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489 剑走偏锋 自打嘴巴

489 剑走偏锋 自打嘴巴

        晏颂闷头笑了笑,云涯脸越红了。

        见云涯起身,坐在晏舸身旁的青岚立即起身跟上。

        斜对角的角落里,一道目光频频望来,晏颂眉头微蹙,冰冷的目光望了过去,瞬时撞上一个有些惊艳又有些愕然慌乱的目光,对方怔了怔,赶忙扭过头去。

        晏颂拧了拧眉,漫不经心的垂下目光。

        “小姐,您在看什么?”柳湘好奇的问道。

        梁温媃赶忙说道:“没……没看什么。”但微红的脸蛋躲闪的目光还是瞒不过心细如的经纪人。

        柳湘挑了挑眉,扭头向后看了一眼,就看到那沐浴在光影中的年轻男子,眼中的惊艳不比梁温媃少,但她很快收回目光,混娱乐圈这么多年来,她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男人颇有来头,虽然颜值气质俱爆表,娱乐圈最火的小鲜肉在这个男人面前也只有提鞋的份,但她心中有数,这样的男人,并不是她们能轻易招惹的。

        再看看羞怯的犹如小白兔一般的小姐,柳湘摇头笑了笑,小姑娘春心萌动,很正常。

        “下飞机要赶去参加新电影布会,晚上有一个饭局,星光娱乐的海总和陈导都会去,陈导有一部新电影正在选女主,这部电影背后的投资商之一就是星光娱乐,这些年星光娱乐一直在往内地展,如果能顺利拿下这个资源,对你进军内地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谈起公事柳湘的口吻带上了几分严肃。

        梁温媃抿了抿唇:“就不能推掉吗?”她真的很不喜欢参加这类饭局,都是些喜欢揩油的肥头老总,眼神色迷迷的,看着就恶心。

        柳湘叹了口气:“虽然您背后有先生的扶持,让您的娱乐圈之路走的顺风顺水,并没有遇到娱乐圈的阴暗面,这可以说是您的幸运,但先生并不能保护您一辈子,如果您想在娱乐圈有更大的展,这一步是必须要迈出去的,在娱乐圈,人脉和资源是十分重要的,而这些并不是天上掉馅饼砸下来的,而是要您用心去维护的。”

        柳湘语重心长的说道,看着面前清纯漂亮的年轻女孩,心中叹了口气,面前这位姑奶奶放着豪门千金的日子不过,偏偏要凭一腔热情投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梁先生对这位小女儿那是疼爱到了心坎里去,不仅投资了娱乐公司,还花大价钱挖来她这个香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来带她,一切都不过是给小女儿玩玩罢了。

        但是梁氏集团在香港再有名望,却从未进军过娱乐圈,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想要完全操控娱乐圈根本就不可能,虽然给女儿挡掉了许多麻烦,也给她换来很多好资源,但在接下来的展中,尤其是在这位大小姐还是很有野心的情况下,就必须要靠她自己了。

        梁温媃入行不到一年,但凭借着清纯柔弱的长相、纯真善良的性格,以后背后的资本强推,还是在香港火起来了,只是在内地知名度还并不是很高,接下来她的展路线基本锁定了内地,因此和星光娱乐交好就势在必行,这一点梁先生也无计可施,实际上梁先生每天日立万机,哪里有时间关注小女儿在娱乐圈的展,找个强势的经纪人把关他就放心了不少,并没有太多时间留意。

        “星光娱乐是近些年香港最有实力的经纪公司,旗下囊括影视歌三栖展,其中歌手占签约艺人的多半,这些歌手中数麦铮展为最好,不过才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能在世界开巡回演唱会,场场爆满,俨然世界巨星的风范,虽然这其中他个人资质占多数,但和他背后的星光娱乐的强捧离不开。”

        说到这里柳湘观察了眼四周,压低声音说道:“有小道消息说他的父亲麦杰晖就是星光娱乐幕后的大股东之一,所以星光娱乐才花大力气捧他,空穴不来风,麦杰晖以前就是星光娱乐的台柱子,就是因为当初麦杰晖第一张唱片大卖才给了星光娱乐上市的资本,麦杰晖火了之后很多唱片公司挖他,星光娱乐为了留住这棵摇钱树,就用股份来留住他,这么多年不管麦杰晖走的多高,都从未离开过星光娱乐,估计这个传闻是真的,他是星光娱乐背后的大股东之一,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星光娱乐这么多年来主攻培养歌星。”

        梁温媃对这些娱乐圈的内幕不感兴趣,她只想拍好戏,但是提到麦铮眼中还是有了一些星光,就像一个崇拜偶像的小粉丝一样。

        “麦铮啊,我很喜欢听他的歌,人不仅帅,还很有才呢。”

        柳湘笑着瞥了她一眼:“所以今晚的饭局,一定要跟星光娱乐的老总打好关系,适时透露一点你的身份,对方不仅不会为难你,估计看在梁氏集团的份上,还会对你礼让三分,这能避免很多麻烦。”

        香港就这么大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聪明人都会给自己留后路。

        梁温媃沉思着点点头,实际上并没有听进心里去,下意识又扭头看了眼那个男人的方向,却现男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她慌忙站起身,柳湘吓了一跳,立刻拉了她一把:“怎么了?”

        梁温媃看到男人往卫生间方向去了,鬼使神差的说道:“我……我想去上个厕所。”

        “我陪你去吧。”生怕遇到粉丝,虽然梁温媃现在还没火到那个程度,但拿了金主的钱,就要务必十全十美。

        梁温媃摇了摇头:“不用了,这里是头等舱,不会出什么事的。”

        柳湘想想也是,就任凭她去了,跟着大小姐就是有这点好处,出入都是最顶级的配置,谁让人家有个壕气的老爸呢。

        柳湘戴上耳机,窝在座椅里,喝了口红酒,悠哉游哉的闭上双眼。

        梁温媃悄悄的跟在身后,就看到男人走到休息区,背靠在门板上,长腿随意屈起,白衬衣黑裤子,身材修长而挺拔,在窗外飞掠的光影中显得精致而俊美,又有一种灵秀干净的气质,令人移不开眼。

        梁温媃看的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男人,这一刻,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杂乱无章的声音。

        有时候爱情就是来的毫无预兆,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猛然袭击了她,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她平定了一下慌乱且忐忑的心跳,脸上挂着最纯真甜美的微笑,正要抬步走过去,她忽然被撞了一下,要不是眼疾手快的扶住身边的座椅,她就非常狼狈的摔在地上了。

        一个少年扭头朝她笑了笑:“抱歉。”什么人啊,撞了人还那么嚣张,但她脸上依旧维持着得体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还没说话那少年就扭头跑了。

        却见那少年跑到那个男人身边,笑嘻嘻的说了句什么,那男人好看的眉微蹙,嫌弃的瞥了眼身边的少年,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唇角的一缕笑意却泄露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男人的笑就像破开乌云的暖阳,明明他面无表情的,她就是觉得温暖的不得了,仿似一瞬间就照亮了她阴暗的世界。..

        那一刻,她的心跳的更加激烈了。

        她抬起一只手落在心口,感受着那紊乱的心跳,瞧一眼那个男人,心底忽然有一种隐秘而羞耻的激动。

        “哥,你又惹了桃花债了。”晏舸斜着眉,一脸自求多福的样子。

        晏颂冷冷瞥了他一眼,一脚踢过去:“滚蛋。”

        晏舸麻利躲开,笑嘻嘻说道:“不信朝你两点钟方向看去,那双含情脉脉的目光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你看看这才出来几个小时,你就又招了小姑娘,哎呀现在的小姑娘都是有眼无珠,被你肤浅的外表给迷惑了,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你人模人样的,实际上骨子里就是一色胚……。”

        晏舸就是嘴上滑头了些,晏颂要把他的话放心上他早就被捏死了,因此晏舸叽里呱啦说了半天,晏颂面色没有丝毫改变,连晏舸指的那个方向也没有看过去一眼,高高大大的站在那里,自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要是云涯姐姐知道了,嘿嘿……你就惨了。”晏舸幸灾乐祸的笑道。

        晏颂阴冷的瞥了他一眼,晏舸心头打颤,面上却不服输的瞪回去。

        还扭头朝小姑娘玩味的眨了眨眼睛,换来小姑娘一个大红脸,羞涩的垂下了脑袋。

        “呦,还挺纯情的呢。”晏舸拖长了尾音。

        “你们说什么呢?”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云涯笑着问道。

        晏颂警告的瞪了眼晏舸,快步走过去牵起云涯的手,“神经呢,别搭理他。”

        话落拉着云涯回去了,路过梁温媃的时候,晏颂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对方,却没现,擦肩而过的瞬间,女孩瞬间惨白的脸。

        云涯看到那女孩还温柔的报以一个善意的笑容,却注意到女孩脸色更难看了几分,云涯挑了挑眉,抱着晏颂的手臂笑着走远了。

        青岚默不作声的跟在后边,晏舸笑着跟上去,路过女孩身边的时候还朝她眨了眨眼睛,可惜沉浸在震惊和心痛中的女孩并没有心情回应他。

        晏舸也不在意,笑眯眯的跟在青岚身边,“小妹妹,你真的是云涯姐姐的保镖吗?就你这身板,我看云涯姐姐反过来要保护你才对吧。”

        青岚的身材真的是娇小玲珑啊,细胳膊细腿,看着弱不禁风的,哪儿哪儿都跟保镖挂不上钩。

        青岚甜笑着瞥了他一眼,晃了晃粉嫩嫩的拳头,明明是甜美可爱到爆的笑容,却让晏舸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烈杀气。

        “你可以试试。”

        晏舸眨了眨眼睛,“好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女侠饶命。”

        青岚轻哼一声,甩了甩马尾辫,扭头回到座位上。

        他有女朋友了……

        梁温媃被这个消息炸的找不到北,她的恋爱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了。

        而且那个女孩,看起来又漂亮又有气质,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下意识的让她感觉到自卑……

        小手紧紧抓着衣摆,心底翻江倒海。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空姐甜美礼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哦……呃……,没……没什么。”反应过来的梁温媃磕磕绊绊的说道。

        “那请您回到座位上好吗?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请不要在过道里逗留。”空姐善意的提醒道。

        “谢谢。”梁温媃狼狈的逃回到座位上,柳湘已经听着音乐睡着了。

        她一个人呆呆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白云,一颗心又闷又难受。

        一直到下飞机,她都没有再看那边一眼,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几人低调的走出VIp通道,一抬眼就看到等在不远处的男人,一身休闲装,戴着大大的墨镜,长身玉立,吸引了不少目光,但没有一人赶走上前来,因为四周站着一排黑衣保镖。

        “表哥。”晏舸扔下行礼,激动的扑了过去,整个人几乎吊在了阮松溪身上。

        阮松溪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笑着拍了拍晏舸的背:“阿舸,表哥快要被你勒死了。”

        晏舸站在地上,笑着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表哥,一下飞机就能见到你实在是太开心了,只是我妈不是说你工作很忙,应该没时间来接我们吗?”

        阮松溪目光落到随后走出来的晏颂和纪云涯身上,含笑道:“你们来,再忙我也要抽空亲自来接你们啊。”

        晏舸感动流泪:“呜呜……表哥你真是太好了。”

        相比晏舸的激动来说,晏颂就十分的冷静沉稳了,只见他拉着云涯的手,冷冷的点了点头,“表哥。”

        云涯温婉含笑:“表哥。”

        阮松溪笑着点点头:“你们难得来一趟,走吧,家里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一路劳累,先回家里休息。”

        晏颂摇摇头,“我们想先去医院看看大姨。”

        阮松溪目光不动声色的掠过云涯,点了点头:“好。”

        保镖接过几人手中的行礼,一行人往机场出口走去,这么庞大的一行人,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阮松溪这张脸,在香港娱乐圈是很出名的,作为一名合格的狗仔来说,你可以不认识什么天王巨星,但不能不认识阮松溪啊,这位近期新闻不断的香港第一豪门的新晋掌权人,向来是香港娱乐圈的风向标。

        躲在机场大厅蹲守明星的狗仔见到阮松溪下意识想围上去,然看到那群威风凛凛的保镖望而却步,连摁快门的手都慢了,想到最近这位阮公子上位之后一改往日风流本色,杀伐果决,手段雷霆,这种手段不仅体现在公司上,也体现在他在娱乐圈的绯闻上,之前不过是某个杂志社以他和朱薇儿阮文臣三个人的感情纠葛为卖点,就被阮松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整倒闭了,这一手段彻底震慑了媒娱圈,之后再没敢有媒体拿阮松溪八卦了。

        阮松溪如今在香港,可谓是只手遮天,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个男人,销量重要还是工作重要甚至命重要,这些狗仔迅在心中权衡了利弊,作出了选择。

        晏舸好奇的问道:“那些狗仔会不会偷拍我们啊,我可不想上头条。”

        阮松溪笑笑;“不会,他们不敢的。”这句话说的真可谓是自信满满。

        晏舸笑了起来:“还是表哥厉害。”扭头瞪了眼自家大哥,谁知人家根本就不鸟他。

        梁温媃目睹了刚才的一切,眼看几人身影迅消失在机场,微微眯起了眸光。

        “那个人……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是阮氏集团的总裁,阮松溪吧。”

        柳湘收回目光,点头:“没错,没想到飞机上见到的那个人和阮松溪关系匪浅啊……。”

        想到什么,扭头看了眼梁温媃:“阮松溪不是和你大姐订婚了吗?算是你未来姐夫吧。”

        梁温媃蹙了蹙眉,机不可察的“嗯”了一声,再次看了眼几人离开的方向,眼底划过一抹幽光,在狗仔围上来之前,压低帽檐快离开了机场。

        到了医院,一行人往庄繁星的病房走去,在电梯口遇到一个低头走路的身影,一下子就撞到了晏舸身上,那人压低声音说了句对不起,绕过几人飞快往楼梯口走去。

        晏舸拍了拍袖子,“这人好奇怪……。”

        阮松溪扭头看了眼男人慌慌张张的背影,眉头紧蹙,想到什么,脸色大变追了上去,然而楼道里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

        “表哥,怎么了?”晏舸问道。

        阮松溪脸色早已恢复了平静,“没事。”抬步往前走去,只是这次脚步略显急切了许多。

        晏颂将这一切尽收眼底,握紧了云涯的手。

        “妈。”阮松溪连门都没敲直接破门而入,看到庄繁星好端端的坐在病床上,正笑着朝他望来,阮松溪偷偷松了口气。

        他没有注意到庄繁星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攥成一团,指骨苍白,轻轻颤抖着。

        以及那略显凌乱的丝和领口,却被庄繁星另一只抬起的手不动声色的掩饰了过去。

        “溪儿,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他刚才是不是来过?”阮松溪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这句话时眼底有多阴戾,几乎是咬牙切齿。

        庄繁星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瞬,笑道:“你在说什么?”

        阮松溪握了握拳,“妈,我刚才看到他了,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他还有脸来?他跟你说什么了?”

        庄繁星笑着摇摇头:“没有,你别多想了。”

        阮松溪还想说什么,听到门口逼近的脚步声到底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想到那个男人,他眼底飞快的掠过一抹杀机。

        没想到他还敢来医院找妈,简直是不知死活,看来他要在医院多派些人手了,那个人现在一无所有,很容易剑走偏锋,他不得不防,也是他之前失策了,没想到他还敢出现。

        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房间门打开,晏舸先扑了进来,“大姨。”

        一下子就扑过去给了庄繁星一个热情的拥抱,在她怀里蹭啊蹭,用对付庄曦月的那套撒娇功力,庄繁星果然很吃这套,抱着他慈爱的笑道:“小舸儿,大姨的心肝宝贝……。”

        “大姨,我真的好想你。”晏舸一想到面前这个温柔慈爱的女人有那么悲惨的命运,现在又得了重病,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大姨一直都很疼爱他的,一直生活在幸福的家庭中的晏舸真的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生离死别,一时有些难受。

        “大姨也是,让大姨看看,长高了没有。”

        晏舸站起来立的笔挺十足,站在那里,已经快要比肩阮松溪了,少年脸上开朗阳光的笑容令庄繁星欣慰的点头:“好。”

        晏颂和云涯随后从门外走了进来,向庄繁星问好,庄繁星看到晏颂和云涯,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停过,阮松溪看着这一幕,笑容也多了几分,母亲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大姨,我妈呢?”晏舸在病房里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庄曦月的身影。

        “我忽然想吃生煎,月儿帮我出去买了。”

        阮松溪垂下眸光,母亲撒谎了。

        这些跑腿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给护工去做,很明显母亲是想支开小姨,但他并没有戳破母亲,这件事给两个表弟解释不清楚。

        晏颂瞥了眼阮松溪,眸光微眯。

        庄繁星朝云涯招招手,“云涯,到大姨这里来。”

        云涯笑着走过去,软软的叫了声大姨,庄繁星脸上笑容更甚,握着云涯的手,笑道:“你那么忙,还要你跑这一趟,大姨心里过意不去……。”

        云涯反握着她的手,眼尖的现她手背上有一道红痕,很像是抓伤,庄繁星不动声色的将另一只手覆上手背,遮掩了伤痕。

        云涯眸光微闪,假装没看到,笑道:“大姨这话就见外了,您是晏哥哥的大姨,就是我的大姨。”

        庄繁星笑叹着拍了拍她的手背。

        “阿颂能娶到你,是他的福分。”

        云涯适时低头,羞涩的笑了。

        这时庄曦月提着生煎袋子回来了,见到晏颂和晏舸惊喜的不行,一个个上去拥抱,晏颂笑着喊了声妈,换来庄曦月狠狠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臭小子,你也不说回来,害的我担心死了。”

        晏颂纹丝不动,那巴掌拍在背上跟蚊子咬了似得,心底某个地方泛起一丝柔软。

        那个地方,永远为家人而留。

        “庄姨。”少女温柔的声音拉回庄曦月的思绪,当她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少女,眼泪跟决堤了似得,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比看到晏舸和晏颂都激动。

        晏舸撞了撞晏颂的肩膀,撇了撇嘴,“云涯姐姐才像是亲生的。”

        一对比,他跟哥倒像是捡来的孩子。

        晏颂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抱在一起,眸光温柔如水。

        庄曦月情绪比较激动,云涯哄了好半天才把她哄好,最后保证以后绝对不会随便出国,就算出国也要庄曦月跟着,庄曦月才算彻底平静下来,拿手点着她额头:“你个小没良心的,走了那么久都不说给庄姨回个电话,庄姨有多担心你你知不知道?”

        云涯闷头应是,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实际上她想打也打不了电话,晏叔叔将她在国外的一切都瞒得很好,庄姨一点都不知道,这正是她想要的。

        云涯乖巧听话的态度令庄曦月心气儿顺了,又不舍得埋怨她了,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问着她在国外的一切,有没有累着饿着受欺负过,婆婆妈妈中夹杂着慈母般的关怀和怜爱。

        云涯耐心而又温柔的一一回应,一点马脚都没露,将她在国外的求学生涯描述的绘声绘色,听的庄曦月一愣一愣的。

        云涯看着面前温柔慈爱的女人,心底一阵暖流划过,同时又有些自卑和嘲讽。

        多么鲜明的对比。

        她亲生的母亲对她只有利用和无情,关键时刻甚至可以亲手杀了她,而面前这个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却给了她真正的母爱,如果不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云涯就要不管不顾的扑到她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哭尽这么多时日的委屈和辛酸。

        可是她不能,她面上保持着最完美的微笑,耐心的回答着,虽然拳头在袖子下握的死紧,她拼命忍耐着泪意。

        纪云涯,不能哭,你绝对不能哭。

        晏哥哥和庄姨对她那样好,她一定要加倍的回报他们。

        晏颂最先察觉到云涯的不对劲,走到云涯身边将她的身体揽到怀中,沉声道:“妈,别再说了。”

        庄曦月白了他一眼:“嫌妈唠叨了?臭小子,回头我让云涯好好收拾你。”

        云涯已收敛好情绪,推了晏颂一下,“晏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跟庄姨说话?”

        庄曦月立刻跟云涯站在同一阵线,对晏颂展开讨伐:“就是,娶了就忘了娘,养你也是白养,我还不如好好疼我的儿媳妇,还是儿媳妇贴心……。”

        晏颂瞥了眼云涯,你是不是忘了我是替谁说话的?没良心的……

        他怎么忽然感觉到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别人家都是婆婆联合儿子对付媳妇,他们家却反过来了,婆婆联合媳妇对付他这个儿子……

        云涯心虚的移开视线,挽着庄曦月的手臂“庄姨…。”

        庄曦月笑着瞥了她一眼:“怎么?心疼你的晏哥哥了?”

        云涯抿着唇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庄曦月点着她脑袋:“好好好,我不说你的晏哥哥了,免得你心里怨我。”

        庄繁星看着这一切,嘴角的笑容一直没断过,扭头看向在旁边看戏看的很乐呵的阮松溪,忽然说道:“妈也想享一下天伦之乐,你什么时候把阿婉的名字印在咱们家的户口本上?”

        话题忽然扯到阮松溪身上,阮松溪有些措不及防,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微笑道:“会有那一天的。”

        云涯想,这个叫阿婉的应该就是表哥的未婚妻吧。

        听说是香港另一豪门梁家的大小姐,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珠联璧合了。

        “那感情好,到时候咱们婚礼一起办,热热闹闹的,多好。”庄曦月一拍即合,“我回去就翻翻黄历,一定要挑个好日子。”

        云涯大窘,庄姨也太急了吧,她年龄还小呢,这就扯到结婚了?

        晏颂眼底笑意流转,暗暗捏了捏她的手心,换来云涯一记瞪眼。

        庄曦月自然没忘了云涯来的重中之重,将云涯喊出来,还没开口,云涯先握住了她的手,“庄姨,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晏哥哥都跟我一五一十的说了,之前是我在国外,因为加入一个研究一直没有与外界联系,因此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先给您说声抱歉,我来之前看过大姨的病例资料,您放心,大姨的手术包在我身上。”

        云涯的善解人意令庄曦月更加喜欢了,最后一句话的自信满满更令庄曦月这些天吊起的心彻底落到了实地上,她无条件的相信云涯,云涯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她没有看错她。

        “云涯,好孩子。”什么话都表达不了庄曦月此刻的欣喜和激动,她抱了抱云涯,心想以后一定要加倍对这个孩子好。

        “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在前头。”云涯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庄曦月心脏“咯噔”一跳,稳了稳心神,说道:“庄姨有心理准备,你说吧。”

        不管是多坏的结果,由云涯说出来,似乎也能接受了。

        云涯抿了抿唇,还是把最坏的情况说了,就算手术做的再成功,也要防止癌细胞再生,以及预后情况,这些都是必须要提前做准备的,她保证这次的手术她会全力以赴,但以后会生什么情况,谁都无法预知,因为对方是晏哥哥的大姨,庄姨的亲姐姐,云涯觉得还是要把话提前说清楚,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庄曦月艰难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云涯,不管以后怎样,庄姨都谢谢你。”

        云涯笑着抱了抱她:“放心吧,好人有好报,大姨那么好的人,老天一定会善待她的。”

        庄曦月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随后云涯对阮松溪要求要见一见庄繁星的主治医生,阮松溪自然全力配合,庄繁星的主治医生是位五十多岁的男医生,是全国知名的专家,也是香港最好的医院里最权威的医生,这样的人一般都有些傲气,但因为对方是香港第一豪门,这傲气还是敛了几分。

        他之前被告知手术会由病人家属安排更好的专家执刀,就不乐意了,整个华国还有比他更权威更有经验的专家吗?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五分钟前他才被告知执刀医生要求见他一面,这口气,架子可真够大的啊,颇有一股纡尊降贵的架势。

        他倒要看看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就算是第一豪门又怎样?好的医生到哪里都有人求着,这个阮松溪以后千万别生病求到他面前来。

        正这样想着,他办公室的门开了,他的助手走了进来,神情有些奇怪的说道:“周医生,阮先生来了。”

        周医生坐在椅子上没动,“请进来吧。”

        助手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转身走了出去把人请了进来。

        一个绅士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位就是阮氏集团的掌权人,阮松溪。

        “周医生。”阮松溪含笑点点头。

        周医生本想拿乔一番,但想到对方的身份,无奈之下还是站了起来,“如果阮先生对鄙人的医术不满,可以另请高明,用不着如此羞辱于我。”话已经说的很客气了,换一般人,他早翻脸了,爱找谁找谁去,老子不管了。

        阮松溪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看起来脾性很好的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提前跟周医生说明白,我在这里给您道歉了。”

        周医生没想到这人态度会这么诚恳,咳嗽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算了,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既然信不过我,令堂的手术还是另请高明吧。”

        “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来的医生想要与您见上一面,毕竟您最了解我母亲的病情,也是一直由您负责我母亲的。”阮松溪的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周医生虽有不满,可顾忌到对方的身份,到底没说什么话,只是那脸憋成了猪肝色。

        “进来吧。”

        紧接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了进来,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长风衣,长及膝盖,九分的蓝色牛仔裤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脚踩一双圆头的英伦风皮鞋,身材高挑,简单时尚中不乏优雅高贵,乍一看,还当米兰时装秀上走下来的模特呢,但模特可没有这么绝色的一张脸和独特的气质。

        周医生不知道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是来干什么的,疑惑的看向阮松溪,阮松溪挑了挑眉,解释道:“这位就是我请来为母亲主刀的医生。”

        “什么?”

        随着阮松溪话音落地,周医生失声尖叫起来,遂即脸色因羞怒而涨红。

        简直是欺人太甚。

        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看着顶多上大学,就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就说是他请来代替他主刀的医生,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和讽刺。

        周医生愤怒的说道:“阮先生,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您,让您这样的羞辱于我,随便请了个学生来演戏,呵……您是大老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您请离开吧。”

        话落转过身去,竟是不肯再多说半句。

        助手端着茶水走进来,注意到里边奇怪的气氛,更加小心翼翼了,他眼角偷偷瞥了眼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女孩,越看越眼熟……

        “周医生,我是阮先生为阮夫人请来的执刀医生,哦,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的中文名叫纪云涯,英文名……。”女孩微微一笑,助手感觉整个世界的花都开了,满目惊艳。

        “ny。”

        随着女孩话音落地,助手端在手里的茶盘“哗啦”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处在愤怒中的周医生反射弧有些长,烦躁的摆摆手,嘲笑道:“现在随便一个学生都敢称自己是医生,还起个洋气的英文名,欺负我不懂英文吗?小姑娘,别大言不惭,陪着他演戏了,医生这个职业是不容玷污的。”

        “周医生说的是,医生这个职业不容玷污,但我也绝不容许有人质疑我的专业实力。”女孩的声音非常好听,像是玉珠落盘,有着温柔而沉定的力量。

        周医生回头看了女孩一眼,没错过女孩脸上自信而从容的笑容,那一瞬间让她看起来那般耀眼。

        他眯了眯眸子,“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女孩微笑着,静静立在那里,简单的办公室瞬间有种奢华典雅的错觉,仿佛因为这个少女的驻入而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城堡。

        助理掩下眼底的震惊,快步凑到周医生身旁,压低声音说道:“ny,她是ny医生,没错,就是她,ny医生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华国女孩,也是之前爆红网络的全民女神,这些很早之前就在网上公开了。”

        “什么?”周医生猛然倒退了一步,ny医生的名号他自然非常清楚,可以说是所有医生心中敬仰的大山,没想到人此刻就站在他面前。

        助理赶忙扶住他,理解他心底的震惊和不可置信,周医生虽然知道ny医生的名头,但却并不过多关注,只是认可她的专业技能而已,对于她本人是扁是圆自然没有心情了解。

        现在被告知面前这个他刚才还不屑的年轻女孩就是传闻中的ny医生,他自然一时无法接受,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难道让他自打嘴巴吗?

        “你……你就是ny医生?”周医生声音有些颤抖。

        少女微微一笑,优雅沉静,站在那里,连角落里的扫帚都成了入幕的风景。

        祯祯皆可入画。

        “周医生,很高兴认识您。”少女朝他伸出手,那手玉润修长,莹白如玉,像是艺术品一般精致而美好。

        脸上的笑容真诚而礼貌,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出来,甚至让人产生一种极为不真实的错觉。

        周医生看着面前这只漂亮的过分的手,犹豫了半天,那只手依旧稳稳当当的落在他面前,终于伸出手轻轻回握了一下,那一瞬间凉润的触感将他拉回现实世界。

        阮松溪看着这一切,轻轻挑了挑眉。

        少女含笑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阮夫人的病情了吗?”

        周医生愣愣的回道:“自……自然可以。”

        “ny医生快请坐。”助手赶忙替周医生说道,云涯轻轻颔微笑:“谢谢。”

        这优雅高贵的举止,礼貌而真诚的态度,让人的心无比服帖,再配上那张颜值爆表的脸,助手和周医生心中的暴击可想而知。

        从办公室出来,阮松溪笑问道:“他一开始那样轻视你,你为何还要选择他做你的二助?”

        少女背脊挺得笔直,不管在何时何地,这个女孩的姿态完美的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永远的从容优雅。

        脸上的笑容明媚而自信,散着耀眼的光芒,令人移不开目光。

        “人品如何不去置评,我需要最专业的态度和技术,他显然是合格的。”

        阮松溪眉梢微挑,看着走在身边的少女。

        美则美矣,可太完美的人,难免少了真实感,这样的美人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也只有表弟那样同样没有真实感的人才能消受的了。

        走了两步,女孩脚步微顿,望着前方,眼底绽放一抹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