气,十几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跟这个女人争论是一种非常无聊且可笑的行为,他从包里的夹层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桌子上。

        “这点钱你拿去吧,暑假我要去打工,寒假可能也不会回来了,你一个人少喝点酒,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年,最好把烟戒了。”

        面无表情的说完,提起包转身就走。

        女人双眼放光的扑过去,一张张数着钞票:“果然是傍上有钱人了,儿子,要不妈跟你去京都怎样?长这么大,妈还从没出过远门呢,我听说京都可大可繁华了,正好妈能跟着照顾你……。”

        康齐冷笑了一声:“照顾我?”

        他能活着长这么大,简直就是个奇迹。

        “幸亏夏红枫把你给甩了,要不然怎么能傍上这么有钱的小姑娘?哈哈我还真要感谢夏红枫呢。”

        看着女人沉浸在兴奋中的面容,康齐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力,几欲将他淹没。

        他也曾埋怨过命运的不公,可是又能如何?

        我们憎恨,又最终妥协,除了接受,还能如何?

        晏星耳朵贴在门上,听的模模糊糊的,好像听到了夏红枫的名字……晏星心脏“咯噔”一跳,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房门忽然从里边打开,晏星措不及防下跌了进去,一下子撞在了康齐的怀里,她讪讪的抬头,就见少年沉冷的下颌,一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她咳嗽了一声,赶忙退后一步:“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找你了……。”

        初晨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脚下,少年满身落寞孤僚,晏星忽然有些心疼,“你怎么了?”

        康齐看着面前的少女,阳光落满她的肩头,笑容却比那阳光还要明媚,仿佛能驱散所有的黑暗……令人心之向往。

        心脏不可遏制的颤动了一下,袖子下的拳头紧攥成拳,他忽然越过晏星快步离开,脚步又疾又快,仿佛身后有猛兽在追似的。

        “喂,你跑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晏星小跑着追上去。

        “等我把你送到寒山寺,见到你二姐,我们就分道扬镳吧。”康齐忽然说了一句话。

        晏星愣了愣,飞快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臂:“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

        康齐看着她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毫不留情的拂开,“我只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你还真赖上我了?”

        晏星急了,去抓他的手:“你已经答应做我男朋友了,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不管,我就赖定你了。”

        康齐转身就走,晏星扑了个空,委屈的瘪着嘴。

        “你也看到了我的家庭,像我这样出身的人,怎么能配得上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呢?我很忙,没时间陪你玩儿,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不在乎的。”晏星大喊道:“康齐,你给我站住。”

        她跑的急了,踩在石子上一下子磕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疼的她一下子哇哇大哭起来。

        康齐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一直往前走。

        晏星见他真的狠下心了,哭声惊天动地,撕心裂肺。

        康齐叹息一声,转了回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弯腰将她扶了起来,晏星顺势跌到他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赌气似得说道:“你不准走。”

        康齐心底柔软了一片,垂眸看着她,无奈道:“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手肘上膝盖上都磕破了,尤其是膝盖上,青紫了一片,血顺着小腿往下流。

        晏星委屈的皱着小鼻子:“疼……。”

        康齐瞥了她一眼,蹲下身子:“我背你吧,先去包扎一下,我们再去寒山。”

        晏星立刻喜笑颜开,扑到他背上,生猛的差点让康齐栽个跟头。

        晏星双手紧紧的圈着他的脖子,“反正你不准抛弃我。”

        康齐无奈的摇了摇头,顺手救了个麻烦。

        康齐先带她去就近的小诊所包扎了一下伤口,晏星装柔弱走不了路,就一直让康齐背着她。

        “我饿了,去吃饭。”

        康齐认命的背着她去市里的早市吃饭,摆在街头的小摊贩,条件简陋,旁边就是卖鱼虾蔬菜的摊子,人声嘈杂,充满生活的气息。

        晏星新奇的看来看去,“我还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地方吃过饭呢,我妈说不干净……。”

        看到康齐有些僵硬的面色,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我妈就是比较讲究,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啊,这才是生活嘛,嘿嘿……。”

        晏星拿了个大包子,塞的嘴巴鼓起来,含糊不清的说道:“好纸……。”

        康齐见她这样,笑道:“慢点,没人跟你抢,小心噎着。”

        晏星白眼一翻,小拳头锤着胸口,拼命的翻着白眼。

        康齐一看这是噎着了,手掌落在她背上,狠狠的拍了几下。

        “咳咳……。”晏星弯腰,把嘴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扭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乌鸦嘴。”

        康齐无奈道:“我都说让你慢点吃,怪我喽。”

        “不怪你怪谁,都怨你。”晏星嘴里嘟囔着,又拿了个包子,这次长了记性,小口小口的啃起来。

        这时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人群如鸟兽般四散,晏星奇怪的瞪大双眼:“什么人?这么大排场?”

        康齐眉眼一沉,丢下筷子拉着晏星就要走。

        “呦,我当这是谁呢,小白脸,不是去京都上大学了吗?咋又回来了?这小姑娘是你新欢?”

        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走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

        目光流里流气的打量着晏星,越看双眼越放光:“不错啊,小红都TM上吐了,终于来了个不一样的货色。”

        康齐眼神一瞬间变得十分阴冷。

        晏星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怎么好像在那人提到小红的时候……康齐就变的那么吓人了。

        这个小红是谁啊?难道是夏红枫……咳咳……。

        晏星开口问道:“小红是谁?”

        男人摸着下巴,笑呵呵道:“怎么?他没告诉你?”

        晏星撇了撇嘴:“我问你呢。”

        “你要是陪我……那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晏星叉腰骂道。

        那男人一下子就怒了:“小姑娘,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小子穷的叮当响,你跟着本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要不然别怪本少下狠手。”

        晏星躲到康齐身后,小声问道:“怎么办啊……。”

        康齐薄唇紧抿,“到时候我把他们引开,你先跑。”

        晏星小手抓紧他的衣角,固执的说道:“你休想甩开我。”

        那男人见两人这个时候还扭扭捏捏的,冷哼道:“把那小姑娘给本少抓起来。”

        “那那个男的呢?”属下问道。

        男人阴恻恻的勾唇:“给我往死里打。”

        几个手下立刻冲了过去,康齐将晏星护在身后,几脚踢翻上来的人,眼看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双拳难敌四手,康齐渐渐不敌,忽然被人踹到腿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康齐……。”晏星跪在他身边担忧的问道。

        男人冷笑着走过来,“在这姑苏城,还没人能跟我虎少作对的,看在小红的面子上,我就饶你一命,来啊,把这姑娘给我带走。”

        “你敢。”康齐阴冷的抬眸,倒是把虎少给唬了一跳。

        “你TM在老子面前横起来了?婊子生养的小杂种,老子多看你一眼就觉得恶心,别以为你妈陪老子睡了几回就真当自己是颗葱了,老子弄死你就跟弄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晏星愣了愣……感情他口里的小红是康齐的妈啊……

        “啊……。”康齐大吼一声,飞冲过去将虎少扑压在地上,提起拳头就朝他的脸上狠狠的砸落。

        虎少的几个手下立刻将康齐摁倒,虎少吐了一口血水,气急败坏的指着康齐吼道:“把他给我弄死。”

        拳脚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康齐从始至终没有叫一声,晏星哭着扑过去:“别打了,住手……。”

        根本没人听她的,那些拳脚更狠了,把康齐往死里打。

        晏星哭着喊道:“快让他们住手,真的会打死他的。”

        虎少笑眯眯道:“想让本少放了他,可以啊,你跟本少回去,把本少伺候满意了,本少就放了他。”

        晏星拼命点头,抽噎道:“好好……我跟你回去,快别打他了。”

        虎少磨了磨牙,“住手。”

        那些人立刻停了手,康齐蜷缩着身子,双手捂着脸,狼狈不堪。

        晏星哭着扑过去:“康齐,你怎么样了?”

        康齐忽然抓住她的手腕,那么用力,疼的晏星眉头紧蹙。

        “我会保护你的……,不要跟他走。”

        晏星笑着点头:“我相信你。”

        对于一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千金小姐,从未见识过这个世间的险恶,这几天所经历的,已经颠覆了她十几年的人生观……但她从未后悔。

        “把她给我带走。”虎少冷哼道。

        康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尽管脸上已鼻青脸肿,然而背脊依然挺的那般笔直,他将晏星牢牢的护在身后,指着面前如狼似虎的人群,沉声道:“要带她走,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晏星看着面前的身影,单薄却也高大,羸弱却并不柔软,不由得鼻子一酸,心底溢满了细细柔柔的感动。

        “小杂种,既然你想死,那好,我成全你。”

        虎少阴冷的吩咐道:“给我打死他。”

        “少爷,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咱是不是……。”属下小声提醒道。

        “老子摆的平,你TM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一脚踹了过去。

        几人立刻朝康齐走去。

        “不好了,警察来了。”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紧接着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少爷,警察来了就麻烦了,咱赶紧撤吧。”

        “怕什么?我爸每年往警局里送那么多钱,老子不过是弄死个人,你看警察帮着谁?”虎少趾高气扬的说道,说着还不屑的瞥了眼两人。

        警车停了下来,一队特警利落的下车,将虎少一群人团团围起来,虎少一下子就懵逼了,这什么情况?

        然后他就看到警察局长走下来,胖胖的局长压根没看他一眼,飞快的朝康齐的方向走去,那脚步急切的,跟赶着投胎去似的。

        “马局长,您这是干什么?我可是……。”

        “给我闭嘴。”马局长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的账回去我再跟你算。”

        话落立刻舔着笑脸迎了过去,变脸比翻书还快,看的虎少叹为观止。

        这马局长可是最会见风使舵的主儿,他这态度……虎少心底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晏小姐,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他就看到那马局长跟个狗腿子似得对着个能做自己闺女的小姑娘毕恭毕敬的,连对市长都没这么客气。

        完了,这小姑娘看来是大有来头啊,但不论有什么来头,俗话所强龙不压地头蛇,在姑苏这地界,他虎少就是天。

        晾你多能耐也逃不出本少的五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