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在线阅读 - 番外4 灼灼其华2

番外4 灼灼其华2

        这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姑苏城百里家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百里夫人爱听戏,早早就预约了戏班子,在园子里唱一出满床笏。

        全城的名媛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登门,只为见百里少爷一面,若有幸能跟他来一段良缘,真是再好不过。

        看着来祝寿的各家小姐,有小家碧玉的,有温柔婉约的,有爽朗大气的,也有妖艳柔媚的,看的人眼花缭乱,百里夫人笑的合不拢嘴。

        各位小姐目光偷偷瞟向站在百里夫人身边的年轻男子,虽然早就知道他长的什么模样,但当他真切的站在面前,心跳还是控制不住的加快。

        “这是长白山顶上生的野生百年人参,我特地托人寻来送给夫人做寿礼,夫人若服了容颜常驻,延年益寿。”一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手捧礼盒,落落大方的说道,一袭长直发垂落腰际,身材曼妙,一颦一笑清纯动人。

        “好好,洛小姐有心了,陈妈。”百里夫人慈眉善目的笑着,陈妈赶忙上前双手接过礼盒。

        “夫人叫我妙雪就好,我母亲跟夫人是好朋友,夫人小时候还抱过我呢。”

        百里夫人脸上笑意更浓了几分:“后来你们一家去了国外,我就再没见过你们,改天有空,邀你母亲过来坐坐,多年不见,老朋友叙叙旧也是好的。”

        “回家一定如实转告母亲。”

        百里夫人拉着她的手:“好孩子,过来。”

        洛妙雪走上前去,百里夫人看着这张如花似玉的小脸,满意的笑了,侧眸瞥了眼百里灼,笑道:“灼儿,这位洛小姐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呢,还记不记得?”

        洛妙雪羞答答的瞥他一眼,“百里哥哥,你小时候总揪我辫子,骂我小哭包呢,这么多年我都记着呢。”

        一边围观的小姐们咬牙暗恨,这个洛妙雪太可恶了,假惺惺的演给谁看呢,百里少爷千万别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啊。

        百里灼还是那般温柔的笑着,但眼神总给人一种格外疏远的感觉,即使身处繁华热闹之中,却可望而不可即。

        “太久了,不记得了。”

        洛妙雪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她很快恢复如初,笑道:“不记得没关系,毕竟时间过去太久了。”

        百里灼面色淡然,从始至终没有看洛妙雪一眼,也没再接她的话,看着洛妙雪脸上越来越尴尬的神色,底下的小姐们心中暗爽。

        让你装,人家百里少爷根本就不理你呢。

        “你刚回国,国内的一切都不熟悉,有时间多来家里走动走动。”百里夫人出言化解尴尬,暗暗瞪了百里灼一眼。

        这时管家进来禀告道:“夫人,寒山寺的非昙师傅来给夫人祝寿来了。”

        百里夫人面色一喜,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快请进来。”

        没有人发现,百里灼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握紧。

        非昙一袭灰色僧袍,不疾不徐的走了进来,他个子高,清瘦修长,光头更是映衬出他的剑眉星目,俊朗不凡,小姐们私下偷偷议论起来。

        “这个小和尚长的好帅啊,当和尚真是暴敛天物了……。”

        “就是,要是还俗,我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你不是喜欢百里少爷吗?怎么转目标了?”

        “百里少爷太抢手,可轮不到我。”

        “咦,他后边跟着的那个是个尼姑吗?尼姑跟和尚一起出现,都什么跟什么啊?”

        众人定睛一看,跟在非昙身后走进来一个小尼姑,灰色的僧衣显得她越发纤瘦,戴着一顶灰色的帽子,皮肤白皙,容貌清秀,神态宁静,步履从容,虽然没有在坐的莺莺燕燕光彩夺目,但也秀气干净,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小尼姑手中捧着一个盒子,跟在非昙身后,两人一起走进来,虽然是和尚尼姑的搭配,但俊男美女,画风倒也十分养眼。

        她听从师父的话,跟师兄下山来为百里夫人贺寿,这是她出家两年后第一次下山,清心寡欲的生活早已抹平了她的棱角,走在繁华热闹之中,她只有满心平静从容。

        忽然感觉一道十分强烈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那种感觉十分奇怪,仿佛一颗石子投注在心湖,荡起的层层涟漪。

        她竭力控制住自己不抬头乱看,跟随着师兄的脚步,从容走过。

        “百里夫人,我代表师父前来为您送上寿礼,感谢您多年来对敝寺的照顾。”

        非昙扭头看了眼身后的人:“非心。”

        非心垂着脑袋走上前来,双手奉上盒子。

        “这是师父手抄的金刚经,在佛前加持过,供奉七七四十九日,可消灾解祸,保家宅平安。”

        百里夫人亲自走上前去,双手合十:“多谢大师。”

        双手虔诚的接过,“非昙师父一路劳累,吴叔,带师父们下去休息。”

        非昙作了个谒,念了声阿弥陀佛,便转身随管家离去。

        一群女人对着非昙的背影念念不忘:“这和尚声音真好听啊,他真的不考虑还俗吗?”

        “你就别想了,人家可是慧明大师的得意弟子,将来是要接慧明大师的班的,以后的寒山寺主持,未来的得道高僧,怎么可能轻易被女色动摇?”

        “你们谁要不要去试试?要是能勾引得了这个和尚,我们姐妹绝对佩服。”

        一群女人跃跃欲试,想想就很有征服感。

        百里夫人捧着木盒,喃喃道:“大师有心了,陈妈,安排下去,一定要照顾好非昙师傅,千万不能怠慢了。”

        陈妈应是。

        接下来该移步戏园子了,百里夫人由洛妙雪搀扶着,走了两步想起什么,回头一看,哪里还有百里灼的身影。

        “灼儿呢?”

        陈妈一脸茫然:“少爷什么时候离开的?”

        洛妙雪笑道:“我去找找吧。”

        百里夫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好,找到人了也别急着过来,你们好好聊聊,年轻人嘛都不爱听戏,我也不强迫你们。”

        洛妙雪羞涩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陈妈扶着百里夫人,“夫人,您说这洛小姐,有戏吗?”

        百里夫人叹了口气:“谁知道呢,顺其自然吧。”

        她想到昨日慧明大师的话,万事莫要强求,想了一夜她也想开了,就算这个洛妙雪再好,只要灼儿不喜欢,她就不会逼迫他。

        这边吴叔引非昙和非心去客房休息,吴叔亲自送上茶水,“师傅请用茶。”

        “多谢。”非昙轻轻点头。

        吴叔离开后,非心看向坐在一旁的非昙:“师兄,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非昙喝了口茶水,淡淡道:“时机到了再走。”

        非心皱了皱眉,“你为什么跟师父一样,总是时机时机的,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非昙挑了挑眉,并未回答她的话,反而说道:“你在寺里清修快两年了吧,这两年间你从未踏出过云居院,第一次下山,感觉怎么样?”

        非心不咸不淡的说道:“什么怎么样?我还是喜欢寺里,清静。”

        非昙笑着瞥了她一眼,这个时候,才有点少女的样子。

        “非昙师傅。”门外有女子娇滴滴的喊道。

        非昙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非心捂嘴偷笑:“师兄,你人气挺旺的,刚才那些名媛一直在偷瞧你呢,现在都主动找上门来了。”

        非昙一本正经的说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非昙师傅?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请教,您出来一趟行吗?”门外那娇滴滴的声音又响起来了,那劲头似乎非昙不出去就一直守在门口不离开了。

        “师兄,你还是出去见见吧,不然我怕这些女的会破门而入了。”

        “你们都是女人,比较好说话,你去替我打发了吧。”

        “师兄……。”

        非昙摆摆手:“去吧去吧。”

        非心无奈,起身走了出去。

        她刚一出去就被那些女人给挤了开去,一口一个非昙师傅的冲了进去,非心差点摔在地上,忽然出现一双手拉住了她,下一刻,她便跌落在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非心愣了愣,待反应过来她第一时间推开面前的人,后退一步,双手合十。

        “多谢施主。”

        “你是尼姑,为何在寒山寺?”头顶响起一道低沉而温柔的嗓音,如悦耳高贵的大提琴音,又如情人在耳边的喃喃细语,勾的人心神荡漾。

        非心在心中默念清心咒,淡淡道:“贫尼乃慧明大师的俗家弟子,借寒山寺清修。”

        “寺庙里也有尼姑,真是稀奇了。”声音含笑,却听不出任何嘲讽。

        非心皱了皱眉,下意识抬头,一瞬间,撞入一双漆黑莫测的眸光中去,她刹那间愣住了。

        像是初春第一缕温暖的阳光,像是盛夏最清凉的夜风,像是秋末随风飘零的落叶,像是隆冬檐上消融的落雪。

        温柔、明澈、却又忧伤。

        那是一双写满了故事的眼睛,却又波澜不起,所有的惊涛骇浪、缱绻温柔悉数掩藏在那双漆黑通透的瞳仁下,只待一个火星,便可燎原。

        不知为何,她看着这样一双眼睛,眼中恍然落下眼泪,心中酸胀的几乎要溢出来。

        尘封的匣子被风吹开,记得有一个男人,曾经也拥有一双这样的眼神。

        望着她时,她便是全世界。

        可那个人、早已不在了啊。

        “你……是谁?”她下意识问出声。