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459 众叛亲离 生不如死

459 众叛亲离 生不如死

        “公主殿下,女王将会在今晚举办一场晚会,届时公主需要盛装出席,这是晚会的服装,公主请试一下尺寸,如有不合适,着人立刻去改。”

        子鱼管家身后领着一票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前边的女仆推了个衣架子,上边摆着一条华美的礼裙,华贵潋滟,美不胜收。

        即使跟在云涯身边的小南和阿华,看到那条礼裙的时候,眼中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艳和痴迷。

        美,大概是每个女人心中的终极追求吧。

        云涯目光淡淡的从那件礼裙上掠过,眼中一丝涟漪也无。

        “晚会?”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

        “劳德少爷、尼奥大公以及奥古纳拉王子都会出席今晚的晚会,公主殿下莫要辜负了女王的良苦用心。”

        良苦用心?她的良苦用心就是想着怎么把她打扮的美美的去迷惑那些男人,就差明码标价了,她唯一的价值,不过是一件取悦男人的货物罢了。

        “是吗?替我谢谢女王的一番苦心。”云涯莞尔一笑,那般温柔姣美,却令在场的人皆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衣服穿上很合身,不需要再改,子鱼管家命人把衣服带下去,弯腰恭敬的说道:“公主殿下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话落转身退了出去。

        虽锦衣华服山珍海味,然她就像一只被关进金丝笼里的小鸟,失去了自由,每日等着主人投食,养的白白胖胖,好卖个好价钱。

        这样屈辱的日子,实在是够了。

        然而她只能把屈辱深深的压制在心底,还要装作感恩戴德,对她最恨的人感激涕零。

        每一日在这奢华的城堡里醒来,云涯都要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她的仇恨、她的屈辱、她的愤怒、如同一颗茁壮生长的树苗,在她的心中生根芽,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不能忘、如何能忘?

        摆摆手,小南和阿华无声的退出了房间,诺大的房间内终于只剩下她一个人,云涯蹲在地上,双手环抱着双膝,如墨的长披散下来,遮掩了她的面容。

        明媚的阳光洒落进来,却照不透她满身孤寂。

        门外,高大的男子如一尊门神般静立,闭了闭眼,无声的叹了口气。

        曾经、她是他最美的梦,是他黑暗的人生中唯一一抹光亮,引导着他一步步从黑暗中走出来。

        却原来,他终究是属于黑暗的,终究……没有资格拥有幸福。

        双拳紧握,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破壳而出,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烧的他的血他的肉都是滚烫的。

        没有丝毫犹豫,他破门而入,脚步急切而坚定。

        云涯的手腕忽然被一只滚烫的大掌握住了,灼的她心口猛然一跳,她措不及防的抬眸,瞬间撞入一双深沉的眸光里去,那眼底燃烧着的火焰,几欲将她的灵魂点燃。

        “我带你离开。”

        他下定了决心,为了一个人,背叛自己的信仰。

        云涯愣了愣,仿似没有听懂他的话,“你说什么?”

        他忽然弯腰抱住她,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那是他第一次离她如此近,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拥抱她。

        “我带你走,离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男子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此言重如千金。

        云涯下意识要推开他,他却抱的那样紧,丝毫不愿松手。

        “她不该逼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你放开我。”云涯疯了一般推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男人终于放开了她,垂眸静静的望着她的眼睛,那样幽深的目光、仿佛潜藏着无数无法言说的深情,浓烈到让云涯心神为之一颤……

        “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素来以冷静著称的冷面杀手Q,冲动起来简直不要命。

        云涯甩开他的手,冷笑道:“跟你走?你想害死我吗?”

        “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无痕沉声道:“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接受这样的命运,再给我一点时间。”

        云涯抿了抿唇,“你省省吧,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你用不着替我着想,被她现,你就没命了。”

        无痕没有再多说什么,脱下大衣披在她身上,低声道:“为你、值得。”

        话落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云涯盯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五年前的七月十三,m国圣玛丽医院,那个人是不是你?”

        无痕脚步顿了顿,沉默。

        加快脚步离开。

        云涯眸光微敛,怔怔的坐在地上。

        那天,是她刚去圣玛丽医院实习的第一天,遇到了一伙武装分子动乱,她在暴乱中被误抓差点死在匪徒枪下,是一个人从天而降救了她,然后她就晕了过去,再醒来之后,关于这件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云涯一度怀疑是被人催眠了,后来她再去调查这件事,纯属偶然,而那伙犯罪分子,之后被现全部惨死在荒郊野外,死状极其惨烈,警方对此无从查起,一直到现在都是一桩无头公案。

        其实后来,董写忧对她的几次催眠,唤起了她一部分记忆。

        怪不得,对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恐怕从很久以前,他就潜伏在她身边了。

        “主人,这个Q是Queen最信任的人,我们倒是可以利用一番,毕竟他对小姐的感情……。”赫连明月冷静的分析道。

        Queen的势力牢不可摧,唯有从内部瓦解,倒是可以从这个Q身上入手。

        云渺望向房间内满身孤寂的少女,心底只有心疼,他多想冲进去带她走,离开这个鬼地方,更想把罪魁祸那个女人给碎尸万段,可是如今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不由得痛恨自己的无能。

        “那就从这个Q的身上入手。”

        云渺咬牙切齿,眼底恨意凛冽:“总有一天、我要你众叛亲离,生不如死。”

        这些根本就不够偿还我和云涯所受的痛苦和折磨。

        “来人了。”明月目光微敛,带着云渺隐入黑暗中。

        ——

        “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公主身边保护她,你手里的工作,就交给蜜儿吧。”

        无痕垂下脑袋,“是。”

        她是察觉到什么,开始收他的权了吗?

        “Q,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曾经对我过的誓言,背叛的代价是你所不能承受的。”女王冰冷到近乎无情的警告声从头顶响起。

        他跪在地上,心底一片幽凉。

        此路既已开始,便绝无回头的可能。

        即使粉身碎骨、亦无怨无悔。

        从宫殿里出来,无痕大步往前走,江蜜儿开口叫住他:“大哥。”

        无痕面无表情的停下脚步,江蜜儿快走几步来到他身边,看着他另一半如玉般平凡却静美的侧颜,无奈道:“女王的意思想必你也听明白了,大哥,你可不要犯糊涂,让女王失望。”

        “这枚令牌你拿着,从此以后你就是暗杀组的组长,提前恭喜你。”

        将令牌塞到江蜜儿手里,头也不回的离去。

        江蜜儿望着男人头也不回的挺拔背影,暗暗叹了口气。

        二哥和白雪都相继出事,小e也没有消息,现在连大哥都要出事的节奏,她们五人组,到最后也只剩下她一个人,握着令牌,只觉得是那么烫手。

        熬了那么久,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但她心底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宫殿,在金色的霞光中显得那般巍峨而壮观。

        这里是他们的信仰、她们的荣耀、也是她们的坟墓……

        ——

        “领,黑蝎求见。”

        江蜜儿眉头一皱:“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江蜜儿直觉有事,沉声道:“人呢?”

        “就在外边。”

        “带进来吧。”

        二十分钟后,江蜜儿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那张脸真是狰狞到不想再看第二眼,晚上会做噩梦的,眯着眼睛问道:“这些东西真是你自己做的?”

        男人显得有些怯懦,黑蝎赶忙答道:“是,真是他做的,这人真的是个人才,所以我才带他亲自来见您,这么好的人才,可不能流失了。”

        “我问你话了吗?”江蜜儿冷声说道。

        黑蝎立刻喏喏的闭了嘴,外人看到只觉得惊奇,传闻中杀伐果决凶残冷傲的毒老大黑蝎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低声下气,不以为耻反以为傲。

        江蜜儿眯眼打量着对方,最后吩咐下去,“我让人准备材料,当着我的面,给我重新制作一遍。”

        男人显得有些呆,没有反应过来,黑蝎瞪了他一眼:“没有听到领的话吗?真是个呆子。”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讷讷的说道:“好……。”

        江蜜儿挥了挥手,朝手下吩咐了下去。

        立刻就有人在男人的面前摆了张桌子,将需要的材料和用具准备妥当,江蜜儿坐在高处,冷冷看着下边:“开始吧。”

        只见男人眼神忽然变得认真起来,全情投入进去,从始至终没有抬头,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做了千百遍似的。

        手下将成品捧到江蜜儿面前,江蜜儿身后的人吸了一口,双眼放大亮光:“比刚才的纯度还要高。”话落惊喜的看着那个重新恢复到呆愣状态的男人。

        “这人可真是个天才。”

        江蜜儿笑了起来,“带来这样的人才,黑蝎,我就不追究你带人擅闯岛上的罪了。”

        黑蝎立刻大喜过望,心道自己果然押对宝了。

        “多谢领。”

        ------题外话------

        有些地方写的模糊,亲们心里明白就好。

        现代文,禁忌太多了,考虑下本文是不是要写古文(┬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