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510 这样的生 才不如死

510 这样的生 才不如死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妈。”

        阮文臣犹如一滩烂泥般倒在地上,他眼睛死死的瞪着她的方向,伸出颤抖的手,却只能抓住一团虚无的空气。

        “不……。”他喉咙里出破碎的呻吟。

        如月死后,那一幕成了他毕生挥之不去的噩梦,他每天晚上都能梦到如月,他的愧疚和不安与日俱增,这种情绪在看到庄繁星的时候成倍增加,他以为只要给如月报了仇,他就能心安了,于是他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在了庄繁星身上,两人之间最后一丝情分也在这样日日夜夜的折磨中消耗殆尽,没有了爱,只有无尽的恨。

        直到他被儿子赶出家门,他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再次懦弱的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庄繁星头上,换来一点点的安慰,是那股恨支撑着他走到现在,一直以来他奉行着这个准则走到这里,终于达成了愿望,但是当他完成了这一切,他看着女子安静的容颜,那双温柔沉静的目光再也不会睁开的时候,他只觉五雷轰顶,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的流逝。

        是恨还是爱、他早已分不清了。

        不管是恨还是爱,唯一可以确定的,这个女人早就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之于他,就像水和鱼的关系,他早已经离不开她了。

        他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第一次在酒会上遇到她时的模样,虽青涩,却已别具风华,在场的所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悉数沦为了她的背景板,一颦一笑摄人心魄,自诩万花丛中过,也被这朵遗世独立的白莲给摄了心魂,一头扎了进去。

        一次一次的热烈追求换不回她的一个回眸,是人都会气馁,却也越激起了他的斗志,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知道她冷漠的背后是对另一个男人的深情,知道真相的那刻他嫉妒的狂,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放手吧,却最终,还是被心魔战胜了理智,他动用势力找到那个男人,逼他离开她,他嫉妒这个男人的一切,痛恨他能占有她的心,然对方的一句话却让他输的一败涂地。

        “就算我离开了她,她也不会爱上你,像你这样自大的男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

        他不懂爱?这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然而他却哑口无言。

        出生在稥港最大的豪门,他父亲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之间从来少不了勾心斗角,他从兄弟倾轧中脱颖而出,过早的明白人性的善恶,做一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有何不可,反正他什么都有,女人也不缺,真情对他来说,就像水中的月亮那般可笑。

        直到他在酒会上遇到那个女人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他怀揣着一颗赤诚的真心等待她的回眸,却最终一步步被她逼到绝望,那天晚上,是他最后一次表白,他没想到她竟然同意了,那一刻,他高兴的像个孩子,那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前没有,之后再也不会有了。

        然而当他明白她为何同意之后,那颗热情的真心迅冷却冰冻,大喜大悲之际,他心中的不甘和嫉恨达到一个顶峰。

        可是即使这样,他也想自私的将她圈在身边,怀揣着这样的心情,两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从此之后,她没有了心,能想象到晚上行房时面对着一块木头时的郁闷吗?他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丝毫的爱意和为人妻的温柔,只有无尽的疏离和一颗封闭的心。

        天长日久,是人都会厌倦,更何况,他本就是这样一个喜新厌旧的人,于是当青梅竹马的表妹因为家逢变故投奔他时,面对温柔解意的表妹,他一步步沦陷,沉浸在禁忌之恋的刺激以及对她的报复中,她的毫不在意彻底激怒了他,为什么她总是这样云淡风轻,仿佛这个世上并没有什么人和事能让她在意,他利用表妹对她展开了报复,仿佛一个游戏一般,他乐此不疲,急于在她脸上找到一丝在意的痕迹,可惜,让他彻底失望了。

        那个女人是没有心的,他苦恼、嫉恨、抓狂,像个得不到糖吃的孩子,每一次他的受伤被表妹的温柔抚慰,曾有一度,他将表妹当成了她,当然、这和表妹有意无意的模仿她有关,但那又如何,他急于在表妹身上找到成就感,表妹心知肚明这一点,和他之间存在着某种默契。

        一切在溪儿的降生之后生了改变,那是他和她的孩子,每每想起,都让他心尖一阵颤,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是不是证明在她心里,他还是有一点位置的?

        哪怕是一丁点微渺的希望,他都会牢牢抓住,他开始回家勤了些,她有意无意展露的温柔让他激动不已,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然而他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表妹跳楼之后,他一度陷入噩梦中,他宁愿相信表妹是被她推下去的,因为那证明他在她心底是有位置的,可是表妹临死前的模样一直在提醒着他,这个女人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就那么笃信他不会杀了她吗?

        他爱的太卑微,让这个女人在他的世界里无法无天,表妹的死让他彻底觉醒了,不再抱有一丝希望。

        她的音容笑貌一直流连在他的脑海中,那些爱恨情仇仿佛都已远去,眼前只有她苍白而静美的面容,可是那双眼睛,却再也不会睁开了,他宁愿她用那双眼睛冷漠的望着他,也不想她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

        错了,是他错了,大错特错……

        他把爱错当成恨,把恨错当成爱,将她伤的体无完肤,自己也遍体鳞伤……一直以来他固执的走着自己的路,不听不看不去想,现在路走到了尽头……

        “啊……。”他像一只绝望到极点的野兽,喉咙里出悲鸣,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在空旷而森冷的殡仪馆大厅里,猛然让人惊起一身冷汗。

        他是在伤心吗?

        为那个女子的死去而伤心?

        然、这怎么可能?

        他的滥情举世皆知,甚至变态到和儿子抢女人,最后是他主导了这一切,将她推上了绝路,那么他现在的伤心又是在干什么?..

        太恶心了。

        云涯讨厌这个男人,非常非常讨厌,她确定他是爱庄繁星的,他的眼睛骗不了人,可是这样的爱太可怕了,因为爱,所以我折磨你,所以我把你推上死路,所以在你死后我才意识到失去了整个世界般绝望的痛哭。

        这样的爱和恨,对于庄繁星的人生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噩梦,她究竟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这辈子要遇上这样一个男人来惩罚她?

        庄曦月双眼红,挣脱开晏舸一个箭步冲过去,揪住阮文臣的衣领对准他的脸左右开弓,“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分外醒目。

        庄曦月血红着眼睛,一字一句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你还我姐姐命来,我姐姐不争不抢,只想好好活着,对你的破烂事儿更是不感兴趣,可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放过她,阮文臣,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下辈子你就算给我姐姐当牛做马也赎不尽你的罪孽。”

        “你现在是在惺惺作态的哭什么?别恶心人了,有那个闲工夫不如去哭哭你那些小情人,别在这儿脏了我姐姐轮回的路。”

        庄曦月怒到了极点,她是真的恨不得手撕了这个男人,白眼一翻,情绪达到顶点人忽然就直挺挺晕过去了。

        晏颂离得最近,赶忙抱住了庄曦月的身体,云涯给她把了把脉,蹙眉说道:“庄姨情绪太激动了,急火攻心,休息一会儿就会醒来,但要是再这么情绪化,对身体是极为不利的。”

        晏颂拧眉看了眼跪倒在地上抱头痛哭的阮文臣,抱着庄曦月走了出去。

        云涯拧眉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淡淡道:“她什么都不欠你,难道连让她安心的走你都做不到吗?”

        是的,庄繁星从来都不欠他的,反而是他,欠了她太多太多、多到下辈子他都还不清……

        阮文臣身体蓦然一僵,愣愣的跪在那里。

        阮松溪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最后冷冷道:“你走吧。”

        阮文臣震惊的看了他一眼,嘴唇蠕动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拖着残破的身体走了出去,离开的时候,最后看了她一眼,那样复杂的眼神,看的云涯有些鼻酸。

        阮文臣拖着沉重的身子走了,他一步都没有回头,就那样彻底离开了。

        云涯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也许毕生他都将活在愧疚和悔恨中,这样的生,才不如死。

        阮松溪一步步走到庄繁星身边,“妈,如果是你,大概也会这样做吧,你总是这么善良,只会为别人着想,却从来都不考虑自己……。”

        阮松溪闭了闭眼:“但愿您……下辈子能活的幸福……。”

        “时间到了。”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走过来。

        阮松溪深吸口气,转过身去。

        云涯看到转身的那刻,他眼角划过的晶莹。

        庄曦月醒过来之后得知庄繁星的尸体已经被推进去火花,没有再哭,而是一个人呆呆的坐着,默默的坐了很久,整个人萦绕着一股绝望。

        半小时后,阮松溪捧着庄繁星的骨灰盒,一行人从后门离开。

        葬礼仪式安排在三天后,葬礼没有大办,因为庄繁星不是一个高调的人,阮松溪也不想母亲死后也不清静,因此只是一些亲近的人过来拜拜,媒体那边彻底用铁血手腕震住了,关于庄繁星的死网上再没有人敢多言半句。

        当天晚上晏南陌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他脸上有着难掩的悲切和震惊,听到这件事之后他就第一时间推了手边所有事情赶来,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可是当他真真切切的看到摆在祭台上的骨灰盒和那张生前的黑白照片后,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

        对于这位姨姐,他是很钦佩的,也为她的遭遇感到不公,但以他的身份,恰当的关心就好,却没想到,最终落得这样的结局,明明昨天月儿还跟他在电话里说姐姐手术很成功,能活一百岁呢,他现在还记得月儿电话里洋溢着欢快的语气。

        庄曦月看到风尘仆仆的晏南陌,再也忍不住,飞扑过去在他怀中哭成了泪人儿。

        仿似要哭尽所有的委屈和伤心,晏南陌从认识她以来,哪里见过她哭的如此悲痛欲绝的模样,即使当初流了那个孩子之后,她也没有这么伤心过,晏南陌是真的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