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436 死路一条 心事重重(二更)

436 死路一条 心事重重(二更)

        “是吗?那就提前恭喜妹妹了。”王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希望姐姐养好身体,一定要等到那一天啊,别让我失望呢。”言外之意就是诅咒她短命。

        古那拉炫耀了一番就扭着水蛇腰走了,王后冷笑了一声:“愚蠢的东西,所有觊觎我儿位子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宝珠悄无声息的凑过来,低声道:“王后,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王后满意的勾了勾唇:“很好。”

        ——

        关于紫荆国公主的加冕仪式的消息,同一时间在全世界流传开来,尤其是华国境内,掀起广泛的讨论热潮。

        这个国家还真是新闻不断,一个女王不说,又来了一个公主,啧啧,这是要奉行西方的君主立宪制啊。

        同时关于这个公主的猜想也在网上掀起新一轮热点。

        这些事情离他们的世界太遥远了,他们只是普通百姓而已,可能家里有钱,可能家里是高官,每一个人都有着平凡而不普通的人生,可是即使如此,那些什么女王啊、公主啊对他们来说依旧遥远的像是地球的两端,永远不可能有交集。

        那些人可是剁一跺脚世界都要抖三抖的人物,她们这些普通的小老百姓也就只能在网上意淫意淫了,羡慕着别人的金风玉露,还不是得脚踏实地,该吃饭吃饭,该工作工作。

        “你说这个公主到底长什么样啊,我看新闻上说,好多国家的政要都会出席加冕仪式呢,这个公主的面子也太大了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金陵影视城内,一个现代电视剧的拍摄现场,休息间隙,一个年轻的女孩捧着手机看着网上花花绿绿的新闻,跟身边的小伙伴吐槽道。

        “我知道我知道,一定长的很丑,身材肥胖,满脸麻子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哈哈……。”另一个女孩调侃道,语气有点酸溜溜的。

        “就算长这么丑也不愁嫁,谁让人家有一个厉害的妈呢?公主的身份呢,啧啧……还不是让王子抢破了头。”

        “像我们这样没背景的,还不是得顶着烈日拍戏,还要默默忍受潜规则,这见鬼的世界,下辈子老娘一定要投个好胎,老娘也要当公主。”

        “别一不小心投个猪胎……啊别打我……。”

        听着身边年轻女孩的嘻嘻哈哈,薛澄澄摇了摇头,擦着满头汗坐下来,助理赶紧递过来冰镇的水,一边大力给她挥着扇子,驱散暑意。

        五月末的天气,温度一天天高起来,尤其是北方,夏天来的很早,这时候已经热的不行了。

        薛澄澄心头的燥意在喝了一口冰镇水之后慢慢清凉下来,另一只手抽空翻开剧本,认真的背起了接下来的台词。

        经历过低谷,她比任何人都懂得娱乐圈的残酷,即使一丁点微末的机会她也要牢牢抓住。

        想到什么,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署名“金主”的那一栏,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眼底染上一抹失落。

        大概工作很忙吧。

        犹豫了一下,她在输入框里打了一行字,觉得有些主动又有些矫情,又一个一个字的删掉,最后送了四个字过去——吃饭了吗?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紧紧抿了抿唇,嘲讽的笑了笑,你在期待什么呢?

        深吸口气,拿起剧本开始投入进去,就在这时手机滴滴响了一声,提示有微信消息送过来。

        她很没有骨气的点开了。

        ——吃过了,你呢?

        简单的五个字仿佛有着魔力,让她的心湖泛起柔软的涟漪,眉梢眼角不自觉染上了一抹烟霞,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笑容有多么的傻。

        ——为了赶进度,今天拍摄任务重,还没来得及吃呢。

        语气带了一丝小女人的撒娇。

        对方没有再回复,她反思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说的太露骨了,惹了他的不满?

        懊恼的撅了撅嘴巴,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时一辆低调中透着奢华的轿车在剧组外围停下了,惹来不少人的注意,刚才两个讨论的同剧组的两个演员小姑娘也指着那辆车子议论起来。

        一个精英打扮的男人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一个提了个大饭盒,一个两手都提着快餐袋子,男人先是和场务交涉了一番,然后她就注意到场务的目光似乎朝自己忘了过来,然后那个男人就朝她走了过来。

        “薛小姐,这是刘总在德云楼定的酒席,都是薛小姐爱吃的,刘总让我转告您,工作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男人走到薛澄澄面前,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薛澄澄愣了愣,继而心底绽放出巨大的惊喜,握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刚才还问她有没有吃饭,紧接着就把饭送到剧组来了,心底甜丝丝的,面上竭力维持稳重,温柔得体的笑道:“替我谢谢刘总,麻烦您了。”

        “不麻烦,这是我该做的。”

        话落挥了挥手,身后的人将饭盒打开,那饭盒是三层的,还保温,一共六个菜,个个都是德云楼的招牌菜,一时薛澄澄收获了不少羡慕的眼光,大概都以为薛澄澄交了个有钱又体贴的男朋友吧。

        男人又转身对剧组的人说道:“感谢各位对薛小姐的照顾,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另一人把快餐分下去,人人有份,鲟鱼鸡翅套餐配一杯星巴克的冰镇柚子茶,消暑解渴,天天啃剧组没油水的盒饭,这简直就是大餐啊,人人望向薛澄澄的目光又感激又羡慕。

        “薛小姐真幸福,有个这么体贴的男朋友……。”

        “是啊是啊……为她想的这么周到,连我们都有份儿,真是有心了……。”

        薛澄澄享受着这些羡慕嫉妒的眼神,统统化为唇边一缕浅笑。

        那个男人,是她生命里的贵人,她知道这一刻,自己的心,已经彻底沦陷了。

        这个角色,她就是靠他才能拿到的,一个偶像剧的女一号,在以前,她根本就看不上这样的角色,然而现在,她只能一步一步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总有一天,她会重回巅峰,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不管她们之间有着多么遥远的距离,她总会一点一点的缩短,即使你在泰山之顶,我在泰山之脚,我也要一步一步的爬上去。

        她这辈子,唯一的愿望就是打败她。

        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男人捧着套餐嫌弃的撇了撇嘴,身边的人注意到他的脸色,不由得问道:“君辜,怎么了?”

        男人长相很是精致,是现下最流行的奶油小生的长相,可惜时运太背,长的不比那些大火的小生差,可就是火不了。

        君辜,就是孟君故的艺名,多年来在十八线里打拼,也算混了个眼熟,靠着颜值聚集了一批死忠粉,可离大火还远着呢,现在好不容易能出演这部偶像剧的男二号,深情男二的角色向来最能戳少女大妈的泪点,更何况是以悲剧收尾,可塑空间大,如果演的好了,凭此一炮而红也不是不可能。

        他咖小,也不摆架子,性格好,在剧组里人缘不错,长的又好看,一些小姑娘大姐姐的最喜欢跟他玩儿,甚至连男性都对他亲近许多。

        “我最讨厌吃的就是鱼。”孟君故蹙了蹙眉,把饭盒放在了一边。

        男人双眸一亮,抱起来就跑:“你不吃我吃,这么好吃的东西,暴敛天物啊,先说好了不准反悔。”

        孟君故赏他一个白眼。

        男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抽空瞥了他一眼:“虽然你说自己是孤儿,但我总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是孤儿,反而像是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你不会是个富二代吧?不对不对,你要是富二代的话还能混的这么惨吗?”

        经高门贵族熏陶长大的子弟,即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吃着最平常的饭菜,那无形之中流露而出的气质和修养,依旧让他和普通人区别开来。

        孟君故挑了挑眉,卷着剧本敲在他脑袋上,笑骂道:“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

        在没人看到的角度,孟君故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哀伤。

        家是彻底不像个家了,母亲妹妹相继出世,他又没有办法救她们,甚至他以为母亲妹妹是咎由自取,他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又可耻的觉得自己没有错,这样的纠结矛盾之下,他只能远远的逃离那个家。

        也只有热爱的演员职业,才能让他暂时的忘记那些烦恼。

        “听说了紫荆国公主的事了吗?”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还不忘说话。

        孟君故拧开水杯盖子喝了口水,闻言笑道:“当然知道了,网上铺天盖地都是报道,想不知道都难。”

        “哎你说这公主长什么样儿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公主呢,人都说长的跟天仙似得,还有说又胖又丑满脸麻子的,我真是好奇死了。”

        孟君故斜了他一眼,云淡风轻的笑道:“人家美与丑,关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嘿万一有一天我成了驸马呢?”

        “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咱呢,屌丝,这辈子连摸着公主的边儿都没得机会,还是老老实实的吃饭吧,要想做梦啊,回家做去,别影响剧组进程。”孟君故看这孩子陷得不浅,不由得摇摇头。

        一个天一个地,公主配屌丝,这种可能只会生在童话故事中,然而现实是,屌丝是不可能接触到公主的。

        “孩子啊,醒醒吧,你还有几十年的房贷还呢……认清现实吧。”

        ——

        香港。

        庄曦月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来,“今天跟大姐逛街累死我了。”

        见晏南陌坐在沙上,拧着眉一脸忧思的样子,不由得喊道:“南陌?”

        晏南陌依旧没动。

        庄曦月蹙了蹙眉,扔了东西一下子扑了过去,骑在他身上圈着他的脖子:“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连我喊你都没听见?”

        晏南陌顺势搂着她的腰,笑道:“没什么,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今晚就可以动身回去了。”

        庄曦月趴在他肩头蹭着,要外人看到,以端庄温婉知名的晏夫人竟然还会撒娇,绝对要跌破眼镜。

        “就不能再等等吗?我跟大姐还有好多话没说呢……。”

        “不如这样,你在香港再陪陪大姐,我一个人先回去,等有时间我再来接你。”

        庄曦月哼唧了一声,在心底挣扎了一番,大姐和老公,还是选老公吧……

        “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回去吧,等有机会再来看大姐。”

        话落忽然圈住晏南陌的脖子,逼迫他弯腰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晏南陌一脸无辜:“冤枉啊,我哪敢瞒你?”

        庄曦月哼了一声:“你脑门上就写着心事重重四个大字,你当我眼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